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控分裂國家等罪 鍾翰林今提堂 陳家駒:感謝在社運低迷期間他一直沒有放棄

2020/10/29 — 9:45

2020 年 10 月 29 日,鍾翰林由中區警署被押送至西九龍法院提堂。

2020 年 10 月 29 日,鍾翰林由中區警署被押送至西九龍法院提堂。

編按:前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日前(27日)早上在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對面的一家咖啡店遭警方國安處人員拘捕,他被指當時是要進入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疑尋求政治庇護。警方國家安全處其後正式落案控鍾翰林多項罪名,通宵在中區警署扣查,今早(29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

19 歲的鍾翰林被暫控一項港區國安法下的「分裂國家罪」、兩項「處理已知道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俗稱「洗黑錢」)及一項「串謀發布煽動性刊物」。以下為流亡海外的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撰文,感謝鍾翰林對社會運動的付出。

【文:陳家駒】

在香港要撐起一個組織並不容易,組織的過程最常見到的是滲透、出賣、爭執、失望。勝利及認同只是沉在大海的冰山山頂一小角,而獨派甚至連這一小角也小得完全感受不到。鍾翰林是我在成立獨派組織最初期時認識的一位社運人士,很可惜地當相識不久後便因為有支持統一的人士滲透而不斷在不同渠道中被分化誤會,使這社運生活圈很難建立信任。

廣告

這些日子非常難受,有時候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堅持,不知道身邊還有幾多真心有理想的人,這種滲透應該是獨派最承受最多。像我,或是其他年紀比鍾翰林大的人也差點承受不了,可以想像十九歲的鍾翰林,比我更早時期已擔起社運領袖的他定必更加難受。雖然在不同時間也有誤解,但我一直也記着一件我當初成立組織的承諾。在旺角起義的那一天,我在高登寫了一篇文章撐本民前,當中說了「本民前見住一堆差佬都無退縮,好似戰狼 300 咁向前衝散警察佈陣。淨係呢一點我永遠都唔會同本民前割蓆」。而在 2018 年年初,因為梁天琦入獄,黃台仰李東昇未能留在香港,我想走出來繼續他們一直在做的事,當中學生動源就是他們一直有支援的組織,所以在社運期間我一直也很希望看着他們成功。

活在本土派圈子裏每個人都有自己強烈的性格,就是因為不想妥協才會走到這個圈子。我們都因為這一種性格犯過錯失,輕則得罪人,重則錯失機會。但我在這一天回想起這兩年社運的生涯,其實我真的很感謝鍾翰林及學生動源的一切付出。在反送中以前,香港已沒有多少組織願意活動,即使非常努力地籌備,最終市民的反應也可能冷淡得恐怖。在我心灰意冷,不知道找任何人的時候,鍾翰林總會被我找到然後總會有合作方式。

廣告

鍾翰林明顯不是一個懂得 PR 造好自己形像的人,有很多人連他們以往做過什麼活動也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個獨派的學生組織。很多時要到人被迫害,被極權重擊的時候才留意到他。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獨派的宿命,大型媒體不願意宣傳,自己也因為怕身邊的人指責呃光環而沒辦法好好宣傳組織。但我希望今次,即使學生動源已經解散,各位要好好記着在學民思潮解散至反送中期間,這一群堅持理念的社運學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