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0/5/17 - 17:11

【長技術文慎入】談芬蘭和共識型民主

圖片來源:芬蘭政府 Twitter

圖片來源:芬蘭政府 Twitter

早前筆者 po 圖用芬蘭的四黨年輕少女黨魁組成執政聯盟,諷刺香港的再出殯大聯盟,有網民問為甚麼芬蘭可以這樣起用年輕人和多黨合作。今次會講講政治學上的「共識型民主」consensual democracy 的概念。

進入正題前講少少別的。最近多了講香港,Facebook like 也多了,其實我本來是講歐美政治多的。但不同國際關係。國際關係是講國與國之間層面的事情。我講/讀書的是歐美的國內政治,如選舉、政黨、民主等的理論,也因此對歐洲和英語國家(i.e. 美加澳紐)和日台等的民主政治的理解可能會跟一般人有些不同。

回到芬蘭跟共識型民主。共識型民主,顧名思義,就是多講尋求共識的一種民主模式。這樣講大概跟沒講差不多。所以又多給一些背景。我們常常聽到有人說「西方一套」民主,但西方學術界絕少會這樣講。首先我們相信民主是普世價值,沒有只適用於西方的。其次,民主是有些共通的基本要求的,如公平公開公正的選舉和言論自由等,但除此之外,我們會看到不同國家的民主在實際運作層面上可以有不同的表現。例如美國是總統制,英國是首相制(正式是叫議會制),法德義則同時有總統和總理/首相。美國只有兩黨,政府一定由其中一黨組成,英國在兩大黨之外還有很多小黨,但通常政府是由兩大黨其中一個組成,法德義等則是多黨制,政府必定是多黨執政聯盟。英美選舉用單議席單票制,法國用單議席兩輪投票制,德義用單單比例混合制,其他歐洲國家多用比例代表制……所以,西方也難稱得上有「一套」民主。配搭形容詞的民主,其他例子有直接民主、代議民主、商討民主、自由主義民主、多元民主、基督民主、社會民主、立憲民主……以上的概念,我們也可嘗試套用到南韓、台灣、日本、印度、南非等非西方民主國家。所以地域並不是一個好的民主形容詞,除非是用來形容一個非常獨特的,如古代「雅典民主」。

廣告

那麼,要具體講甚麼是共識型民主的話,大概拿他的相反詞「多數決型民主」majoritarian democracy 做個比較,會比較容易明白。多數決型民主就是認為勝出選舉者就是得到民意授權,而選舉輸了就是被民意否決了,所以勝者 = 政府理所當然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少數派阻撓就是逆民意。這大概是很多人心目中民主的做法,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不是嗎?但共識型民主認為少數意見也是民意的一部分,是真實有人們在這樣想的,需要尊重。同時,所謂勝敗是制度造成的假象,民意是多元的,政策不是只有做與不做二選一的,中間有很多空間可以斟酌。所以,民主不應該是單純多數壓倒少數,用香港的說法就是「夠票就推」「有權用盡」,應該盡量尋求社會更廣泛支持。

舉更具體一點的例子好了。首先是大家比較認識的英國。英國的政治邏輯是這樣的:有兩個大黨,提供兩個團隊和兩套政綱,讓選民選出下屆政府應該由哪個團隊組成和推行哪些政策,總之贏了選舉那個黨就是得到民意授權,輸的一方就是得不到民意支持,然後等下次大選再選過。這是一個兩黨對決、勝者為王、少數服從多數的政治邏輯。以最近一次大選為例,保守黨贏了,所以黨魁 Johnson 就當首相,他的政綱 i.e. 脫歐就會實現。輸了的工黨就講拜拜,如果仍然夠膽繼續反對脫歐就是與民為敵。

芬蘭的政治運作則是這樣的:政黨林立,各政黨都提出不同政綱爭選票,而且大家一早就預期沒有任何一黨能取得過半,選後需要談判組成執政聯盟,所以各黨和選民也會在多重考慮下競選和投票。比如,各黨會表明選後可能或不可能跟哪個黨合作,選民也可選擇是直接投給立場最接近自己的政黨,或是在綜合考慮到選舉後哪個黨跟哪個黨可能合作,以及政綱中有多少政策可能獲採用來投票。總之,這場選舉沒有明確的勝者和敗者,到底誰會進入下屆政府,政綱中的多少政策會確定是下屆政府推動的政策,都要看選後各黨談判誰更有「牙力」,而這又會受各黨的議席和政綱的相近性影響。

