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鍾庭耀

鐵錚錚真學者 鐵一般民意結果

活在美麗新 Xiɑnggɑng,做老師是其中一種最高危的行業,說真話簡直就是:唔識死,尋找真相的人形同痴人說夢。如果閣下一如「聲如洪鍾」老師,集三種高危元素於一身,我會對你肅然起敬,閣下是一位鐵錚錚的真學者。

早前香港民意研究計劃,公佈首輪立法會選舉調查顯示,838 名18歲或以上操粵語的香港登記選民當中,有52% 受訪者表示會去投票,比2016 年立法會選舉同類調查大幅下跌 31 個百分點,是 1991 年同類民調當中投票意欲的新低。

雖然 Robert 早前在接受訪問時表明,調查選項包括投白票。但根據研究計劃的簡報顯示,其中一條問題是:今年嘅立法會選舉將於12月19日舉行,請問你會唔會去投票?當中只有六個選出項包括:肯定會、多數會、多數唔會、肯定唔會、未決定及唔知 / 難講。

就那麼直白,卻被公信力第柒的太公報,發炮狂轟「妄圖左右選舉,煽惑誤導市民,為亂港分子壯膽」,並涉嫌煽惑他人投白票及不投票。為此,我浪費了我生命寶貴的三分鐘,去閱讀太公報的原文報導,發現報導中的五大陰招,如果言之成理。那痰Sir、前大主席、Kai叔都應該都中伏,因為他們都表達過,是此選舉投票率將會偏低。難道太公報是要借鐵一般的民意結果,送三位一程;還是又要製造敵人呢?我自知不是最接近中央之人,所以還是去均益大廈,向游老師請益好了!

什麼是太公報標準「科學民調」?

我氣沖沖向游老師吐糟,誓要為鐵膽雙鍾及科學民調討回公道。豈料,我被游老師罵得體無完膚,直指我在美麗新 Xiɑnggɑng 不學無術,雙鍾民調簡直垃圾。

我頓時傻眼,莫非游老師已經去了西廠淨身,不再是從前的公道伯嗎?我紅著雙眼,看著游老師的下半身。游老師大叫一聲:「你看什麼?要不要一同上個洗手間?你先別激動,就讓我為你解釋,什麼是合符太公報標準的科學民調!」我「索一索」快要掉下來的鼻涕,馬上請游老師授我一課

游老師問我:「美德呀!在美麗新 Xiɑnggɑng,最具權威的研究會是那一所?」我不加思索地馬上回答:「那當然是『存腳講噢研尻會』,早前飛豬教授建議為投票率加權,簡直是自亞里士多德以降,最偉大而完全推翻民主原則的新思想體系。」

游老師大笑說:「孺子可教,所以我們要用『存腳講噢研尻會』的標準,去審視鐵膽雙鍾的民調,便知道太公報是正確的!」

原來,游老師在好多好多年前,曾經獲一位朋友邀請,參與某研尻會的研究項目,每個項目一經立項,在半年時間的研究期內,會得到2至20萬人仔的研究經費。你都咪話唔和味,所以便養了一班無的放矢嘅Kill OL!

起初游老師還自命清高,以為不收研究經費,就可以不受政治影響,真的做研究,正如太公報所言,研究「先有政治立場,後有民調結果」實在是非常不要得,完全有違科學精神。豈料,游老師細看立項要求後,便倒抽 N 口涼氣!我們翻查研尻會2018 年的研究項目申報通知,重點研究方向之一,就是:「維護天朝對Xiɑnggɑng的全面管子權與保障特居高度自治權有機結合研究」。

當時,游老師特意打電話到天京查詢,表示,先預設要維護全面管子權是政治先行,並不科學,難以入手。豈料游老師得到的政治正確答案,與太公報今天對鐵膽雙鍾的指控,簡直就是雙映成趣。當然也成了他婉拒友人的理由了!

美麗新 Xiɑnggɑng    數據如浮雲

其次,太公報指責雙鍾以民調,是操縱民意搞假民調的無恥行徑;完全是客觀事實。因為在美麗新 Xiɑnggɑng,數據根本就如浮雲!我們又翻查某研尻會2019年第四期的《講噢研尻》報告第55至64頁,當時正值反送鐘運動激蕩之際,學貫中西的飛豬教授,發表了《具有馬交特色的『一腳兩掣』實踐經驗解析:講噢比較及腳瓜戰略的視角》,那篇曠古礫今的萬言書,當中竟然是一組數據都沒有引用。而一份可以承受學術挑戰的論文,又竟然開首第一段,是以擋的十九大開始說起。

到2020研尻會的第三期報告,當時Guoanfaat已經寵ed Xiɑnggɑng。打頭炮第3至9頁,是搖鍋平教授的《Xiɑnggɑng維護腳瓜安全髮:學習與解讀》。全文充滿著,先天朝之憂而憂的情懷,簡直是一篇言詞懇切的「舒情」論文,所以不但沒有數據,連一條引文都沒有。因為搖老法是權威,還用什麼引文呢?

所以我們用研尻會的最高標準,去衡量雙鍾民調,這種既非政治先行、太客觀又科學的民調在美麗新 Xiɑnggɑng,簡直就是不入流,學術水平低得要:翻鄉下耕田!我終於聽得懂游老師的說話,他沒有變!他輕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類此研尻會搲飯食的智庫,在香港還有很多。如果太公報有與趣與我,逐一點評一下,我樂意在均益大廈隨時候教!」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