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桂藍

何桂藍

前《立場新聞》記者、英國廣播公司(BBC)多媒體記者。「若不在香港自由,則自由又有何義。」Facebook:https://www.fb.com/gwynethhokl

2020/6/20 - 17:02

鐵幕將至ㅤ陣地戰應全面起動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 罷工公投資訊
➡️ 罷課網上公投連結
‼️ 請盡量參與實體投票 ‼️

今日,是罷工罷課公投之日;公投仍在初期籌備階段,國家機器已空群出動,抹黑、威嚇,可見罷工敲中了政權的痛處。

罷工為何令政權如此畏懼?因為,工會戰線是威權社會下,維繫公民社會活力的重要平台。

廣告

中共不顧國際壓力,速立國安法,撕破一國兩制的面具向港人報復,未來對香港的干預只會愈趨明顯、粗暴。國安法一立,將會有更多組織、機構以及公司被政權粗暴取締;公權力亦會日漸擴大,政權及黑警會有更多手法打壓群眾運動。

港人即將面臨一場漫長而艱難的政治戰役。體制對個體的打壓,自己隻身面對確難抵擋,面對極權的步步進逼,連結同路人一齊抵抗、維繫公民社會、建立民間自行運作的「平行機制」,與政權分庭抗禮,尤其重要。

香港運動「多戰線並行」已是共識,而講起工會威水史經常會提及的波蘭「團結工會」,亦是政治運動多線並行下的產物。波蘭反抗運動絕非朝夕間形成,由 1950 年代開始,異議力量已經嘗試從多種路徑推動變革:體制內曾有波共黨內知識份子提出改革、派代表向政府遊說、學生帶領的大規模遊行、多輪的大規模罷工示威。歷次罷工都有出現勇武抗爭,更曾以火魔法燒毀當地祕密警察總部,但體制內外的抗爭都被波共政府嚴厲打壓,甚至出兵血腥鎮壓。

1980 年,波蘭一場罷工演變成了一次全國性的社會運動,令波蘭人開始相信民眾力量有機會帶來改變,紛紛加入工會。團結工會當年會員人數一度接近一千萬,佔波蘭全國人口三份之一;獨裁政權自然容不下獨立的公民組織,血腥鎮壓抗爭活動,逼害團結工會成員。

工會轉至地下化發展,建立龐大的教育、出版網絡。雖然抗爭行動變成較零散和短暫,但仍持續向政權施壓,最終逼使波共與團結工會展開談判,促成 1989 年 6 月 4 日舉辦國會大選。團結工會在選舉中徹底擊敗執政黨,更在東歐鐵幕國家引起骨牌效應,引致蘇聯最終解體。

在巨大壓迫下,公民社會如何保持活力和韌度?團結工會抗爭的關鍵就是「社會自我防衛」(self-defense of society),由民間形成一種社會制度,設法防範威權入侵社會以至個人領域。

運動不只在街頭,民間自救亦是主軸。

由「統一戰線」到未來的國安法年代,中共會繼續全方位控制社會各界,上至商人老闆,下至文康團體、婦團、學生會。公司、商業機構、公務員將面臨更大的政治壓力,被迫表忠,支持社會運動的員工亦會被整肅。面對統戰,民間要建立「社會自我防衛」的據點,工會網絡、黃色經濟圈、區議會聯合會議,都是重要的平行制度。

街頭、國際及議會三大戰線鼎立外,工會運動作為戰線的潛能實不容忽視。目前香港已經有逾 50 個新工會成立,涵蓋各大產業,更多次發動工業行動,包括二月的醫護大罷工,成功逼使政府局部封關。

工會戰線爆發如此大的能量,政府必定會設法阻止這套平行體制壯大,立即打壓:醫管局聘請律師團隊,準備秋後號召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新公務員工會的主席顏武周以及司庫賴嘉欣相繼被降職;面對新工會湧現,大量工會登記註冊停滯不前,勞工局以行政手段拖延,局長羅致光更指完成所有工會註冊需時五十年。

面對恫嚇,工會及學生表明不讓步、不退縮。所以民主陣營的每一位都必須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

冷戰至今,世界格局已經大變。沒有一條路寫包單會成功;今日的罷工公投值得參與,更重要的是,香港人需要認真看待工會戰線,加入工會,為長期戰作好準備。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