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1):有假黃店又如何?

2020/1/6 — 14:5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近日,「黃色經濟圈」這概念得到各方的高度注意。從建制 / 親建制派的反應中,可以見到他們對這運動非常擔心。他們的論點,大部分都不值一哂,例如可能違反反歧視法(「黃色經濟圈」是消費者的選擇,喜歡幫趁誰就幫趁誰,去永安不去裕華就是歧視?);違反「經濟理性」對最大利益的追求(「經濟理性」追求的是「最大滿足 maximize utility」,而不是「最大經濟回報」。);一家人再沒有地方一同飲茶等等。已經有很多作者反駁了這些謬論,這裡不再重複。

不過,也有兩個懷疑「黃色經濟圈」的命題,是我還未有見到有較多討論的,一是黃絲怎樣能肯定那些是黃店?二是黃店背後一樣要從藍色經濟中得到供應。因為這兩個原因,「黃色經濟圈」最後不會成功。我這文章會討論第一個偽命運,下一篇會討論第二個。

「不能肯定那一間是黃店,所以不會成功」,背後的理論,是古典經濟學上關於「尋求最大利益」(optimization)的假設。「理性經濟」假設每一個人都想尋求最大的利益,但是這過程必須獲得所有和所要做決策有關的數據(Information on the entire problem domain),如果沒有全面的資料,就不能作出理性的選擇。(順便指出,那些將「自由市場」擺上神壇的人,卻從不會承認「資訊不平衡」這死穴。)但是,在絕大部分決策中,我們都不可能掌握所有數據資訊,所以這是否說我們的決定都是不理性的?(所以「黃色經濟圈」不可能成功?)

廣告

幸好,這問題在幾十年前,已經被赫伯特·亞歷山大·西蒙(Herbert A Simon 1916-2001)處理了。西蒙是上世紀學術界的奇才,他的貢獻橫跨政治學、經濟學、心理學、電腦學。他是 1975 年圖靈獎(Turing Price,電腦學最高榮譽,被稱為電腦學的諾貝爾獎)得主,亦是 1978 年諾貝爾經濟獎得主,是到現在唯一得過這兩個最高榮譽的學者。西蒙在經濟學上最重要的貢獻,是他的「界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理論。

「界限理性」補充了「理性經濟人」「分析性(Analytical)」決策程序的缺陷。純「分析性」的決定,是評估並計算所有數據,得出最「理想(optimal)」的選擇。這仍是現在管理科學(Management Science)的主流方法。用來處理複雜但是穩定的決策(Structured Decision),例如工廠的生產線,是有效的方法。但是如果決策中有較多不確定性和未知因素,或缺乏全部數據,這方法是不適用的。

廣告

心理學上卻有另一個常見的決策方法:「探索式(Heuristic)」的決定。這用了另一個程序:決策者首先選擇一個「可接受」的結果,然後在不同的選項中,挑選第一個達到要求的選擇。如果沒有選項可以滿足要求,就改變「可接受」的結果,再重複這步驟。這方法,掌握所有數據不是必要,在處理一般問題中更有效率。

西蒙接受了我們無法掌握所有數據這事實。他結合了心理學和古典經濟學,認為我們可以通過部分理性分析,部分探索,而達到「滿意(Satisfying)」的選擇。「界限理性」的意思,是說在我們掌握的有限數據中,我們需要使用理性分析,但是因為我們未能掌握全部數據,所以分析出來的結論未必是最理想,甚至未必準確。這時,我們再應用探索式方法,尋求滿意的選擇。「界限理性」的有效性,經過幾十年的考驗,已經被社會科學界完全接受。

對「黃色經濟圈」,西蒙「界限理性」最重要的含意,是我們不需要完全掌握所有數據,才能令這經濟圈成功運作。「貼地」的解釋:有假黃店又如何?消費者分析已有的公開資料,得出初步結論。然後再通過探索,尋求滿意的選擇。扮黃,是不能持久的,當更多數據浮現時,消費者自然會修正自己的決定,這是探索必然的結果。只要「黃色經濟圈」不是三分鐘熱度,經濟學上的「無形之手」,通過「界限理性」,會讓消費者作出滿意的選擇。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