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除了說謊無以自處的警察

2020/9/28 — 9:54

2020年9月6日,九龍遊行 (圖片來源:RTHK 影片截圖)

2020年9月6日,九龍遊行 (圖片來源:RTHK 影片截圖)

《警方只剩警謊》
行止無度解說難,前言後語改多番。
謊話連篇掩罪孽,作惡多端逞兇殘。
奢説忠誠唯歪誑,敢稱勇毅盡驕橫。
執法無心思枉法,不是警察是生番。

警方要重新定義記者,動機昭然若揭。無論林鄭月如何裝模作樣來掩飾,虛情假意地不吐不快,也無論政務司長如何花言巧語,看來都不會改變市民的觀感。而且警方意圖透過某種發牌的制度來搶奪對何謂媒介何謂記者的定義權,早已是露出了狐狸的尾巴。

特區政府及香警察其實是自陷於一個難以自拔的陷阱。去年意圖以不守常規的手段來盡快平息社會的不滿情緒,曾經傳出說想靠警察拉到冇人敢行出去來抗爭為止。特區政府及警方顯然完全錯估了香港人的堅持,結果抗爭活動沒完沒了,而警方的濫用暴力及胡作非為也不斷升溫。到了今天,警方只能在錯誤的道路上繼續錯下去而無法抽身,現在就連特區政府顯然也被警權挾持。

廣告

他們現在是明知要攬住死也沒有其他選擇。如果不接受獨立調查的要求,如果不同意追究責任,香港人根本就不會罷休,這件事就只會無限期糾纏下去。越糾纏下去,特區政府及警察的罪證只會越積越多,會大量透過各種新聞報道、錄影片段及相片不斷傳播。每逢重大的日子,例如7.21 或8.31,那些片段及相片便會再被大量傳播一次,令更多人可以看到,傳播的覆蓋也只會越來越大。

這一年下來,警察透過不斷說謊,意圖主導對各種濫權事件的定義及話語權,但明顯並不成功。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罪證太多,有圖有片有文,根本否定不了。對赤裸裸的事實明目張膽的講大話,改變不了公眾的觀感,還會進一步破壞警察的聲譽及公信力。至此,香港警隊可以說已經完全沒有公信力可言。但不對各種事件找個說法也難以交代。結果是謊言越講越離譜,甚至要改完再改。

廣告

這是一個繼續說謊已經再無任何效益,甚至是已經進入了負邊際效益的處境。情況就等於以為飲水可以解渴,但當連續灌了十杯水之後還要繼續灌下去,額外的那杯水不但完全沒有解渴的效果,還會令自己受不了。這正是香港警方今天的困境了。

舉例說,明明是警察粗暴地把一個孕婦推跌,所有現存能見的證據都無法推翻這個事實,但警方的說法先是變成了「有人被拉跌」,再跟着就變成了「有人跌倒」。又如警察把一個完全沒有威脅只有恐慌的 12 歲女孩飛撲壓倒地上,便變成了「形跡可疑」,故「警方以最低所需武力將其制服」。幾個星期之後,就變成了「警員有必要以最低武力將該名少女截停」,還要加上一個即時就被當事人的家人清楚推翻的謊言,「在場警員馬上安排女警安慰及照顧其需要」。

這樣的謊言能有什麼好處嗎?這些低水平的謊言,究竟對改善警察形象有何幫助?也根本不會對重塑市民的認知有任何作用。其實這種例子在過去一年已經很多次了。大家應該還記得,以腳踢膝撞去暴力傷害一個已經被制服了的人士,在警方的新聞發佈會中,就變成了「踢到黃色物體」。但這種謊言能夠逃得過高清短片的說明嗎?這樣的事不但是醜聞,不但是謊言,以後都會成為香港警務歷史上的、世界謊言歷史上的一個經典例子。

因此,警方今天意圖重新定義傳媒和記者,還會有什麼其他理由嗎?只是不能面對自己的罪證越積越多而已。警方說有記者妨礙他們工作,甚至說有記者打警察,這又是另一個經不起事實驗證的謊言。大家記得有記者打警察的案例嗎?似乎警察打記者例子才多的是。大家只見到警方不斷針對記者,打記者,甚至以暴力語言來威嚇記者。那位一哥還夠膽厚着臉皮說警察是在陽光之下執法。果真如是,為何連出示委任證或展示號碼都不敢?單是答不到這個如此基本的問題,已經說明了一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