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死因研訊】女童院福利主任承認彥霖曾遭獨囚  寫反省文章:希望未來三年的自己人見人愛

2020/8/25 — 15:17

生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的職訓局青年學院 15 歲女生陳彥霖,去年 9 月赤裸浮屍油塘海面。死因裁判法庭今日繼續研訊,傳召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女童部、社署助理社會福利主任黃燕麗作供。黃燕麗作供時透露,陳彥霖 2018 年至 2019 年曾先後 6 次入住女童院,而去年 8 月再被判入女童院,因該次涉刑事案件被單獨囚禁。黃承認,在該次長達 1 個月的住院期間,除了期間數天入住醫院,陳彥霖除女童院職員外並無機會與其他女童接觸。黃透露,陳彥霖前 5 次進入女童院均表現良好及守規矩,但去年 8 月該次入院,曾多次情緒不穩,包括曾將乳膠枕頭撕開塞落廁所,將頭撞向玻璃、將書本撕爛等,她亦曾將院舍規則撕爛,及不斷按倉內呼喚鐘及救命鐘。黃指院舍是根據法例要求,將牽涉刑事案的女童與其餘女童分開,而當時院舍內只有陳彥霖一人涉刑事案件。

黃燕麗今日作供時指,她自2018 年駐守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女童部擔任助理社會福利主任,院舍紀錄顯示,陳彥霖曾分別於 2017 年 9 月、2018 年 2 至 3 月、2018 年 4 月、2019 年 3 月,2019 年 5 月及 2019 年 8 月入住女童院,除 2019 年 8 月因涉在塘福懲教所外襲警,其餘均為法院頒布保護令。

陳彥霖 6 次入女童院以往守規 19 年 3 月再入院情緒失控

廣告

黃燕麗指,她 2018 年 2 月第一次接觸陳彥霖,她對院舍生活適應良好,形容她遵守規矩,性格開朗、「好 smart」,亦與其他女童相處良好,曾在院舍獲 A+ 的表現評分。不過,陳彥霖在 2019 年 3月第四次被判入女童院,當時陳彥霖不肯吃飯及大哭大叫,遂讓她留在單獨房,其後陳彥霖撕爛膠袋勒頸,駐院護士檢查她的傷勢,看到她的頸紅腫,隨即送她入屯門醫院。

黃燕麗指,彥霖在 3 月 13 日出院,陳母因工作忙碌未能到院接她,故由黃的兩名同事到醫院接她。黃指兩人已經捉緊彥霖的手,惟準備截的士時候,彥霖趁機逃脫,同事未能截獲。她指彥霖住院期間,曾借用其他病人電話與他人溝通,她照 X 光時候遭發現身上有一部電話。黃解釋院童未獲批准下,不可攜帶電話。

廣告

有陪審員問黃,彥霖如何私藏電話。黃指彥霖住院期間,有男生來找她,並拿了一部電話給她。當時彥霖留在急症室觀察病房,黃指探訪時段十分忙碌,護士未必能看管到,又指彥霖經常以被子遮蓋自己,懷疑她是使用電話。

認為彥霖沒有自殘傾向 只想逃出女童院

死因研訊主任曾藹琪問黃燕麗,陳彥霖 3 月情緒不穩及逃跑後,院舍有無作出任何跟進。黃燕麗則指,院舍之後在分發物資後,會立即收回女童的膠袋,並有和屯門醫院的警崗商討,要求警方日後協助院舍押送有逃跑紀錄的女童。

陳彥霖 2019 月 5 月被警方尋獲後,再度被判入女童院。黃問彥霖為何上次逃走,她稱「唔甘心被判入女童院,我表現好好㗎」。彥霖該次入住女童院 28 日,黃形容她表現正常及好乖,認為彥霖是因為不想入住女童院才傷害自己,繼而送入醫院。黃指醫院較容易逃走,認為彥霖沒有自殘傾向,只想逃出女童院。

被捕後手腳有瘀痕 院舍一度拒收

至 2019 年 8 月,陳彥霖因涉嫌在塘福懲教所襲警被再次判入女童院,黃燕麗供稱,陳彥霖 8 月 14 日被警方送到院所時手腳有瘀痕,陳彥霖稱是由手銬造成,院所遂拒絕接受她,並要求警方將其送往醫院驗傷。曾藹琪問為何院所不負責將她送往醫院,要由警方送,黃燕麗則指,因為院所當時未接收陳彥霖,「佢未係我哋嘅人。」

黃燕麗指,陳彥霖 8 月 15 日上庭後再回到院所,當時情緒不穩,時哭時笑,對於職員的指令亦有混亂,例如職員著她去三號床,她會去錯四號。根據當值職員紀錄,陳彥霖當時曾嘗試按呼叫機,但按錯救命鐘,但職員記錄沒有澄清為何認為陳彥霖當時是按錯。

黃燕麗確認,因陳彥霖 8 月入院所牽涉刑事案件,院舍須案法例將她和其餘女童分隔,因當時院舍內只有陳彥霖一人涉刑事,所以當時她為單獨囚禁。至 8 月 17 日,陳彥霖將一本院規撕爛,但情緒平靜;8 月 18 日,陳彥霖開始情緒不穩,又不停按呼叫鐘,問職員何時有飯餐供應,又用水將自己的床及地下倒濕,黃燕麗認為她的行為並不正常。

至 8 月 19 日,即陳彥霖被單獨囚禁 4 天後,黃燕麗指她的神智變得混亂,晚上開始大叫大喊,又將乳膠枕頭撕開三塊,其中一塊塞落廁所,將倉內的書撕爛,「好似灑溪錢咁」,又不斷講粗口。黃燕麗指,院所當時認為情況涉刑事毀壞,於是報警,陳彥霖見到警察後情緒更趨激動,不斷以粗口鬧人,並將頭撞向玻璃窗至少 7 次。

黃燕麗又確認,陳彥霖因塘福襲警事件返回院所後曾經驗毒,而測試結果呈陰性。

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女童部、社署助理社會福利主任黃燕麗出院後表示不想單獨囚禁 透露「好驚」及「聽到人講嘢」

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女童部、社署助理社會福利主任黃燕麗

8 月 20 日,黃收到屯門醫院通知,指彥霖可以出院,母親沒有到院接她,再次由黃的同事接她返回女童院。身穿病人服、戴手帶的彥霖經過接待處,突然不合作,她表示自己「好驚」好驚、不要自己一個人,又指「我成日聽到有人同我講嘢」、「我頭好痛」,要求返回醫院。駐院護士指彥霖有些發燒,建議她返回醫院,由社署助理社會工作主任唐穎恩陪她入院。醫院致電黃為何彥霖入院,黃指她行為不正常,醫生沒有斷症,惟給予一些藥物,彥霖於 8 月 22 日返回女童院。

彥霖其後情緒穩定,表示自己出現幻聽及幻覺,又睡得不好。她在 8 月 22 日至 9 月 12 日期間,寫了反省文章。黃形容文章正面,其中講述「未來三年的陳彥霖」,她希望自己人見人愛、完成設計課程、與家人開開心心生活。黃又引述彥霖指力克・胡哲以「生命影響生命」及克服困難,稱:「唔知係咪食咗啲藥,個人 normal 返。」

黃燕麗供稱,她負責女童適應生活問題,在 2018 年 2 月下旬首次與彥霖見面,當時她約 13 至 14 歲。她指彥霖在 2017 至 2019 年期間 6 次入住女童院,自 2018 年起,黃見過陳母 2 至 3 次,與她有幾次電話聯絡。

研訊下午繼續。

案件編號:CCDI-8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