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8/13 - 18:46

關於杯葛議會 三點回應蔡子強先生

作者攝於 2019.08.18

作者攝於 2019.08.18

無論局勢幾惡劣,有得投票就應該投票,但問題係而家冇得投票,所以先考慮要杯葛一次
去留應交由初選勝出者與現任立法會議員投票

✽ㅤ✽ㅤ✽

一、

廣告

民主運動已為總辭爭拗多年,導致內部嚴重分裂。梁振英顯然覷準弱點,一再挪用民主陣營中進取一翼的修辭,對溫和一翼冷嘲熱諷。

在下想先澄清,我們對政見的堅持,間或陷於執拗,繼而墜入仇怨。提倡總辭者從來不是所謂「鬼」;反對總辭者從來不是為了「錢」。

「鬼」已幾乎成為歷史,平反者眾,今次在下想稍稍為後者辯護。堅持議會路線不等於對方是「賞金獵人」,議會有三點作用至為重要:

A. 選舉作為政治宣傳,有時過程甚或大於結果。

雨傘運動後最耀眼的從政者是梁天琦;反送中運動後最耀眼的從政者是張可森。兩人都是寓宣傳於選舉,最後的成功不在於他們是否成為議員,而在於他們推動的思潮。

B. 有位置介入政治實務,「揼石仔」事半功倍。

在佔中九子案中旁聽審訊,深感聲援者的階級之闊。最高學歷的人都是英美名校博士,乃戴耀廷、陳健民教授的朋友同事;最低學歷的人不識字,乃老人家和殘障人士。他們是邵家臻、張超雄議員幫過的低下階層。

也許「揼石仔」的工作可以由下而上、民間自發。但若捐棄議會路線,必定成本大增,甚至陳義過高,難以收效。

這是很現實的事,很多本來不問世事的人遇事求援,獲得民主派議員襄助解決,才開始理解並支持民主運動,這些貢獻不容輕蔑。

C. 所以到頭來錢又真係幾重要。

除了有薪金落入議員口袋,背後還有大量津貼支援大批議助,再由一眾議助撐起 a 和 b。當過議辦的朋友自明白箇中關竅,我們不宜針對 c 而輕忽 a 和 b 的不可或缺,三者其實互相毗連。

✽ㅤ✽ㅤ✽

二、

所以過去每逢四年一屆議會,在下心底都清楚無望杯葛,因為實在太強人所難。澳門和新加坡民主派杯葛選舉得不償失,已為識者共知。

筆者很同意前輩告誡,無論選舉多不公,形勢多惡劣,有得投票就要應該盡力投票。

民進黨的成立正來自「美麗島大審判」,《美麗島》雜誌在 79 年 12 月 10 日世界人權日發起遊行,先遭軍警鎮壓,再遭重判報復。

街頭路線一度受挫,便由囹圄外的難屬和辯方律師代為出征議會。縱在不公的選舉下由低做起,三十年後便由在野臻為執政。

✽ㅤ✽ㅤ✽

三、

然而香港的遭遇不同台灣。台灣的議會路線開花結果,是與 1987 年解嚴、李登輝上台後五次修憲,相輔相成而獲致。

香港卻反其道而行,從自由走向戒嚴,所以民主運動才會由進取的抗爭派主導。

一位前輩點撥在下,初選有一重大歷史意義向被外界忽視,就是初選以盡量不傷和氣的民主方式,完成了世代更替和轉型,民眾選擇了新一代領袖接棒香港的民主運動。

✽ㅤ✽ㅤ✽

四、

蔡子強先生接受《香港 01》訪問,謂杯葛有三點矛盾,在下不太同意,謹逐點回應。

A.「延任議會和臨立會不能類比」

在下很同意今非昔比,如今局勢比 97 年差好多差好多,差到無法比擬。昔年民協加入臨立會而成眾矢之的,殊不希望在更嚴峻的時勢下有同路人再遭排斥。

許章潤先生在《人間不是匪幫》介紹國安怎樣用刑,先由黑臉極盡凌辱,摧折坐牢者的尊嚴,等對方熬不下去,再由白臉登場溫言相勸,坐牢者就會「服軟」(許先生語),徹底失守和盤托出。

