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錯誤判斷」、「騎上虎背」、「狂妄自大」,還是「無知愚蠢」?!

2020/5/31 — 13:28

習近平,圖片來源:央視片段截圖

習近平,圖片來源:央視片段截圖

習大帝悍然出招,成功「攬炒」,對香港引入《國安法》的起手架式,如今已迎來特朗普沉橋扎馬,兩肘間暗藏疾風急雨的變化。 筆者以為,隨後的搏鬥必須看你一招我一式的對打如何,到底出拳有多狠,究竟踢腳有多勁,能否真的傷及筋骨,還是只不過輕觸搔癢。 無論如何,香港已被捲進這一場中美大戰,陷於雙方的拳風腳影之間,難以站得穩妥,隨時癱瘓倒地。 

早前疫情泛濫,舉世駭然,甚至措手不及,而習大帝面對特朗普戟指責難,便指使黨官野狼式撲跳和咬噬,不少人以為只是裝腔作勢。 可是,習大帝竟然未待瘟疫過去便拔刀出鞘,在人大會議上高舉《國安法》舞弄一番,並且迅猛手起刀落,令香港人深感意外,遍地眼鏡碎片。  在一般心智正常和思想成熟的人看來,如此不按常理出牌,這般不照套路打拳,不禁疑惑起來,想問:到底甚麼原因促使習大帝作出這樣的「攬炒」決定和決絕行動呢?

或曰習大帝和特朗普兩人已拳來腳往,回過頭來追查和分析原因已於事無補。 不過,筆者卻以為這場對決是習大帝挑起的,如果能夠了解他的心態,對於往後他在劇鬥中的攻守進退,以至如何收拾局面,多少總會加深認識,甚至可供參考。  事實上,一些政論人士已陳述過有關觀點,筆者只是嘗試總結一下,不敢掠美。 簡明說來, 習大帝作出如此表現,極可能是基於四種情況:(一) 「錯誤判斷」 ; (二) 「騎上虎背」 ; (三) 「狂妄自大」 ; (四) 「無知愚蠢」。

廣告

(一)「錯誤判斷」

任何行動前的判斷至關重要,尤其是「政治鬥爭行動」,因此採取行動前參考有關資料、訊息、數據等,深思熟慮的考量,以及精心細密的評估,都是必然的步驟。 不過,客觀分析最後還是依靠主觀判斷,儘管經過理性和邏輯思維的沉澱,結果難免有所偏差以至完全錯誤,都是常見的不幸。 習大帝的所謂「錯誤判斷」包括:疫病蔓延令世界各國困擾不已,是搞局良機 ; 特朗普忙於應付抗疫和專注競逐連任,自顧不下,是偷襲時刻 ; 撒幣手段已拉籠得一群第三世界幫閒,個別西方國家又利欲薰心,只應付美帝不難 ; 香港人肉在砧板上,只要狠下毒手,速戰速決,便可不留後患。 

廣告

(二)「騎上虎背」

無論在國外還是國內習大帝正處於極為不利的景況。 國外環境惡劣:中美第一輪貿易戰簽署城下之盟 ; 親共的國民黨韓國瑜在臺灣總統選舉一役敗於民進黨的蔡英文 ; 香港區議會選戰中建制派被泛民主派擊倒 ; 反修例運動中香港人鬥志頑強,所謂「止暴制亂」曠日持久。 國內危機同樣嚴峻:經濟下行現象呈露 ; 黨內鬥爭的反對聲音在醞釀 ; 民間的不安躁動未完全被壓服。  因此,習大帝為了紓緩種種內外壓力,必須轉移視線,製造危機,不得不兵行險著,意圖一舉藉《國安法》解決香港問題,向臺灣垂範,才集中力量趁著餘威與特朗普繼續周旋。

(三)「狂妄自大」

習大帝好大喜功,仿效獨夫毛澤東揚名立萬。 而且,黨性的鬥爭意識和窮兵黷武心態使然,習大帝深感必須亮劍明志。 所以,年前修憲得以永續主席高位,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借反腐之名清理黨內敵對力量,對臺灣軟硬兼施以圖完成統一大業,高舉民族主義旗幟大發春秋夢。  而且,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以利誘手段籠絡小國弱幫,借「一帶一路」互惠為名而間接操控受惠國的民生命脈,在躍上經濟第二大國的盛名聲威下,習大帝便心想足以挑戰美帝多年以來主導世界秩序的角色! 「狂妄自大」是個人的性格缺陷,思想和言行往往不由自主,做出「不自量力」的行為!

(四)「無知愚蠢」

「無知」指「缺乏知識」和「不明事理」,本來並不是罪大惡極的「過錯」。可是,如果不能自覺「無知」,卻又掌控大權,做事往往沒有分寸,毫無法度,甚至為所欲為,結果只是作惡為禍!  有人以「小學雞」嘲諷習大帝的學識和能力,本來極為不敬。 可是,且看習大帝刻意曲解和任意詮釋《基本法》,視國際公認的律法精神為無物,未經香港內部立法程序便強行把《國安法》套在香港人頭上。 如此習慣於「指鹿為馬」,一直「自以為是」的活在虛詞妄語之中,不思長進,結果便變得「自欺欺人」,更誤以為世人也會跟自己一樣信服謊言假話。 人「無知」便會容易做出「愚蠢」的行為,信焉!

如果是「錯誤判斷」,明白後可以糾正錯誤,撥亂反正 ; 如果是「騎上虎背」,形勢變化後可以配合新態勢而調整做法,再次上路 ; 如果是「狂妄自大」,踫壁闖禍後可以檢討、反思,學曉變通和重新適應 ; 如果是「無知愚蠢」,那便實在不幸,因為「人蠢無藥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