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變國教 推手劉智鵬斥通識科「離地荒謬」 改教國情合理 「好多香港人唔知自己係乜人嚟」

2021/2/4 — 19:54

劉智鵬

劉智鵬

教學局以「改革」為名,有意將中學生必修科通識科改成以教授「國情」為主的科目,被質疑將通識變成愛國教育。負責「改革」通識科的推手、具建制背景的「重新冠名委員會」主席劉智鵬今( 4 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力撐把科目融入國民教育有理,認為這是「國際慣例」,批評香港人無知、國際視野狹隘,「連香港人最崇拜嘅美國,人哋幼稚園就開始同你講國民身份、國家安全。」

對於有教師批評新框架失去通識科「探討」原意,劉智鵬再指出,當初構思通識科課程時「搞錯咗」,批評該科原意非常「離地」,「有普通常識都知佢(通識科)嘅荒謬之處。」

廣告

本身是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學術及對外關係)的劉智鵬,獲委任為「重新冠名委員會」的主席,是今次負責「改革」通識的推手,他背景建制、亦曾任不少公職;他身兼團結香港基金轄下「香港地方志中心」理事及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等(見另稿)。委員名單共有 12 人,當中包括大學學者、前線教師、教育局及考評局官員。

昔日通識科課程強調培養學生的批判思維,在新框架下此學習宗旨徹底消失,有教師更明言是「閹割通識,變成愛國教育」(見另稿)。劉智鵬接受《立場》訪問時反駁,新課程框架明顯是反映香港目前情況,強調 1997 年回歸後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是不爭的事實;但明白每個人對事實的理解都不同,過去十多年有市民未適應這個轉變,有好多人未接受中國人的身份,「冇辦法唔將呢個事實寫出嚟」。

廣告

認新框架失通識原意 劉智鵬:當初構思課程時已「搞錯咗」

對於教育界有聲音指新框架失去了通識科的原意,劉智鵬承認經改動後的課程框架,某部分通識科的原意如讓學生探討社會議題,已經不復存在。

他批評,局方當初構思通識科課程時,要求中學生做出大學生甚至研究生水平的探討、在公開試回答探究性問題,是「搞錯咗」、「過份」,「你叫我答都未必識答」。他提到,教導學生的通識教師,只是初出茅廬的大學畢業生,形容局方對通識科「陳義過高」、「眼高手低」。

批通識科原意非常「離地」

對於有教育界人士認為新課程框架「唔係好通識」,劉智鵬批評這些言論沒經過批判性思考,通識科的原意及目的非常「離地」,「我哋依家將貼返地係非常合理,直情要拍手掌、燒炮仗!」

劉又以現時通識科單元一「個人成長」為例,「唔通讀咗課書,考咗個試,個學生就成長咗?」,強調「個人成長」需要透過練習實踐,並非靠書本培養,再反問「唔通其他老師冇教個人成長就唔會成長?」他說,沒想過「個人成長」會包涵在課程,「有普通常識都知佢(通識科)嘅荒謬之處,但有行家就攬住佢唔放」。

劉表示,通識科應是學生的基礎教育,「樣樣都接觸下」;構思課程時應按照高中學生的根底設計教學資源,強調「應搵個何資格老師嚟教」。

稱國教屬「國際慣例」 劉智鵬:香港人嘅無知令人無奈

但經改動的課程框架,與中國及中港關係有關的內容佔課程的三分二,遠超其他範疇所佔的比例,如同「國民教育」;劉智鵬則解釋是「國際慣例」,稱很多國家也會將當地的基本知識放入教育課程中,又說「連香港人最崇拜嘅美國,人哋幼稚園就開始同你講國民身份、國家安全」,感慨「香港人嘅無知同國際視野嘅狹隘令人無奈」,又說「好多香港人都唔知自己係乜人嚟」。

劉又指對自己國家的認識是必須的基本知識,「鍾唔鍾意國家冇所謂,係個人取向」,但重申作為教育責任,政府有理由讓學生知道香港是甚麼地方,以及香港人的身份。

形容國安法如同交通規例 劉智鵬:都係違法行為

劉以國安法為例,批評教育界形容法例如「紅線」是誇張之說,稱「國安法同交通規例冇咩分別,你違例泊車會被抄牌,因為都係違法行為」。他解釋在課程中加入國安法,是教育及推廣法例的一部分,讓學生認識法例,「新法規可能香港人唔係好明白,於是有好大不安」。

下次會議將於二月底舉行 就諮詢結果修訂框架

委員會至今只召開兩次會議,最近一次是 1 月 25 日;相隔一星期,完整的課程框架已寫入教育局發予學校的諮詢問卷。被問到過程中教育局是否給予很多意見,以至框架設計極速完成,劉智鵬強調委員會是自我運作,出席會議的官方代表負責釐清程序上的細節,學理上的討論主要交由其他委員包括大學學者、前線老師負責。

劉補充,現時「出爐」的課程建議框架是得益於去年 12 月突然解散的通識教育科課程檢視專責委員會,當時他們已通過框架,再交由現時的委員會討論。劉又指委員主要圍繞考評問題討論。

劉透露,委員會將於二月底再召開會議,屆時將針對日前展開的諮詢結果,修訂課程框架,下一步是編制新的課程及評估指引,以及教師在課堂上實施相關指引的建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