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居廣州「選民」估算達 20 萬

2020/7/26 — 14:13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未忘人】

何君堯、譚耀宗、曾鈺成先後開腔要求押後選舉,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居於中國的港人無法回港投票的投票。此情況對港共選情到底有多大影響?未忘人利用人口資料推算,發現單單居於廣東省的選民或已多達20萬人!

根據統計處估算,去年約有54.2萬港人通常逗留於廣東省。[1]由於官方未有提供各年齡組別數字,本文採用中西區區議會文件第83/2019 號《境外投票》附件一中的2018年年中數據作推算(當時的數字為53.7萬)[2]。透過比對2020正式選民登記冊 [3] 與2019年全港人口 [4],大約可估算各年齡分組的選民登記比率。假設居於廣東的港人與一般港人的選民登記比率一致,則可計算出通常逗留於廣東省的選民估計人數達21.7萬。(當然此計算方法存在若干局限)

廣告

20萬票是一個甚麼概念?我們不妨參考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數字一窺20萬票可以如何影響一場選戰的勝負。該次選舉之中,地區直選中各區獲最少選票而勝選的候選人分別為港島的陳淑莊(35,404)、九西的游蕙禎(20,643)、九東的譚文豪(45,408)、新西的何君堯(35,657)及新東的梁國雄(35,595),五人的總得票為172,707票。換句話說,如果該20萬票完美「分配」至各選區,並全投某一黨派,便足以為該黨派於直選中多取五席。所以不難明白為何港共對此如斯緊張,因為面對今屆立法會選舉選民人數暴增,每一票亦不容有失。

超區更屬兵家必爭之地,民主派劍指4席,建制派要力保2席殊不容易。若多了這批「外援」,建制派很有可能守住2席。

廣告

有人或許會問:即使知道情況,我們又能如何?根據《立法會條例》(第 542 章),18歲以上選民只要符合通常居港規定,以及登記本地主要住址,就可成為選民。根據統計處估算,通常逗留於廣東省的港人中有近76%屬非居港人口。[1] 以此計算,該20萬票中可能多達15.4萬人不符「通常在香港居住」的規定。不過,由於選民移居其他國家是不需要通知香港政府,只要這批人擁有香港住址,亦極大可能仍然擁有選民資格。

當然,依據過去經驗,總有幕後操盤人獲取多個地址「種票」。簡浩名早前稱絕少人居住的重慶大廈卻有數百選民,而某黨派亦一向以精於調動戶籍聞名於世,相信「種票」已有可能遍地開花。

因此公眾可以做的就是留意身邊有否疑似種票的單位,盡可能加以揭發。今年因為散仔會司法覆核,選舉事務處只容許選舉候選人、傳媒、政黨查閱完整選民資料,令公眾未能自行調查種票疑雲。所以,公眾只可以透過其他蛛絲馬跡觀察,如有發現懷疑種票個案,請從速轉達上述合資格人士,以作跟進調查。

[1]:表E488:通常逗留在廣東省的香港居民統計數字

[2]: 中西區區議會文件第83/2019 號《境外投票》附件一 按年齡組別劃分的人口

[3]:2020年正式登記冊 各立法會地方選區登記選民的年齡組別及性別分佈

[4]:香港統計月刊(2020年7月)〈按性別及年齡組別劃分的人口

以下為計算方法

計算包括以下資料:

【資料一】:2020年正式登記冊 各立法會地方選區登記選民的年齡組別及性別分佈

【資料二】:香港統計月刊(2020年7月)〈按性別及年齡組別劃分的人口

【資料三】:2016中期人口統計〈按性別、年齡及年劃分的人口、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

【資料四】:中西區區議會文件第83/2019 號《境外投票》附件一 按年齡組別劃分的人口

居於廣州選民人數計算方法:

首先係用【資料一】的最新選民登記冊比對【資料二】的香港各年齡人口群組,從而得出各年齡群組的選民登記率。以下兩點值得一提:

1) 年齡群組的劃分兩者略有不同,但因為統計年份的差異,讓兩份資料能勉強接上。

2) 18-20歲群組因為有別其他以5年作單位的群組,所以需要利用【資料三】人口普查的比例計算,或許與實際的2020年18-20歲群組人口有些微差距,惟分別應該未至太大。

之後,利用得出的年齡群組選民登記率比對【資料四】的長期逗留廣東港人人口,就可以估算出廣東港人中的選民人數。當然,前設是長居廣州的港人的選民登記率是與居於香港的港人一致。同樣地,18-24年齡群組亦是利用用【資料三】人口普查的比例計算所得。

由於數據的局限,所得數字只屬推算,聊作參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