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長毛的這些年來 — 梁國雄一個人的政治

2019/3/25 — 12:30

2016年,梁國雄60歲,於4次立法會選舉中當選,先不論政治層面上長毛「創造」了甚麼局面,他多屆後仍在議會之中,本身就已經是當年無人想像之事,不可同日而語。誰又曾想過一身建制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卸任在即的訪談中會如斯評價反對派的長毛?

我與梁國雄議員是友好的。他亦不時會來找我,討論一些政治以外的話題。
我和太太一齊去(波蘭),我太太很快就對他印象幾好,因為長毛很會關心人。

—— 《曾鈺成眼中哪位議員殺傷力最大?》,經濟日報6/9/2016

晉身4屆立法會 長毛如何一路走來?

廣告

2004年,梁國雄48歲。今時今日大眾對長毛的印象,可能大部分都是來自他的議員生涯。當年他再一次「衝擊」立法會選舉,在新界東選區成功當選,搖身一變成為「新晉」議員, 全城就如16年特朗普擊敗希拉莉一樣,可能連當事人也未敢相信。

今次立法會選舉,長毛梁國雄竟高票當選,相信連他自己也有點意外,故當記者問他是否打算宣誓效忠《基本法》時,他竟不知所對。

—— 施永青 《長毛當選後怎樣》,蘋果日報 23/9/2004

廣告

未敢相信的是,一個示威常客,每每抬著棺材上街,多次在議事廳旁聽席高呼叫囂以致遭趕離現場,更多次鋃鐺下獄的「激進分子」,竟然打破局面進入議事廳,會將掀起甚麼局面?

2008年和12年的兩次立法會選舉之中,長毛梁國雄的得票不斷攀升,更一嘗以票王姿態第一高票當選的滋味。殖民時期只容一口牛津英語紳士淑女進出的殿堂,今日長毛已成常客。當日街上抬棺材示威,演變成今天的議會道具文化,不論泛民建制都樂此不疲。到底是長毛創造改變,還是社會改變創造了議會中的長毛?

梁國雄長期以來知法犯法,其違法亂紀行為變本加厲,必須對其作出嚴厲處罰,才能杜絕暴力惡行氾濫成災,禍害香港。

——《嚴懲梁國雄 除暴方安良》 ,文匯報 23/9/2011 

撇開政治立場 長毛一直破舊立新?

若然長毛是把玩道具亂搞噱頭,何以一直留在議會,直至2016年的宣誓風波中被DQ議席? 傳媒以致大眾都開始對這位「激進反對派」多了好些興趣,不再是港聞式報導,篇幅之中多了一些梁國雄的思路探索。長毛不止是印象中的好勇鬥狠,這個城市給予他的空間又多了一點,那怕只是一點。

長毛穿著火紅色的印有哲古華拉頭像的T恤,確實十分有形,開創了香港立法會中新的議會文化,即多元文化,在威士忌(Whisky)、茅台之後,增加了地瓜燒。

—— 林貢欽 《長毛的擲蕉與T恤》 ,BBC新聞網3/3/2009

走進梁國雄(長毛)的辦公室,一室皆紅,掛滿哲古華拉的相片畫像,才想起他是堅貞馬克思主義信徒,何來反共?他不是反共,他是反中共。

—— 《代Cult2:八十前不反共只反中共 》,蘋果日報 1/10/2010

就在風高浪急的大環境下,梁振英當選、國民教育、雨傘運動等,長毛都向大眾展示了他獨有的立腳點。2014年夏末初秋,午夜中的宣告引起的一陣示威內部騷動,長毛又一次展示令大眾目瞪口呆的能力:雙膝下跪「跪求」市民團結一致,大局為重。「大局為重」?這四個字竟然出自當日抬棺材擲雞蛋的梁國雄?他的長髮是被削去了嗎?香港又是如何走到這一天,竟然讓市民願意聽從一個長年T恤牛仔褲、十多年後仍然家住公屋的議員,也不願服從一個世界級繁華都會的特區政府?

毫無疑問,長毛代表了一個時代。三十年前,我們覺得這人激進得可怕;三十年後,我們罵他左膠。他從沒有改變,只是這世界變了。

——王雅雋《政治冷感問系列:長毛印象 》,星期日明報14/6/2015

是屆議會已經過了一半,長毛仍然在宣誓風波中的法律程序之中。議事廳內桃花依舊,香港還是「機遇處處」。這些年來,長毛在這個城市帶來了甚麼?這個城市又為長毛帶來了甚麼?就在長毛政治生涯之中,他經歷兩次被指與金錢扯上關係。他的反應,也許道出一些甚麼。

對於《東周刊》指「四五行動」以金錢聘請人參與示威遊行,「四五行動」發言人「長毛」梁國雄強烈否認指控。

——《長毛否認請人示威》,星島日報19/11/2003

他(長毛)又表示,聽到裁決後沒有感覺…

——《梁國雄涉收黎智英捐款案 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不成立》,立場新聞31/7/2017

——

《一個人的政治:長毛》

2019 年 5 月 16 日至 26 日
大埔文娛中心黑盒劇場
票價 $220 

Facebook 專頁:一條褲製作 Pants Theatre Production
演出詳情: http://www.pants.org.hk/?a=doc&id=602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