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民主派內部分歧的三個問題

2020/8/25 — 20:56

圖片素材來源:立法會 Flickr

圖片素材來源:立法會 Flickr

一位新聞界老朋友最近給我提了三個問題,他是深黃絲,和理非,長期以來和我一直有開誠佈公的交流。他的問題很有典型性,也引起我的思考,我願意在這裡作一點回應,也供大家參考。

他的問題是:一、抗爭運動不斷激進化是否好事?二、將希望寄托在美帝身上是否妥當?三、是分歧還是分裂?即使是分裂,是否需要強調並定格化?

一、抗爭運動是否不斷激進化,我不敢斷言。任何群眾運動永遠有左中右三翼,運動通常都給左翼帶著往前走,中間和右翼會起平衡作用。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互相制衡而得到健康發展,有時因內部歧見太深而分化,也是常見現象,但分化一定削弱自身力量。國民黨在李登輝末朝發生宋楚瑜出走事件,國民黨因此丟了江山。

廣告

香港當下的民主運動有沒有不斷激進化,我感覺不出來,很多市民對泛民議員反感,未必是基於激進,更多是基於對民主派議員在議會的表現不滿意,其中可能只是一些策略上或具體表現上的異見。

限於體制,民主派議員在議會沒有大作為,這是現實,但也不能因此就放棄議會鬥爭,這是大家的共識。目前的爭議,只是一年延任的問題,牽涉一些理念,更多牽涉策略,因此,不能因此就斷言運動不斷激進化。

廣告

實際上,面臨國安法,很多激進行動都無以為計,也不應該自己送頭。在什麼條件下做什麼事,以民主派整體利益為出發點,這是基本共識。

二、關於把希望寄托在美帝身上,這不是主觀願望,是客觀現實。以香港民主派的微薄力量,不可能改變中共統治香港的現實,香港人爭取成功只能基於兩點:一是中共突發善心痛改前非,自己進行政治改革,在大陸實現民主,那樣香港的民主化自然沒有問題;另外一點便是,中美對抗最終結果,嚴重削弱中共的統治力量,以至內部發生激蕩,中共像蘇共一樣自食惡果。那時大陸會經歷一個大亂世,香港就能自外於中國大陸,先行民主化,以後再與民主化的大陸和台灣成立聯邦。

二者之中,看不到前者有實現可能,只剩後者一個選項。因此,不是我們要指望美帝,而是我們在等待結果:美國贏,香港生,中共贏,香港死。既然單靠香港人的抗爭改變不了中共獨裁,而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卻正在削弱中共實力,那我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等待那個終結時刻到來。

當然,這不意味著我們要停止抗爭,坐等結果,畢竟抗爭是根本,是內因,美國的支援是外因,內外配合才能促進變化。

三、關於分裂與分歧,我承認我可能把問題看得過於嚴重了。目前當然只是去與留的分歧,還未到分裂的程度,我只是擔心雙方不斷吵下去,互不相讓,最終只有分裂一途。或未必公開宣佈分裂,但各行其是,互相拆台,給建制有可乘之機,與實質的分裂也差不多。

所以當下最要緊的是「管控分歧」(用老共的口頭禪),不要讓分歧進一步發展到分裂。首先不要吵,不要互相指責,不要妖魔化對方,不管泛民議員最終的選擇是什麼,就先互相包容,然後你如果真的很痛恨他們,那就在下一次選舉時懲罰他們。

筆者希望泛民進行一次有公信力的科學的民調,並兌現諾言,絕對服從民調結果,那樣他們會重新得到選民的擁護。

最惡劣的選擇是,泛民議員作一番假模假樣的民調,操控結果,然後又引起更大的爭議,而黃絲市民不接受他們的選擇,從此與他們離心離德。始終泛民政黨有一大批自己的擁護者,雙方互不相讓,就走向分裂。

中共港共最希望見到我們分裂,我們只能反其道而行之,盡量避免分裂。正是從這個角度出發,所以筆者一直強調,走與留都不涉重大理念分歧,也不會導致致命性的傷害,何必搞到勢不兩立?小事化大很容易,大事化小要有胸襟有智慧。

面對當前問題,應對並不困難,只要大家都「等閒視之」就可以了。最終結果留,那就繼續在議會鬥;最終結果走,就在議會外周旋。大家都放下,放下就自在了,不放下,老是端著,吵個沒完,嘥氣嘥口水,沒有建設性,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我們一笑置之,好過讓對方偷笑。

關於這個問題,筆者該講的都講完了,從此閉嘴。我也建議大家停止爭吵,靜等泛民抉擇。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最終我們能管控分歧,還是走向分裂,那也只好煮到嚟就食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