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閹割選舉】民主黨公民黨未決定會否參選 李永達:入閘如中共恩賜,遲早要還 

立法會今日(27日)通過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 (綜合修訂)條例草案,非建制派會否參選來屆立法會?建制派近日盛傳,中央視民主黨為「有愛國因子」的民主派政黨,被暗示可入閘參選,做「忠誠反對派」。不過,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明,黨中央委員會目前不會就參選與否下決定,會交由 9 月的會員大會決議;負責統籌黨內選舉工程的李永達就指,他接觸過多名擺籌款街站的區議員,不少有捐款的忠實支持者,都不希望民主黨參選,又形容選舉改制後,若有黨友收到選委會提名,並能通過資審委審查當選,是受了「共産黨恩賜」,「遲早要還數」,反問屆時這些議員「與狄志遠、黃成智有何分別?」

羅健熙表示,民主黨已就參選與否,召開了多個黨內交流會,討論如何說服持反對意見的市民及黨友、如何延續未來的民主運動等。不過,他強調,暫時黨內交流會仍以討論為主,各人未有明確表態,亦不像區議員宣誓般,有明顯的主流共識。至於他本人會否考慮參選?羅健熙指,作為黨主席,不宜表明立場,避免個人立場凌駕討論。羅健熙亦透露,間中有與其他友黨討論參選問題,但感覺大家仍需處理例如區議員宣誓等事務,未能集中討論立法會參選問題。一般而言,民主黨早在選舉前一年就開始黨內甄選,但現在不是「一般時期」,只能待會員大會才有新進展。

李永達:如受選委會提名、通過資審委屬「共産黨恩賜」,「遲早要還數」

而長期負責統籌民主黨選舉工程的前主席李永達,早在去年 12 月,已重啟黨內的「政治領袖培訓計劃」,培訓潛在立法會選舉參選人,但他指,在胡志偉還押被拒奔喪、黨友楊森、何俊仁、單仲偕、蔡耀昌因「10.1 遊行」案還柙後,自己感覺黨內更多人反對參選立法會。反對參選的黨員認為,修改後的立法會選舉並不是公義、民主的選舉,現時黨內工作集中在支援還柙黨友,黨內根本無興趣談選舉,而目前不少民主黨的前正副主席、領導層被拘留,「黨內某程度正在療傷」。

除了黨內意見,他表示,市民的意見亦很強烈,他接觸過約 10 名擺籌款街站的區議員,他們指捐款而又會留下傾談的市民,大部分都叫民主黨不要參選,又轉述有民主黨區議員指,一些捐錢,穩定、忠實的民主黨支持者都對說,「好不想他們選」。

但北京似乎另有想法,不少親北京人士都放話認為民主黨應該參選,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等人均曾指,若民主黨拒絕參選,政黨之後可能會消失。李永達承認,有立法會議席是會有社會角色,但於他個人而言,如果民主黨做重大決定時違背大多市民和主要支持者的想法,他們會即時放棄民主黨,等於民主黨即時死亡。

他又強調,民主黨不是靠共產黨「恩賜」才可以持續,又形容選舉改制後,如有黨友收到選委會提名,獲資審委審查通過,並當選立法會議員,都是「共産黨恩賜」,如果受了這些恩賜,「遲早要還數」,反問屆時「這些人在議會內是否仍是民主黨議員?抑或是共產黨控制下的民主黨議員?」、「這些人與狄志遠、黃成智有何分別?」

有「中間人」與民主黨黨員接觸]

他又反駁盧文瑞曾撰文指「從政參選是泛民的生存之道」,指如果「生存的代價是受控制」,他個人寧願黨的規模變小,但至少仍可獨立自主;如果受共產黨控制,不能維持黨格,那就不是民主黨,而是共産黨控制下的民主黨,「這樣我寧願不要這個黨」。他又透露確實有「中間人」與民主黨黨員接觸,亦有黨員聽聞相關做法,是會有人「暗示」誰人適合出選,而不是民主黨自行決定。

梁家傑:公民黨屬於不獲邀的政黨

另一民主派大黨公民黨,面對的狀況就和民主黨不同,他們有多名參選人在原本的立法會選舉被 DQ,主席梁家傑指,近日政圈似乎放風北京想「邀請」民主黨加入改制後的立法會,他笑指公民黨似乎已經「死咗」、「泡沫化咗」,屬於「不獲邀」的政黨,如黨內繼續煩惱會否參選、何時籌備及甄選似乎太過「學術性」。不過,梁家傑認為,距離選舉日子尚遠,黨內仍在討論會否參選,「當操控選舉嘅政權都未回應時,我哋做咩自己要講咁多呢」,故認為無需要立即表態,也不會刻意定最後決定的死線,他作為黨主席亦不希望公開個人立場。

他又指,立法會始終與區議會不同,前者說錯話,「輕則 DQ,重則 NSL(國安法)」,大環境下公民黨將繼續觀望,未來是否仍有一個公道、有發揮空間的選舉再決定,也會繼續積極轉型。

余德寶:難以想像未來個人的政治生涯

公民黨執委、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則指,個人暫時未有打算參與未來任何選舉,因他本身在區議員宣誓會否被 DQ 仍是未知之數。他指,即使宣誓成功,也看不到香港未來有任何從政空間,難以想像未來個人的政治生涯計劃,只能見步行步。他亦指原來公民黨以往會於選舉前約 8 個月開始籌備參選,即本來今個月就應該開始準備 12 月參選事宜,但至今未有任何相關工作。

早前支持區議員宣誓的余德寶曾形容,不希望把區議會議席「拱手相讓」。被問及於立法會上是否有同樣立場,他指需視乎大環境再決定,因為區議會原本由民主派主導,但近來可能有多達百多人被 DQ,不少區議員亦相繼辭職,所以希望支持留守區議會,作為反映民意的平台,反觀立法會不是民主派佔大多數,需要再討論。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