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黃色經濟圈」的偽命題(2):黃店要從藍色經濟獲得供應,所以不會成功?

2020/1/6 — 15:0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上一篇文章,我用西蒙的「界限理性」理論,解釋了為什麼即使消費者未能掌握全部數據,不能確定那一間是黃店,「黃色經濟圈」仍然可以運作。現在,我會討論另一個命題:黃店背後一樣要從藍色經濟中得到供應,所以不會成功。

這偽命題其實只是邏輯學上的一個常見謬誤:「假兩難推理 The False Dilemma Fallacy」。「假兩難推理」是用來反對任何政策最常見的論點。一個大家今日還會時常見到的例子:政府想推行某樣反吸煙政策(加稅、禁止在公共地方吸煙、加強售賣管制等),一定有商人出來說,「無論管得幾嚴,都會有人繼續食煙,這些政策只會影響營商環境…(意思:不要阻著我賺錢)」。而這講法後面的偽命題,就是反吸煙政策,必須令到吸煙在社會中完全消失,才算成功。

其實,任何反吸煙政策,目的都不是完全消滅吸煙,而只是減低吸煙人口的比例,和煙民吸食的數量。以一個八百萬人口的城市來計,如果政策令煙民從 25% 降到 20%,就是減少了四十萬,這是非常成功的政策。

廣告

「黃色經濟圈」的目的,本來就不是要完全毀滅藍店紅店,或者建立一個和藍色/紅色經濟完全割斷的經濟制度,而是要增加親藍親紅商人的機會成本,讓他們不會那麼公開擁抱當權者的擾民政策(例如一面倒的旅遊業政策,只肥了地產商和某些行業,卻令一般人民的日常生活大受影響)。這和加煙稅或者禁止在公共地方吸煙的原理是一樣。所以「黃色經濟圈」的成敗,不在於是否可以完全不幫趁藍紅經濟,而是能否讓商人明白一面倒親藍親紅是有代價的。等於一個反吸煙政策,如果能夠令一部分煙民,從大搖大擺的在路上吸煙,改變到要留在自己房中吸,這已經是非常成功。

藍色商人利用擾民的政策來賺錢,或者吸煙者在公共地方吸煙影響到他人,他們是將自己的成本,轉移到其他人身上。「他宴客,你找數」。反吸煙政策,或者「黃色經濟圈」,只是將這些「界外效益(Externality)」回歸到應有的地方。

廣告

所以,如果一間「真心黃」食肆,廚房中還是要用東江水,甚至還是用大陸豉油,這並不是失敗。因為它已經讓那些為了做自由行生意,而不將本地客放在眼內的藍店,感覺到壓力的存在。這自然會影響這些藍店老闆以後的態度。

當然,講理論容易,到了運作的時候,問題就複雜得多。這兩日網上就有新聞,報導了一間「黃色」網購店面對的困難,包括還是需要紅色貨源。但是,同時也見到一些「黃色」食肆,日日大排長龍。這些例子的啟示,是「黃色經濟」有可能成功,卻不是「必勝」的「銀子彈(Silver Bullet)」。必然的是,某些商業會更適合做「黃色經濟」,如果在澳門,我就不信「黃色賭場」能生存下去。(這是指現在的環境,不要說以前澳門沒有大陸客,一樣養得起一間賭場。)在剛起步的情況下,有黃店遇到困難是無可避免的。

如果情況繼續下去,最有可能的結果是,有些工商業會偏黃,有些會偏藍。這就似外國,不同文化和價值觀的群體,會集中到某些行業中。例如美國演藝界(荷里活)是典型左傾的,但是機師就是右傾。(有趣的是,醫生中,外科醫生是右傾,但是家庭醫生,兒科,和心理醫生是左傾。)

用經濟學算語,「黃色經濟圈」不是一個封閉性制度,而是眾多重疊經濟系統中的其中一個。它的出現改變了這些經濟系統中的互動。這些系統的競爭和制衡,對消費者是肯定有利的。

對一般「黃絲」來說,最重要是不要跌入「假兩難推理」這陷阱,不要期待「黃色經濟圈」成為一個封閉性系統,才算是成功。只要堅持在「界限理性」中,盡量支持黃店,就可以令藍紅商人明白他們的機會成本,將他們應該承擔的「界外效應」交回給他們。

原文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