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心手足可以做啲乜?

2021/3/23 — 22:20

2021 年 3 月 15 日,荔枝角收押所內一名在囚人士將手伸出窗外。(Fred Cheung 攝)

2021 年 3 月 15 日,荔枝角收押所內一名在囚人士將手伸出窗外。(Fred Cheung 攝)

每天都有人上來「石牆花」問:「我想關心手足,可以做啲乜?」

我明白有很多人想關心手足,想陪伴手足,想探望手足,想支持手足,想鼓勵手足,想請手足吃飯,想幫手足解決大大小小的問題……但面對這個「可以做啲乜」的問題,手足又在想什麼呢?

我日前將這個空泛問題問過好幾位相熟手足,其中正等候審訊的「手足 W」寫了一篇極沉重的文章回覆,值得每一個「想關心」手足的我們深思。

廣告

以下是「手足 W」的回應:

若你不問我,其實我好少會去整理自己在被捕後的思緒。

我覺得自己現時的狀態是這樣的:無助、恐怖、孤單,這些情緒無時無刻會困繞著我,而且無法消除。

原因是:

1. 太多的「未知」

這段時間很多人給我資訊,但訊息愈多不等如愈安心,因為一日未行到那一步,一日都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心裡只有迷惘、焦慮。

2. 恐懼

由於太多坊間資訊(包括網上假資訊),令我時常幻想到極差的處境和結果,會誇大了內心恐懼。

3. 孤單感

無論身邊人如何信誓旦旦說「同行」,但我覺得最內心深處的處境根本無人會明白,就算自己之前幾有自信,就算身邊有幾親密和信任的人支持,說到底去到法庭、去到監房,還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去面對?被捕手足所經歷的一切,其他人根本未經歷過;就算經歷過,但大家的歷程都不會一樣。

4. 總覺得自己是另類

這個和「孤單感」相關,由於只有少數人有我們的經歷,而身邊卻有許多沒有共同經歷的人關心我的情緒,這種關心只會令我更辛苦。每次當有人關心時,其實我都不懂回答。


你們總是問:「關心手足可以做乜?」,我思前想後,想到以下一些方法:

1. 體諒

無論義工、家人、朋友,都必須學習「體諒」,肯定手足情緒是有高有低的,這是關心手足最基本要做的事。基於對未來的不安,手足有時會過份冷靜,有時又會過份悲觀,而且有時這只是一日之間的心情變化。大家如果想為手足做點什麼,就應給予手足空間;要知道,就算手足是成年人,就是手足平日如何智勇雙全,其實都只是第一次面對有機會坐牢這種事。以我為例,自己平日已經很努力平衡心情,所以請大家務必學會用一個新的眼光去看手足,而不是不斷去煩手足「點解佢不瞅不睬?點解佢咁 cool?點解佢要燥底?」

2. 不要刻意關心

我感恩有很多人愛錫自己,所以一直都收到各種「關心」,包括訊息、電話、面對面的,總之就是各適其式的問候……不停問「你近排點呀?」「你心情點呀?」「你擔心嗎?」「你有咩打算?」這只會令我感到很大壓力,感覺自己死期就到。聽得愈多提問,我只覺自己是另類:「你 / 妳哋到底問夠未?」「你 / 妳哋好奇夠未?」其實只要當我是正常人就好,跟我輕鬆地飯局、吹水、玩,我相信許多手足和我一樣,想分享的時候自然會講,不需要不斷的「關心」。

3. 訂目標

這個要求可能有點空泛,但若是同行者,我覺得可以給予空間讓手足談談未來有什麼「要做、想做」的事。我自己最害怕是無未來,簡而之就是看不到出路,若身邊最親密的人願意和手足一起想像和實踐未來,眼光自然就會放遠一些,同時也能減輕眼前「未知」的憂慮。這可以是計劃讀書、計劃幾年後去一個長途及遙遠的旅行、甚或結婚等等,這有助手足接受現時的痛苦只是生命中的鍛練,而非終結。

4. 寫信

我覺得用文字去溝通,比起簡短的加油、努力等口號更感動、更深刻、更鼓勵。畢竟寫信期間可以讓一個人認真地沉澱,這都是整理思想的過程,對寫信及收信的手足都很有用。(我相信很多手足這兩年都未有時間整理自己。)

5. 陪同

對於寡言的手足,並不需要刻意講向他 / 她們說太多,有時只是一起去做一些事已經很好,這比說教更重要。我認為有時候大家都不妨坦誠問問自己,總想關心,總想向手足說話,到底是為了滿足自己?還是真的在幫手足?其實只要平常一起去行山、去戶外飲杯咖啡,這樣已經很好了,總之讓手足感到不要在尚有自由的日子感到白過就好。當然,怎樣才是「白過」,這應該由當事人自己定義啦。

 

謝謝你,原來有時真的需要有一個空間「同自己傾偈」;由被捕至現在整整 16 個月,我總算可以整理到一部份的所思所想跟大家分享。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