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私了升級的幾點思考 — 從民間調查到平行政府

2019/9/22 — 19:05

9 月 15 日晚上,北角一名白衣男子被指有份襲擊年輕人,他隨即被十多人圍毆,之後有急救員上前救治。(圖片授權:Kevin Che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9 月 15 日晚上,北角一名白衣男子被指有份襲擊年輕人,他隨即被十多人圍毆,之後有急救員上前救治。(圖片授權:Kevin Cheng @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文:一位中後排的廢青】

1. 為何「私了」?

踏入九月,警暴已非黑警的唯一問題。從 9 月 14 日淘大事件到 9 月 21 日黑警護送何君妖號召的清潔大隊,多少次原告變被告及選擇性執法已經證明香港法治,至少在執法方已徹底崩壞,港共政權已無法滿足保護人民基本生命財產及人身安全的正當性要求。國家和政府存在的一個基本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其人民免受不當武力的侵害,因此人民才賦予政府合法地壟斷使用武力的權力。現在港共已無法遂此任務,此時人民就有權利自衛,保護自己及他人的生命及財產安全。

廣告

2. 必也正名乎:不要說「私了」,試著說自決 [1]

語詞運用很多時候不止是作描述之用,同時也涉及評價。孟子曰: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弑君也。正是此理。

廣告

既然港共和黑警已無法保護人民,人民自衛乃出師有名,「私了」語感上與公共事務和公益對立,不是個好用語。人民自衛乃正當行使抗暴權,同時亦為保護他人並震攝暴徒令其不敢再犯。有人提議以「自決」取代「私了」,我認為可展示其正當性,當然亦可繼續討論其他用語,這點我保持開放。

3. 「自決」升級,更好觀感亦更具正當性

然而目前「組隊打波」式的自決似乎觀感上不太能被淺黃的中產專業人士接受,同時在無大台兄弟爬山下亦難有準確量刑標準。我斗膽提出一個建議,在無法依靠港共執法與自決之間尋找另一個可行方法:成立民間法庭。

一來解決觀感不佳之問題,二來亦為無標準之判刑提供更正當的標準。

我非法律専家,沒甚麼大不了的議論可發,而其實際組成方式亦可再議。但作為概念的提出者有責任作一點建議:其構成可參考現存香港法院之運作,邀請具公信力的退休法官或法律界人士擔任法官,並比照陪審團制度選出自願參加者擔任。同時有公訴方和辯護律師作公正的裁決。當然實際操作上,例如如何關押犯罪者、罰款應作何用途,是否應該用現行法律等都是難問。

4. 步步升級,反守為攻

然而法律要具有認受性,其中一點就是現時香港所缺乏的,亦是五大訴求之一,沒有普選制度。法律要具有認受性,最重要的一點是它應是我制訂並認可的,否則就是將外在限制加諸在我們身上,我們遂難以接受這套法律。

民間法庭所依之法可以是現行香港之法,但其制訂以及遂行亦難逃認受性之詰問。

因此「自決」升級不應看作單一例子,而需全面制度配合以成立平行政府。

目前運動來到樽頸位置,以往已經有民間記者會為先例以反制黑警記者會,我們亦大可將平行政府作為反制及延續運動生命力之舉,同時取得運動的主導權及議程設定,而非作被動回應。

要爭取五大訴求,最好當然是政府會全面回應。但在目前林鄭班子和中共全面拒絕的情況下,我們是否應該延伸運動推崇自發的精神,爭取五大訴求,全部由自己做起?這包括但不限於民間法庭(司法)、臨時立法會(立法)[2] 和民間自衛隊(行政執法)。

臨時立法會由全民普選產生,為其他兩權提供正當憲法基礎,是為立即普選。

民間法庭亦同時可作民間的獨立調查,為正式調查作準備。

歸根究底,一個政府之所以能存續,不能單由武力,而必定來自人民的服從。當平行政府出現,目前信用和認受性近乎零的港共必然受到強大的壓力和挑戰 [3],只要有足夠多人不服從港共而服從平行政府,港共將難以運作(例如不交稅予港共而給平行政府、尋找外國勢力承認民間政府而非港共為香港代表),而藏在港共背後中共亦必須被迫考慮讓步。

天馬行空的想像到此當然會有大量合理批評和疑問,以下我試圖挑選三個作些許回應:

一、這不是在搞大台嗎?這違反這場運動的核心原則。

過往我認為大台之所以要被拆,很大部分來自於他沒有正當性。雙學並非所有運動參與者選出來的;但民間議會的代表是由人民選出來的,他做得不好就要下台。或許我們不是完全不要大台,而是我們需要民主、向我們負責、為香港人利益而不為私利、不會出賣我們的大台。假若我們有被談判出賣的憂慮,規定議員們不得在未經授權下代表作談判即可。

甚或議會並非代議制亦無不可(當然有現實技術困難要解決)。

反過來現時的平台如連登和 Telegram 在技術上也有限制,例如非連登會員無法參與討論和正負皮投票,在成員基礎上亦難配得上外媒所言的直接民主。

二、過於「激進」,易被中共以顏色革命扣帽子,淺黃難以接受。

激進可分目的與手段,平行政府之提議其實只是將五大訴求不假他人之手實現,在大多數參與者認同下難言激進。至於手段上,往往是比較所生,假若與勇武衝擊相比,我想亦難言激進。不過筆者亦明白對於守法與穩定有極致推崇的香港中產而言,這需要時間適應,因此我才提出步步升級的方向,先從民間法庭和民間調查做起,再進到臨時立法會和民間自衛隊。至於被中共扣帽子,我只想指出不論你作何反應,只要不乎合其主旋律,你就是敵人,你就是港獨。這些指控是說給溫和派聽的,務求分化便我們割蓆。因此最有效的回應就是堅持這場運動不割蓆的精神。我們應當服從的是我們相信的價值和原則,而非他者強加在我們身上的規則;這樣才使我們成為自由人而非奴才。

三、承上,中共認定顔色革命而出動解放軍戎嚴或緊急法怎麼辦?

8 月 18 日和 8 月 31 日都盛傳是終極一戰,然而礙於美帝因素,中共明顯最後只吹不敢做,路透社亦流出林鄭的錄音透露中共的底牌是不敢動用解放軍,更何況現時正處於審議《香港人權及民主法》的關鍵時期,中共定不敢冒然亂動。

那麼萬一中共有非理性的行動決定行動?

用民間記者會手足的講法:我們會回家睡覺。

以上提議不是甚麼新鮮事,筆者只是拋出意見供大家在這個時刻認真考慮。

當然如果不現實(筆者自知相當天馬行空,實現可能性近乎零),香港人覺得目前私了以及繼續完全無大台是最好做法,我亦會同意,因為這場運動教曉了我,香港人的集體智慧,遠勝我個人愚昩的思考。香港人在過去三個月雖未勝利,亦捱得艱苦,但亦一次又一次創造了我認為不可能的奇蹟。

最後願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

願榮光歸香港。

 

[1] 楊繼昌〈不再說「私了」〉
[2] 示威者曾於 7.21 中聯辦外作提議
[3] 參考香港民意研究所調查,最新一期市民對香港政府信任淨值為 -36.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