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總辭之議 — Living in truth 的考驗時刻

2020/8/20 — 13:41

一直認為,「泛民」一詞早已變得含混,失其意義。近日有關總辭之論爭,更印證這一點。對「民主派代議士」而言,在此香港臨立會 2.0 是留是退,理應是相對簡單直接的問題,但 common sense 總是不 common。在此簡論三點,拋磚引玉。

1. 論程序

理論上,「民主派代議士」的權力來自選民民意授權。2016 年選民投票之時,斷不會預計 2020 年立法會選舉會被中港政權無理延期,也即是說,「民主派代議士」一旦決定留守於臨立會 2.0,他們的民意授權便會成疑。每當反共反暴政之時,總有「泛民」知識份子與議士頭頭是道大談社會契約論,大談民意認受之必要。現在臨立會 2.0 勢在必行,「民主派代議士」不見得有數月前舉行初選之魄力,便大談「現實利益」,大談留守之必要,這是虛偽,名不正則言不順。

廣告

2. 論形勢

從 2017 年起,反中國風已在國際間吹起。在 2019 年下半年,很多人犧牲自身後,香港終成國際社會與中國角力的風眼。中國決議延後香港立法會選舉後,「五眼聯盟」甚至發表聲明,不以為然。這是香港歷史新一頁。過去在冷戰之中,香港屬西方陣營一員,卻又與中國藕斷絲連,同時中方亦懂得與西方鬥而不破,香港始得生存空間,始能左右逢源與繁榮。現在中國不必要地擁抱民族主義意識,自絕於世,在中國治下,號稱為亞洲國際都會的香港也被迫與西方漸行漸遠。在此脈絡下,作為香港議會成員的「民主派代議士」應與誰同行,向世界展現何種香港民意,理應毫無懸念。但在 2019 年下旬,攬炒巴以及一眾香港抗爭者認為寄望中港政權無補於事,進而開拓國際線新戰場之時,「泛民」上下「上書」習近平,請求中國重啟香港政改以平息香港積累已久的民怨,從那時起,便應明白,「民主派代議士」如今希望留守於臨立會 2.0,其實早埋伏筆。

廣告

3. 論抗爭

先不論在過去四年,「泛民」在議會內投票表現如何,「Over my dead body」如何成為日常笑料,「關鍵一席」有多關鍵,退一萬步,假設「民主派代議士」留守臨立會 2.0 之由言之成理,那麼留守之後,「民主派代議士」有何抗爭路線圖?這批議士將會如何說服大眾,在一眾選項之中,此一抗爭路線圖不可或缺?當香港政府以瘟疫之由不斷擴權,扼殺香港中小企生存空間之時,「民主派代議士」或則為政府以公共衛生之名動用警權說項,或則不以司法訴訟方式為中小企爭取利益,甚至連 agenda-setting 也軟弱無力。留守臨立會 2.0 的「民主派代議士」能否成為 game-changer,自不待言。

在東歐共產極權時代,捷克前總統、作家哈維爾(Václav Havel)提出的抗爭原則,是「Living in truth」。知易行難,這是考驗時刻。

 

延伸閱讀:

  1. 「印度洋—太平洋」戰略(上):來自美日印澳的「抗中」意識
  2. 回應前星國外交官比拉哈里:為何新加坡應與香港抗爭者是理念一致的同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