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唱歌,律師會還可以做甚麼?

2020/3/27 — 12:14

圖片素材來源:《疫境同行》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疫境同行》片段截圖

【文:彭皓昕、蔡梓蘊 (作者為年輕執業律師,同時為反送中義務律師團隊成員)】

武漢肺炎肆虐,早前口罩短缺,無論是政治組織和人物、藝人和商戶等等,都盡其所能為市民張羅口罩。專業團體和行業工會也不例外,其中律師會當然有為律師會員及社區組織提供口罩,以解他們燃眉之急。不過除了物資以外,律師會也關心市民的精神健康,律師會會長、前會長、理事和秘書長粉墨登場,與無線電視旗下的星夢娛樂聯合製作抗疫打氣歌《疫境同行》,以歌聲為市民打氣。

打氣歌沒有動用律師會的錢,律師會的理事也當然可以讓市民欣賞他們的歌聲,但律師會多數會員就難免擔心有「被代表」的感覺。唱歌打氣,是建制中人最常用來對下關心人民,對上討好政權的板斧之一,律師會高層這樣做,未免讓人有染上這種習氣的觀感。尤其本身應該中立地服務律師會的秘書處秘書長都有大合唱,做法不專業,更有損事務律師專業和獨立的嫌疑。

廣告

事務律師 - 尤其是年輕一輩,除了聽打氣歌之外,更期望律師會能夠多做一些實務,紓解業界的經濟壓力,讓大家能夠捱過這個大難關。

在疫情之下,事務律師的生計面臨兩大問題:第一,法庭一再暫停運作,大部分聆訊及申請都被逼擱置;第二,經濟不景氣,商業活動停擺,連帶法律專業服務需求也同樣大跌。律師樓收入減少,自然會開源節流。節流難免要向份屬「打工仔」的年輕律師開刀,要求他們減薪,甚至裁員。至於開源,律師會除了要求政府向律師行給予貸款,以及要求法律援助署盡快找清拖欠委任律師的費用外,它本身能夠直接做到的,就是寬免執業證書費用和法定專業彌償保險費。

廣告

專業彌償保險費不但以律師行規模,還要額外地根據其收入按比例徵費,是律師樓一筆可觀的成本。然而,專業彌償保險的資金池一直非常充裕,即使免收一年,也肯定不會增加保障風險。因此,根據法例,律師會理事會只要透過決議,寬免或減少徵費,便可以即時大大減輕律師樓的經濟壓力,避免同業減薪或裁員。

此外,當疫情持續惡化,醫學專家三番四次呼籲市民盡量不要外出聚集,有連鎖飲食集團停止晚市營業。事務律師平日要去的人多地方,除了法庭和律師樓之外,就是律師會要求的每年15小時持續進修課程。在全港大停課的情況下,這些課程已暫停開設。可是令律師們擔心的是,當疫情過去,同業們就要一窩蜂地四出「跑鐘數」。為了減輕律師們的負擔,以及避免律師們蜂擁上課的亂象出現,律師會其實可以降低,甚至豁免今年全數的進修時數。

在這段艱難時刻,律師會在對外尋求合作唱打氣歌之餘,對內其實可以憑一己之力,做實事,為律師們提供實質的幫助。否則,當律師們被減了薪,甚至裁員賦閒在家,打開電視,一見大台,就聽到律師會的領導們在唱歌,那不知感到是被打氣,還是洩氣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