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 Sam 抵不抵鬧?

2020/4/13 — 16:07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公關提供圖片)

一個具影響力的藝人,沒有就重大政治事件明確表態,抵不抵鬧?

政治表態分黃藍,到底站在那一方,很多人認為不能含糊,要分清楚。在不少黃絲眼中,名人出席撐警大會,或拍片支持明日大嶼,明幫高牆砌雞蛋,侵害公益,乃死有餘辜。就算沒明言,但行動上配合或附和當權者,緩和其政治壓力,有愚民及維穩效果,同樣抵鬧。

許冠傑搞 online concert,飛來林鄭加持,不少人視阿 Sam 是後者。他們批評阿 Sam 一直保持緘默,沒有為抗爭者仗義執言,現在搞音樂會說要替香港打氣,發放正能量,無疑和政府裡應外合,以團結和諧之名打消反抗意志。

廣告

筆者無法完全否定此可能,即使阿 Sam 今次演出的動機是幫那些被琴行解僱的員工。過去大半年,香港人受盡當權者欺壓和迫害,痛入骨髓,對公眾人物的政治品格有更高要求,不會容忍阿倫那樣和 PK 稱兄道弟。曾和阿倫一起搞演唱會,跟林鄭影過大合照,阿 Sam 自然惹人懷疑。種種蜘絲馬跡令黃絲歌迷對他產生不信任感,有人索性視他如阿倫一樣藍,大加鞭撻,都算人之常情。

筆者認為值得斟酌的是批評力度。

廣告

畢竟阿 Sam 並無像阿倫一樣明確做過核突嘢,若只因上述「環境證供」推論他是壞人,令他受到戰犯級待遇,那未免太嚴厲,有欠罪與罰相對稱的公允。這是危險的示範,若太多人有樣學樣,會變質成有文革色彩的慣性政治審查。黃色的核心價值是民主,民主崇尚多元和合情理的寬容(重大而緊急的道德爭議可特別處理),對明是非而敢言者表讚賞,但容許人保持中立或緘默,以免遠離反壓迫的初衷。

名人有社會影響力,對她/他們要求高一點無可厚非,但要注意分寸,像阿 Sam 今次那樣被動地挺林鄭,便應該疑中留情。其實從團結大多數孤立一小撮的目標來看,盡量保持開放和包容,有利於壯大自己陣營,增加(準)支持者或同情者的數目。用不合比例的力度公審人,會有送禮給對家的反效果,正中林鄭下懷。

另一個值得思量之處,是阿 Sam 的一致性。七十年代初,他唱《鐵塔凌雲》開創廣東歌的新時代,歌詞已洋溢香港為故鄉的情懷,那時一般市民仍視這個小島為暫時避難的棲身所。這種情懷延續至十多年後的《洋紫荊》,那時不少香港人正因前途問題而計劃移民,而阿 Sam 呼籲大家留下,努力守住和建設這個家。阿 Sam 的歌,無論是《半斤八兩》抑或《加價熱潮》,都是站在替打工仔出氣的角度出發,用今天尺度來看,多少有幫政府維穩的作用,讓市民發洩一下然後再捱過。但要明白,那時的政治氣氛非常保守,與今天差天共地,阿 Sam 本身亦非批判型的人,我們不能強人所難,不合理地期望他在當時走在時代之前,而且一前便前了幾十年。

至於阿 Sam 今次演出,始終如一,仍舊歌頌和諧等保守的社會價值,有批評指為過氣及不合時宜,基本上合理,但值得留意,這是阿 Sam 本身的個人風格和特質(包括人情味)所致,亦代表著社會上有相當數量的人秉持的政治價值和信仰。我們固然可以批評阿 Sam 欠政治敏感度,但今次演出源自他想幫一些和他很有淵源的朋友,順便幫香港人打打氣(事實上有很多香港人需要這種慰藉),這和林鄭立心不良地硬生生扮好人去做政治宣傳不同。他在這種情景下講一些心底話,而這些話恰巧又可以被林鄭利用,即使要批評他,充其量是批評他沒覺察政治環境和氣氛已大變,令說了幾十年的和平論調沾上親建制的色彩,做法不完美,有改善空間。

要政治偏保守的人,緊貼時代步伐,本來是一種極不容易的自我超越呢。阿旦的聲明,某程度和政府劃清界線,對主張以和為貴的人來說,其實已行前了一小步。至於怎看待和評價這一小步,便留待大家作進一步的討論了。

(利申:沒有也沒興趣看昨天許冠傑的表演,但看過大量 YouTube 上許冠傑七、八十代的演出片段,包括《鐵塔凌雲》、《浪子心聲》、《天才白痴夢》、《有酒今朝醉》、《最緊要好笑》、《做個自由人》、《滄海一聲笑》等 MV,到電影《鬼馬雙星》(預告片)、《半斤八兩》、《賣身契》、《摩登保鑣》以至《最佳拍檔》等片段。他的歌詞夾雜很多今天已失傳的廣東俚語。讀者朋友如有興趣,更可找一條八十年代初關正傑在電台節目訪問阿 Sam 的聲音片段來聽,從而了解下六十年代的大學生生活面貌。作為一個重視香港人這種身分的地球過客,是無法不從這個把廣東歌和港產片推向世界的文化 icon 身上,了解自己的過去。香港人,加油!)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