先實施國安法,又取消選舉,再宣布「延任議會」全體留任,不過是黑白臉輪流轉,司空見慣的技倆。在下很難理解蔡先生為何只說白臉,把所謂「延任議會」形容得好過 97 年臨立會。

初選的投票人數超乎所有人預料,獲勝者以新生代佔優,就是因為民主派支持者認同反送中運動,以最大力道反抗政權鎮壓。

及至政權史無前例押後(實質取消)選舉、搜查報館、動用國安法抓年輕人。在下清楚感受到民眾同仇敵愾,更甚於初選時的民心向背。

一眾支持者是期許民主派的領袖,能以最高的規格和姿態,回應政權的報復。

B.「何不身先士卒辭任區議員?」

現在被押後(實質取消)的不是區議會,是立法會。

套用蔡先生說辭,在下認為蔡先生的類比「引喻失義」。

若果時值區議會選舉,又遭政權史無前例取消,轉唱白臉施捨一年「延任議會」,在下肯定各方都會一視同仁討論杯葛。

誠如前述,在下清楚奢求杯葛四年議會,甚至放棄議會,都是不切實際,強人所難。

所以溫和如林夕先生乃至在下,此時都不揣冒昧傾向杯葛。既因政權的打壓前所未見;亦因「延任議會」的任期不同平時。

C.「公眾聽不到長遠路線圖」

民主運動素有「四陣型博奕說」:政權中有「開明派」和「強硬派」;民主陣營中有「溫和派」和「進取派」。當雙方都由「開明派」和「溫和派」揸莊,和平轉型就有希望。

所謂「路線圖」,是朝野雙方都由開明溫和一翼主導,才能開啟的良性博奕。那是 97 年至 08 年,我們還信中共會履行承諾時的思路。

在下是溫和派,若果中共出現趙紫陽或者李登輝,在下同意應該「又砌又傾」。李登輝出掌國民黨便令民進黨分裂,深綠不知進退堅持硬撼,結果在選舉大敗。

但吾人必須認清現實,現在中共由威權走向極權,在極權下沒有「路線圖」可言,只有盡人事,聽天命,見機行事。

在下也想直言,部分抗爭派的言辭洋溢著革命情緒和浪漫主義,在下未盡同意。主張「攬炒」和「加速」之餘,必須兼顧責任倫理,「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可見在來年選舉,不止抗爭派,稍為進取的民主派都會被徹底封殺。到時議會只能靠白紙素人當 Plan B,聯同溫和派去爭取。

在下相信抗爭派不會戀棧名利,他們推動的理念已在初選達致,來年議會大可功成身退,交由其他同路人接力。

✽ㅤ✽ㅤ✽

五、

在下除了是溫和派,也是共和主義者,不豫但凡遇事不決,就訴諸「群眾」和「民意」。

政治需要代議領袖,他們的作用就是在眾說紛紜時「孭飛」,挺身而出承擔責任。

政權表面押後,實質取消選舉,欲令民主派初選失效。所以是次打壓的最大持份者是現任立法會議員;最大受害者是初選勝出者。

為免民主派因去留而分裂,在下建議交由現任立法會議員和初選勝出者一起投票決定行止,能夠齊上齊落,避免任何派別受責難。

✽ㅤ✽ㅤ✽

六、

最後在下從不諱言自己是「道德撚」,每遇困厄必重讀方孝儒《深慮論》:

「思之詳而備之審矣,慮切於此而禍興於彼,終至亂亡者,何哉?蓋智可以謀人,而不可以謀天。

古之聖人,知天下後世之變,非智慮之所能周,非法術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謀詭計,而唯積至誠,用大德,以結乎天心,使天眷其德。」

對於現實主義者,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只是戇鳩的自我麻醉。然而在下另有看法,在儒家的理想中「天」即是「人」。

人民每每處於弱勢,縱使深謀遠謀,結果依然出乎意料,所以才會有雨傘和反送中運動,有不計得失的抗爭傳承下去。

在民主運動中,我們唯一可以把握和珍惜的只有人,每一個與我們同行的人。

美國打咩牌、中共出咩招、結果會係點,永遠都係次要,民主運動首要向支持者負責以保團結。所以應以初選的結果為依歸,交由人民投票信任的人主理決疑。

 

(標題由編輯所擬;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