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陰乾黨媒,守住言論自由最後陣地

2020/12/2 — 11:4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有線電視終於撕下最後的遮羞布,一夜之間解約四十員工,尤其是「新聞刺針」整個部門被摺埋,這是中共對香港新聞自由全面整肅的另一個信號。

有線大批年輕記者們向管理層討說法,李臻和許方輝兩個大男人,口窒窒連自己的理據都說不清楚,最後還要搬出一個大肚婆,以應付「大場面」。

這幾個落手落腳打壓新聞自由的「資深」新聞工作者,都有一二十年工作經驗,竟然連處理如此一單「行政」工作都沒有能力,足見他們都是無能之輩。

廣告

按理,你要經手這麼一單可能引起社會強烈反應的事件,至少應該事先有點心理準備,應該商量一個稍微見得了人的理由,考慮到員工的情緒,又要考慮政治影響,盡可能自圓其說,不能臨陣慌張,丟盡黨國顏面。

誰知這兩個大男人,神色有異,吞吞吐吐,根本是銀樣鑞槍頭,未上陣已經丟盔棄甲。

廣告

往往都是這種等貨色,本事很有限,野心又不小,在自己行業內數十年闖不出名堂,又急於上位,這種人最容易被中共用小恩小惠收買,成為中共的馬前卒。

事件發生後,有大量市民趕去取消有線的訂閱,據說有線又設置種種關卡企圖挽留。到這種地步,你估香港人是傻的嗎?你分明有既定政治立場,替中共作洗腦工作,我還要花錢訂閱你,心甘情願被你洗腦。除非我冇腦,才會上你的當。

當然,這些紅色傳媒背後都有大老闆,大老闆後面有財雄勢大的中共,中共以供給大老闆的商業利益,來交換大老闆的傳媒陣地,狼狽為奸,自以為得計。

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已經被林鄭政府剝奪大半,現在又遭遇這些紅色大老闆的侵蝕,我們言論自由的最後陣地已經所剩無幾,因此一定要集合全香港數百萬市民之力,保住言論自由最後的幾個橋頭堡,否則香港就沒有香港人說話的地方了。

要保言論自由,只有兩條路,一條是盡一切可能陰乾紅色傳媒,正如近日市民群起切割有線一樣。香港黃絲至少有四五百萬人,都是年輕力壯有消費力的社會主流,藍絲二三百萬人中,很大一部份為沒什麼消費能力的屋邨阿公阿婆,紅色傳媒的社會基礎先天很薄弱。

再加上紅色傳媒只做黨的傳聲筒,本身缺乏立論基礎,除了愛國愛黨,實在無法把牽涉香港人根本利益的基本道理講清楚,也不敢提供言論陣地讓不同思想立場的立論交鋒,因此紅色傳媒之悶,更是他們的致命傷。

為虎作倀本已不得人心,再加上黨八股洗腦,沒有吸引力,一旦真面目暴露,假相見天日,只要香港人群起杯葛,他們的生存空間更會迅速枯竭。如此,就讓這些大老闆們花巨資辦一份報紙給共產黨看,給他們自己看,給少數死忠藍絲看好了。

另外一條路就是大力支持僅存的自由紙媒和網媒(電子傳媒都死淨了吧),把我們自己的媒體撐持下去。蘋果日報已經做得很辛苦,近年來蘋果網上媒體也辦得很好,新聞報道及時又全面,是我每日吸收香港新聞的主要來源。

早前有網友告知,因為蘋果部份國際新聞報道沒有全力撐特朗普,也導致讀者退訂,我不知實際情況,不過這是很不智的。對美國總統大選即使有不同看法,也是言論自由的表現。言論自由就是容許不同意見存在,容許討論,而不是趕絕不同意見的人。需要趕絕的只是獨裁者掌控的言論陣地而已。

只要蘋果還允許支持特朗普的意見存在,蘋果就沒有脫離言論自由的規範。說得更白一點,只要蘋果仍堅持站在反共的立場,不論他是撐特朗普或撐拜登,都應該支持。

有些年輕朋友有時太偏激,好像沒有服從他們意見的就是敵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並不等於兄弟爬山都要跟著你,各自努力是大方向一致各有各走,最終由不同方向攀上山頂,那不是很好嗎?

只要不出賣自己的良知,不動搖意志去換取榮華富貴,那就是戰友。至於個別策略或認識問題上有分歧,那是不可避免的,也不能因此而自己人傷和氣。打擊民間傳媒,客觀上只是為獨裁者出一分力。

你去蘋果退訂,誰最高興?當然是中共最高興!你為發洩自己的不滿,做了中共很想你做的事,你是聰明還是愚蠢?

歸根結底,陰乾紅色傳媒,支撐自由傳媒,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保住我們言論自由的最後陣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