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 l 攝:朝雲

阿彤的心心手勢

今日下晝同張超雄去大欖女懲教所探鄒幸彤,遇上其他手足的家屬,有陳沛敏的、黃子悅的、語言治療師工會主席和副主席的;我們互相問候,互相提醒,感覺就是命運共同體。

阿彤年輕力壯,適應力強,她說在裡頭食得瞓得痾得,請大家不用擔心。她仍然十分關注社會發生的事,例如 DQ 區議員。她又勤於筆耕,以大愛精神和法律知識,將監獄裡所見所聞寫出來,希望大家關注囚權的同時,更要留意女囚友的情況。

她之前因為跟其他囚友分享郵票,觸犯監獄規則,被釘倉三日:沒有書本、沒有糖餅、沒有收音機、沒有報紙,昨日才剛剛「落山」,現在又要再進行隔離。但阿彤即是阿彤,仍然一笑置之。

對於獄政,她不無意見,例如外籍囚友在囚的第一個月,工作未有出糧,又沒有親人,所以根本沒有錢買電話卡打長途電話,無論幾思念家人,第一個月都要苦苦等待,待有糧出才能夠打電話 15 分鐘,交代自己,問候家人。

跟很多在囚手足一樣,難免有自我懷疑的時候:我坐監對大家來說有什麼意義?社會大眾怎樣看我坐監?我告訴她,她每篇文章都得到很多回應,她慷慨就義有強大的道德力量,她的一言一行都在這淵湎黑暗的世代一點光。

而她卻禁不住讚賞周冠威導演。她有讀周冠威的傳媒訪問,亦深感對方捨己為公、大無畏、反抗絕望的精神。鄒幸彤和周冠威可謂惺惺相惜,真想他們可以見面。

15 分鐘很快過,走的時候以為印一印掌印作為道別,阿彤竟然給我們一個韓國心形手勢。對,是心-心-手-勢,還要是來自鄒-幸-彤。

我今日走兩場,上晝去壁屋接家棟放學,下晝去屯門探阿彤,舟車勞頓,身水身汗,有點臭有點累,但見到這麼多手足家屬彼此關照,還有阿彤的心心手勢,就值回票價!

順帶一提,之前多次收到投訴,今日親身感受,大欖女懲教所的探訪窗格的電話通話太細聲,講的辛苦,聽的也辛苦,之前多次反映也沒有改善。平心而論,我到訪過不同監房,大欖懲教所的前線職員態度之好,位列前茅,但就是差在電話通話上面。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