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注香港警察濫用公共衛生條例打壓和平集會

2020/4/1 — 0:05

3 月 31 日「8.31」襲擊事件七個月,大批警察於太子一帶截查在場市民。

3 月 31 日「8.31」襲擊事件七個月,大批警察於太子一帶截查在場市民。

香港政府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訂立新規例,包括禁止四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集。在推出新規例後的首個反修例示威中,香港警察利用有關規例驅散集會及示威者。

今天是 8.31 事件發生後第七個月,當日警方衝入太子站無差別攻擊市民,有市民相信或懷疑當日曾發生死亡事件,但被港府掩蓋有關消息。此後每個月的最後一日,大批市民到太子站外悼念及獻花。

下午 5 時起,警方多次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清理擺放在太子站 B1 出口的白花,更用雪糕筒及膠帶圍封該出口,阻止市民獻花。警方亦多次引用新規例,指基於公共衛生理由,要求現場市民離開,並警告在新規例下多於四人聚集在公眾地方已屬違法。晚上 8 時,根據報導,警方於太子引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截查至少十多名市民和急救員。晚上 10 時,警方一度警告現場市民「有五個人或以上聚集立即拘捕」。晚上 11 時,警方引用此條例截查急救員,並進行搜身。

廣告

我們亦觀察到,警方是次行動出動大量警力,比以往每月關於 8.31 事件的示威活動多。

民權觀察發言人王浩賢及沈偉男指出,市民有權於公眾地方就太子站 8.31 事件進行和平的悼念或紀念活動。即使警方對 8.31 事件有不同的認知和判斷,亦無權剝奪市民行駛和平集會自由及表達自由的權利。

廣告

根據終審法院的案例,政府有正面責任協助遊行集會和平有序地進行,但香港警察沒有嘗試促進今日的和平集會順利舉行,包括未有協助市在符合防疫規例的要求下進行獻花和悼念活動;並在未有分辨該些人士屬於不同群組,或多於四人以上聚集的情況下,警方使用武力驅散現場人士。濫用公共衛生條例作打壓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只會增加公眾對政府的憤怒和不信任。

註:以上提及的終審法院案例為梁國雄及其他人對香港特別行政區 (2005) 8 HKCFAR 229。集會並非於《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豁免範圍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