這次選舉後,是由社民 + 中間 + 綠黨 + 左翼黨 + 瑞典人黨(i.e. 瑞典裔的芬蘭公民)所組成。再配合下表,是過去 30 年芬蘭的內閣組成,O 為總理所屬政黨,X 為其它加入執政聯盟政黨。可以看到對上即 2015 年組成的政府,是由中間 + 民族 + 芬蘭人黨(i.e. 極右)組成。換句話說,在上屆國會中,中間和社民黨是對立關係,但在今屆卻是合作關係。在再上一屆國會中,社民黨跟民族黨是合作關係,跟中間黨是對立關係。而看回上表,可以看到今次選舉中間黨得票和議席都大跌,但在談判後他們仍然可以留在政府。所以在芬蘭政治中,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大家都可能合作,每次選舉都像大風吹爭凳仔,誰進入政府是選舉完也無法知道的,重點在談判中願意做幾多 give and take。所以芬蘭的政治邏輯跟英國完全不同。

在這裡也要回頭談一件事。之前提過,所謂勝敗是制度造成的假象,為什麼呢?看回英國,保守黨取得過半議席,但得票是 43.6%,也就是說大多數人其實並不是選保守黨。同時,自民黨取得 11.6% 票,議席卻比只有 3.9% 的蘇民黨少。這些都是單議席單票制的特性造成的。保守黨沒有過半票卻有多數議席,學術上可稱為「人造多數」manufactured majority。另一個因素,是多數選民已經習慣了兩大黨爭的邏輯,慣了只在兩大黨中選一個,不考慮新黨和小黨,令兩黨得票較高。某程度上,選民面前的選項不及芬蘭多。我不會在這裡說哪個邏輯對或錯,只會說有這樣不同的理解方法。

講到這裡,細心的人又可能發覺,芬蘭這也不是追求完全的共識,每一屆還是會有政黨沒有進入政府。是的,所以一個國家是共識型民主還是多數決型民主,很多時候只是程度問題。這兩個概念是學者為了便於理解而設想出來的,但現實政治這麼複雜,不可能完全對立或完全尋求共識。英國也有一些共識型的部分,比如儘管現在保守黨在國會佔多數,議長卻是工黨的,委員會的正副主席也由各黨平分。反對派領袖以會獲邀加入樞密院,令他也有權覲見英女王,儘管很少有此需要。又例如我們常常看到美國民主共和兩黨政爭,近期就是總統特朗普和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針鋒相對,這也像是多數決型民主。但由於法案都需要國會通過 + 總統簽署才生效,實際上雙方合作的時候也是有的,不然美國政府就癱瘓了九世了。一些共識型民主的國家如芬蘭也只是盡量尋求共識,對各種合作持開放態度,不會每件事都追求 100% 所有政黨同意。

另一種在英美的兩大黨相爭,和芬蘭的多黨大風吹爭凳仔,兩種模式之間的,是有很多歐洲國家採用的兩大陣營模式。簡單來說,他們也是多黨,但會大致分為左派和右派兩個陣營,每個陣營內有數個政黨,他們會共同爭取陣營取得多數和執政。但與此同時陣營內也會有一定競爭關係,各黨有相近但不同的政綱,即使陣營整體是贏得國會多數,哪個黨會取得陣營的主導權,誰當首相和採納哪些政策,則視乎各黨「牙力」。用香港做比喻,就是有民主和親中兩大陣營,選民投票時既會考慮兩大陣營差別,也會考慮陣營內部各黨和候選人的差別,最後某陣營,當民主派好了,是走較溫和還是激進的路線,視乎民主派內是溫和還是激進的人較多當選。

以丹麥為例,在上次大選前,偏左派陣營的四個黨都表明他們支持社民黨黨魁出任首相,偏右派陣營的四個黨則表明支持自由黨黨魁連任首相(上屆是右派陣營勝)。選舉中,儘管自由黨本身的得票和議席是增加的,但由於兩個盟友大跌,左派陣營得利,結果還是由社民黨黨魁出任首相。而即便如此左派陣營四黨仍需要就新政府政綱進行談判,社民黨出任首相固然有主導權,但另外三黨也會嘗試討價還價,終極招數就是退出陣營令社民黨當不成首相。這招其實是「攬炒」,因為社民黨當不成首相,小黨也完全沒有好處,甚至可能損失更大,社民黨不全盤接受小黨的要求也好,社民黨執政總比右派陣營執政好。所以到底會談出怎樣的政綱,就要看雙方心態上如何調整,願意做幾多妥協了。另一招是,我支持社民黨當首相,不讓自由黨當首相,但社民黨的政策我不一定支持,看你交上國會時接受我多少條件才決定。這樣就可避免「攬炒」,也仍然有議價能力。現在丹麥就是類似這樣,內閣大臣們全部由社民黨出任,這在學術上叫「少數政府」minority government,即直接參加政府的政黨在國會只佔少數議席,但是投票時社民黨政府仍經常獲其他三個左派政黨支持。

