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歷史科試題爭議 — 五問教育局

2020/5/20 — 11:3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小薯仔(香港教育同行陣線會員)】

教育局官員連日狠批本年香港中學文憑試歷史科有關 1900-1945 年中日關係之試題,稱其引導考生偏向美化 1931-1945 日本侵華慘痛歷史,十分照顧沒有上課、沒有溫書、漏看題目重點字眼、只當試題為閱讀理解的考生的需要。另外,教育局局長及副秘書長均稱由於此時期後半段乃「大是大非」之事,於是「沒有討論空間」、「不應引導學生討論其正面價值」,一討論、一思考,人民感情就受傷了。

聽到這些說法,筆者感到十分奇怪。讀《歷史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再對比局長和副秘書長之言論,實在有不少令人費解、互相矛盾的地方。不知是局方再次修改了《指引》但忘記告訴大家,還是局方專業人士對文字的理解與別不同?

廣告

一、教育局指揮師生美化戰爭?

副秘書長問戰爭中的「所謂「利」如何衡量?對誰人有「利」?與戰爭中人命傷亡怎可比較?接受外國的援助和被外國侵略是否可以說成是可互相量度、互相比較、互相抵銷的「利」和「弊」?」

廣告

奇怪了。

明明教育局於 2015 年修訂的歷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之提問示例(附錄八),引阿拉伯及以色列衝突為例,告訴老師可以引導學生討論「雙方有何成果/損失?」、「利用戰爭解決國際紛爭是否值得?」。可能局方覺得戰爭不是發生在中國,就不是大是大非吧?或者局長和副秘書長的言論都是「個人意見」,與局方無關?

另,副秘書長於教育局網站指出「考評確有指揮棒的作用」,會影響教學方向。這個說法很妙。首先教育局專家不是一直強調評估要按學習而設計(assessment for learning )嗎?怎麼突然又說考評才是教學的「指揮棒」(learning for assessment)?再者,筆者一直以為是「指揮棒」的《課程指引》如此示範,是不是又會引導教師學生「美化」戰爭呢?

二、容易受傷的民族?

同樣是歷史科,2004 年會考就有一道題,只引用一幅諷刺歐美的漫畫(資料 F),題目問考生是否同意「西方列強正在孵化一隻新納粹小雞」分明指責傷亡慘重的二次世界大戰是西方列強咎由自取,16 年來教育局沒有為歐美人民感情受傷而發一句聲。是對彼邦人民心理素質較有信心,還是覺得不是中國人就不用擔心對方受傷了?如果是前者,筆者建議教育局的專家們,積極向其他國家學習,以加強學生的心靈強韌程度。

三、教育局課程設計一直不符學生能力?

副秘書長又十分體貼地提出高中生的能力「未達到仔細分析上半個二十世紀中日的這些複雜關係」。奇怪的是,《課程指引》中的主題甲和乙,都指明要學生分析「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如何影響中國與其他亞洲國家的關係」、「日本軍國主義對亞洲的影響」,甚至二十世紀初歐洲主要強國的關係。那即是指引高估了學生的能力,還是副秘書長本身未了解學生?另外,擔心「二十分鐘內要「就自己所知」」來分析十分為難學生,這點筆者倒同意,多年來香港公開試都一直以同樣的時間限制為難學生,應予以檢討。

四、「國民意識」還是「認同歸屬」?

《課程指引》中的「1.3 課程宗旨(e)」指出,歷史科須「培養國民意識(national consciousness)及全球公民意識,成為本地、國家乃至世界上理智及有識見的一員」。而副秘書長今天則說:「歷史教育的重要學習宗旨之一是讓學生在學習自己國家的歷史時,從民族、文化的角度,建立對民族、國家的認同感及歸屬感」。

「國民意識」是一個寬闊的概念,指對一個包括自己的民族之特性之理解,如課程指引所言,「理解是「理性」的,經得起討論、反思,容得下不同意見、不同取態;反之,認同和歸屬,是一個包含情感的結果,這點在 2012 年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反覆強調。

到底教育局今天所描畫的歷史科教育之課程目的,是前者還是後者?如果是後者,則是《指引》遺漏了,情況嚴重,大概要重新進行專業諮詢,再行修訂。

五、教育局知道評估與教學資料之分別嗎?

不過,很玄妙地,副秘書長又提及「任何歷史題目如問及不同角度或看法,所提供的資料不應偏側於一方觀點,應讓考生能從不同的角度認識和了解題目的中心」,仿佛中日關係忽然又可以有不同角度了。

筆者十分贊同這種顧及不同立場、不同詮釋的精神,亦見其符合《指引》中的訓練目標,「以公正持平、設身處地的態度,從不同的角度去審視過去與當代的事件」(1.3 課程宗旨)、「陳述和詮釋歷史的不同方式,藉以表達不同的觀點與角度」(1.4 課程目標)、「透過分析並綜合對二十世紀主要事件的不同詮釋,辨識偏頗的觀點,並在這基礎上作出合理的判斷」(1.5 學習成果)。

可是副秘書長有沒有留意,現在談的是一個閉卷考試(close-book exam),目的就是要考核學生對題目內沒有提及的資料和技巧,是否有足夠的認知。道理就像不供詞填充題,平日教學上已經學習了詞語的用法,難道考試時又必須要提供不同的詞語作選擇,才算教育局認同的評估設計?

換句話說,如果考生未能以不同的角度審視及詮釋手上的材料,即是未能達到課程目標了吧?按評核標準而言,即未能獲得分數。除非評核標準提及考生必須抱持某一立場,否則,怎麼看這個也是一個有效分辨學生能力的題目。

最後一問,局長和副秘書長其實是不是事忙搞錯了?《歷史科的課程及評估指引》和 2012 年的《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是兩份不同的文件來的喔。如果不是搞錯,話就說明白一點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