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6 月 1 日,鍾錦麟再申請保釋。

鍾錦麟哼着的《林中鳥》

問鍾錦麟在獄中怎樣看教協解散等歪曲悖謬的事,他停一停,說:要記住人同人的關係才是最根本,天變地變,人同人的關係不要變,還要好好正常生活,這已是無負於時代。

難怪他不諱言仍然很愛林欣彤,因民主派初選案被捕時哼着她的歌,在警署、在監房也是哼着她的歌。他建議我聽《林中鳥》,是關於一個不斷叫人堅強的人,但其實自己有點攰;不斷叫人 embrace the darkness,但其實仍在學習如何擁抱:

「Wanna fly
林外的高處景緻如畫
隨願隨風飄散得優雅
和種子在某天飛散吧

橫越幾公里幾千里滿面塵埃
追趕著新生活從鬧市離開
未來可以發亮照耀嗎

漩渦中我都不怕
狂風中更加瀟灑看吧
聽著雨下降吧
如航道之中暗得可怕
何要怕在黑暗下發芽

就算荒野仍要走過
迷惘的我都想過離開
飛過岩石掠過海
如若隨風飄散於一片雲海中
更顯得高貴吧
耀眼像星塵」

今天早上和張超雄去赤柱探鍾錦麟,他現在被單獨囚禁,在一個較舊的囚倉,沒有風扇但有窗,較焗熱但可以望到天,知道晨昏。

一個人囚禁,每日 23 小時,當然掛住太太和幼女。被捕的時候,幼女甫出世幾個月,現在已經開始爬行。

之前他做貼信封,政府信封上邊寫着服務市民四個字,他就以為自己仍在服務市民:現在轉做政府 File 皮,要張白紙卡紙左貼右拼,製成 File 供政府使用。他仍以為也算是種服務市民。

他仍然沒有食私飯。他不是怕有職員大放闕詞:「你地唔係有亞公俾錢食私飯咩!」;而是為了慳錢留給家庭使用,也是為了學習捱苦,視坐監為一種修練。

他關心其他在囚手足,叮囑大家記住聽《林中鳥》。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