所以香港民主派陣營常有的鬼打鬼,在丹麥這種兩大陣營模式內也會有,不同在人家心態上已經準備好,陣營內一定會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歧,要贏就要合作就要妥協,不妥協不合作只會讓對面陣營得利,大家要接受。當然這是個很複雜和技巧的過程。大家始終要面對選舉,怎樣在陣營各黨之中突圍讓選民看到你的表現,下次繼續投你?怎樣在陣營內討價還價又不會給予選民搞內訌、搞「捉鬼」的負面印象?妥協到哪個地步會增加或減少選票?這就要各自發揮了。

我會說,某程度上共識型民主可分為三個層面。一是態度上,即從政者在信念上都接受多元意見、尊重少數、要 give and take。二是實際上,即國會選舉後無一政黨佔多數議席,那為了確保政府政策獲國會通過,自然就要組成多黨執政聯盟,是實際情況逼出來的。三是制度上,例如使用比例代表制,自然就會難有單一政黨取多數。所以有學者認為,共識型民主的態度不是文化差異上的東西,是可以透過設計政治制度,造成需要尋求共識的政治現實,然後這現實長期化就可沉澱入從政者的信念,這樣循循善誘出來的。簡單來說,有利形成共識型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是要分散權力,令行使權力時需要經過較多步驟,而這些關卡由不同政團當選控制,那自然就需要妥協和達成共識:

概括地比較,多數決和共識型民主各有優點缺點。下表的前幾項應該大家都懂,所以只講最後三項。單單制和兩黨制會較易 vote them out,因為每個選區只有一席,這個黨贏等於那個黨輸,但比例代表制和多黨制很難完全消滅某個黨,而且如上面芬蘭等例子可看到,即使某黨得票和議席下跌,只要它在籌組政府談判中表現夠好,仍然可以加入政府,相反某黨得票和議席上升,卻沒有其他黨合作的話也無法加入執政。前者也是所謂的選擇明確,因為不是 A 贏就 B 贏,但後者就比較和稀泥,難分贏家和輸家,還有你投的政黨即使可加入政府,有多少政策能夠落實也是未知。

Anyway 對共識型民主的解說就大概這麼多吧。最後講回一些舊事。我很久以前(翻查之下是 2014 年)也寫過一篇文講共識型民主,是為反駁京官胡亂引用共識型民主概念,現在短短引述:

話說我昨日看新聞,一眾京官來港宣旨,其中一位張榮順講甚麼「美國學者 XXX 在他研究 36 個民主國家的著作中,談到民主應該是凝聚共識,提委會過半要求,少數服從多數,正正有助凝聚共識……」(大意如此),我猜是在講美國學者 Arend Lijphart 所寫的《Patterns of Democracy: Government forms in 36 countries》,當中 Chapter 3 就是講「共識民主」consensual democracy。筆者回到家立即在書櫃拿出來翻看,看了幾句就已經笑死我……張榮順是胡亂引用,扭曲原意。

時至今時今日,我們仍然經常聽到親中派斥責民主派不肯妥協,不肯跟制度玩,訴諸暴力和搞獨裁云云,但正如本文所講的,共識型民主是民主 + 形容詞,最基本要有了民主,才可以講共識型民主。香港現在有民主嗎?沒有,只有制度暴力,民意一再表明要民主普選,都被非民選的政府和功能組別壓下,還要經常夠票就推、有權用盡,完全不去尋求社會共識。上面引過的一些共識型民主特徵,是要權力分散、地方自治、司法覆核,政府卻說香港沒有三權分立,只有特首超然、兩辦代表中央、中央有全面管治權、人大隨時可釋法否決法院等,那何來共識型民主?

模仿西方講民主自由,其實是將那些辭彙張冠李戴、引喻失義、迷惑人民,是中共慣常做法,就像甚麼中國是全世界最講人權、國家主席是人民選出來的,千萬別被誤導了。另一個近期一點的例子,是有個大陸學者講甚麼 DQ 議員是「防禦性民主」defensive democracy。這個民主 + 形容詞也是真的有的,但絕對不同香港 DQ。防禦性民主的有名例子是德國,法律講明不容許反民主、試圖顛覆民主制度的政團參政,如政團被法院確認為反民主可被 DQ 甚至解散,這主要是針對新納粹,也用過來針對東德特務。問題是,你要先有民主,才可以講防禦民主。還有,反對現屆政府、要求政治改革,跟反民主是兩回事。德國這條法例要使用時的要求也是很嚴謹的,要向法院提出政團清楚地以行動試圖顛覆民主、建立獨裁政府的證據才可 DQ。所以,香港那些宣誓加個字,或者 Facebook 上 po 了甚麼云云,就可以 DQ,真是完全亂來,用來跟防禦性民主比較真是可以幫忙練習腹肌。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