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閹割選舉】張炳良:全世界反對派都覺得制度不公 民主黨若不參選為何要搞政黨?

北京出手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民主黨主席羅建熙早前表示,未來民主黨會否參選,將留待 9 月會員大會中決定。有份創立民主黨的運輸及房屋局前局長、教育大學公共行政學講座教授張炳良認為,民主黨要考慮清楚,如果表明不參選立法會,是來屆不參選或永遠不參選,又質疑若不參與選舉,為何還要辦政黨。

張炳良:若議會無渠道 民情會走向街頭

張炳良有份創立民主黨,為民主黨創黨副主席。他今日出席商台電台節目《政好星期天》時指,有泛民視修改選舉制度為倒退,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亦指從選委會取提名是屈辱。他表示觀察到很多泛民派別表明不參選,除了民主黨要留待 9 月會員大會後才決定,留意到民主黨內外受壓力,不排除最後都不參選。

他認為,民主黨是香港歷史較長的反對派,民主黨要考慮清楚,如果表明不參選,是指未來一屆不參選,還是永遠不參選。他指出,如果民主黨說永遠不參與是因為覺得制度不公平,「事實上全世界不同地方的反對派都會覺得制度不公平,為甚麼他們參選?」,籲民主黨要看看世界其他地方反對派的發展和生存之道,「如果一個政黨不參與選舉,那為甚麼要搞一個政黨?」

張炳良認為,民主派在新制度下仍有生存空間,因為政府要想方法吸納社會不同利益持份者的民情,包括相當比例支持非建制派的民情。他指,從政府角度,如果反對派全部都不參與議會並非好事,因為不認同政府的民情要有渠道表達,如果在議會無渠道,民情就會走向議會外、街頭。

社會不少聲音指,選舉制度大改後,日後進入議會的反對派只會是「忠誠反對派」。張炳良指,不認為反對派之後進入議會,就是「中央要點就點,對特區政府任何施政只能 say yes」。他認為只要獲「愛國者原則」認可就是「忠誠」,「忠誠」是代表接受體制,同時不需要就「忠誠」二字演繹太多。

警疫情為由禁六四集會 不需過於複雜推論到無集會自由

今年六四集會被禁止,警方當日引用《公安條例》封部份維園範圍。張炳良指,無法例不容許市民悼念六四,包括國安法,警方今次用疫情、限聚為由禁止集會,而非涉國家安全,不需將問題一下推到是否再無集會自由、言論自由如此複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