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開站師 assemble:以行動戰勝恐懼

2021/4/14 — 15:57

開站師 Hoi1 Zaam6 Si1 製圖

開站師 Hoi1 Zaam6 Si1 製圖

【文:開站師 Hoi1 Zaam6 Si1】

後國安法時代,喺碩果僅存嘅政治空間下,我哋成日都會問自己 —「國安法殺到嚟,究竟我仲可以做啲咩?」喺移民潮下,決定喺香港留守到最後一刻嘅我哋,除咗撐黃店、寫信、探手足呢啲基本政治習慣要做之外,係咪就淨係可以「等」呢?

「開站師」就係對於呢個問題嘅其中一種回應 — 我哋希望透過喺社區喪開街站嘅模式,呼籲港人關心同參與唔同嘅政治議題,以直接行動回應白色恐怖。

廣告

喺籌備過程中,好多人都問我哋,「乜你哋唔驚國安法㗎咩?」驚㗎,咁又點?「盡做」囉,因為我哋相信香港人能夠「以行動戰勝恐懼」,呢兩樣嘢係我哋認為後國安法時代香港人最需要嘅心態:

1. 「盡做」:香港人逆境求存嘅自我修為

廣告

後國安法下,我哋其中一種要處理嘅情緒就係「迷茫」,係理性嘅計算下,我哋好容易得出好多嘢做嚟「無用」,於是就等人救,或者選擇離開,不過除咗呢種純粹理性同功利嘅計算之外,我哋有無其他出路呢?

好青年荼毒室曾經介紹過一個儒家概念,叫做「義命分立」。義係指「正確嘅、應該要做嘅事」,而命係指「生命嘅限制」。所謂義命分立嘅意思,係指我哋做人行事,應該只考慮義嘅問題。國安法立咗之後,好多人成日會話香港無得救、無希望,但事實上,我哋追求民主本身係義事,只要我哋盡力去盡義,就不需急於強求結果,事情是否盡如人意,就視乎所謂的命限。呢種心態嘅重點在於,面對國安大搜捕,咁多手足面臨以年計嘅刑期,我哋應時刻審視自己係咪盡義,係咪已經係可以決定嘅範圍下盡力去做,係咪問心無愧。

開街站去跟進議題,係其中一種「盡做」嘅體現。

開站本身其實係一件幾簡單嘅事,有張枱有支咪有人就做到。我哋想指出,盡做,唔係要求大家宜家喺有國安法下去搞一場波瀾壯闊嘅社會運動,哪怕係做一件非常微小嘅事,只要你盡全力去做,我信日後都可以掀起民主浪潮嘅漣漪。

盡做,亦即以盡義安頓我哋對命限嘅憂慮,喺後國安法時代下嘅行事哲學,亦都係香港人喺逆境求存嘅自我修為。

2. 「以行動戰勝恐懼」:集體行動就係對抗政治抑鬱嘅靈丹妙藥

後國安法時代,另一樣我哋要處理嘅情緒就係「驚」,好多嘢唔敢講、唔敢做。冇錯,呢個滿佈紅線嘅環境係好令人窒息。我哋感覺到好無力,好憤怒,但又好似無嘢可以做。而其實好多時候我哋會覺得驚,會有恐懼,係因為政權好努力用唔同嘅方法,例如限聚令去切割我哋,等我哋無得聚,令我哋感到孤立無援。

解決方法只得一個,就係唔好再自己一個。我哋決定創立開站師,並且想喺社區開返多少少街站,係因為想用一個比較實在嘅形式,俾香港人感受到個氣氛係,實施國安法後,唔係所有人都會揀移民呢一條路。

事實上,香港仲有好多人願意留低同大家齊上齊落,結伴同行,希望大家會喺行動當中感受到彼此嘅存在,互相充權。集體行動就係我哋戰勝恐懼嘅方法,老套啲講句:避唔到,一齊捱!

最後想同大家講,開站師係我哋對「宜家要做啲乜」嘅回應,但並唔係標準答案,搵到答案嘅,全力去做,未諗到嘅,我相信你總有一日會搵到。

香港人 Assemble 🔈
我哋一齊以行動戰勝恐懼 🔥

開站師
2021 年 4 月 14 日

開站師 Hoi1 Zaam6 Si1 製圖

開站師 Hoi1 Zaam6 Si1 製圖

 

#盡做
#以行動戰勝恐懼
#Hongkongerassemble

開站師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