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歧視的歧視 — 香港政府禁止韓國人入境

2020/2/25 — 13:10

香港政府宣佈對韓國發出紅色旅遊警示,2020 年 2 月 25 日早上六時起,禁止韓國人士入境,作為防止武漢肺炎擴散的措施 — 來自韓國的香港永久居民除外。這是不是歧視?

世界衛生組織早前呼籲,各國應避免對其他地區採取旅行或貿易限制措施。1 月 31 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不會禁止中國內地人士(或從內地入境的非香港居民)入境,因封關政策不符世衛建議。

林鄭月娥表示,禁止某一地區人士入境,是助長歧視的做法,香港不應「針對式排斥某些部份人」。那麼禁止韓國人入境算怎樣呢?為甚麼對韓國「封關」就不算歧視呢?

廣告

1 月 25 日,她亦表示,對中國大陸的「封關」建議「不切實際」,故此不會執行。在防疫工作中,有甚麼實際的考慮呢?是不是按該地疫情來衡量經入境而增加傳入疫症的風險?截至最近找到的資料,韓國的武漢肺炎確診人數 833,死亡人數是 7。中國大陸地區確診數為 77,150,死亡人數為 2,591。

為甚麼香港政府選擇對確診及死亡人數低得多的韓國封關?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要採取「果斷措施」。為甚麼只對韓國果斷?對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就一直拖延,在社會壓力下才逐步採取「唧牙膏」式的「局部性假封關」措施?2 月 23 日有新聞報道指出,「比較強制檢疫實施首日與 2 週後 22 日的出入境數字,發現經港珠澳大橋、深圳灣入境數字不減反增,當中深圳灣入境數字更較首日增 4 倍。」而所謂「強制檢疫」,更是欠缺周全配套、兒戲輕率的「自律式強制」小動作。

廣告

香港政府所說的「歧視」,選擇性地應用起來,本身便帶有歧視性。一項防疫措施,對中國大陸執行就是歧視,對韓國實施就不是歧視?負正得負,歧視者口中的平等都是歧視的,可說是「有關歧視的歧視」(meta-discrimination)。

2012 年,香港的 D&G 禁止香港人與店外拍攝,卻容讓中國內地旅客如此做。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表示,這不涉種族歧視,因為香港人和內地人都是華人。2020 年,鋻於香港政府不願封關防疫,食肆光榮冰室表示不招待來自中國內地的客人,而且員工只懂以廣東話點菜,同樣惹來歧視的爭議。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特地警告光榮冰室可能觸犯了《種族歧視條例》:「與語言有關的某些要求或條件,可能令某種族群體的人士因未能符合有關要求而蒙受不利,導致間接歧視該種族群體。」究竟香港人和內地人甚麼時候是同一「種族」,甚麼時候不是?那麼做茶餐廳侍應是否須先懂得全球語言,那麼即使有些遊客不懂中文也不懂英文,也不會因此不懂點菜而「蒙受不利」?

要說種族議題,土生土長香港南亞裔人士長年受政策歧視,在升學、就業和申請護照等多方面皆受不公待遇,往往就跟他們中文不夠好有關,那麼他們的平等又該往何處尋?

歧視不好,便應一視同仁地回應。若以「平等」及「反歧視」之名的措施本身都帶有歧視性,這些措施只會有反效果。香港政府有關「歧視」和「平等」的做法,正呼應了奧威爾的《動物農莊》的名句:「所有的動物都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