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死因研訊】救護員稱發現屍體時已現屍斑及屍僵 化驗師:毒理檢測體內無發現藥物

2020/8/31 — 18:36

職訓局青年學院 15 歲女生陳彥霖,去年 9 月赤裸浮屍油塘海面,死因庭今午(31日)繼續研訊。當日接報到場的救護員莫橋輝供稱,去年 9 月 22 日接報後到達西灣河水警基地支援,到場後他發現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屍,屍體已出現屍斑及屍僵,估計已死亡 12 小時以上。莫確認傷者已明顯死亡後,交由警方處理。另外,負責進行毒理檢驗的化驗師康祐軒供稱,並無發現遺體裡有任何香港常見藥物或毒品痕跡。

救護員莫橋輝供稱,去年 9 月 22 日接獲通知,著他到西灣河水警基地支援。他在中午 12 時 13 分到場,發現一人全身赤裸、目測為一名女性、全身蒼白及濕透,沒有脈搏、有屍斑及屍僵。莫指死者的屍斑在臉部及耳後,身體不見屍斑。莫續指死者手腳有輕微刮損,屍僵在 12 小時以上才出現,確認明顯死亡後,交由警方處理。

莫解釋證明死亡的準則有出現屍僵、屍斑、燒焦致不能辨認、屍身腐爛及身體斷開。他指屍斑會在死亡後 2 小時後出現,惟不清楚浮屍的屍僵與其他屍體有何分別,以及身體出現屍斑跟浸在水中的關係。

廣告

死因庭傳召高級法醫科醫生藍偉文作供。藍偉文供稱,9 月22 輪班當值,他當日曾接獲警方電話,要求法醫到西灣河水警總部提供協助檢驗屍體,但他當時並無到場。藍偉文指,他當時考慮到遺體已經移送往水警總部、遺體無明顯表面傷痕、遺體已開始腐化,需要盡快送往殮房冷凍保存等一系列因素,認為即使到現場也無法提供額外資料,判斷自己無需親自到場檢驗,「香港咁多死亡個案,但法醫係有限的,唔係每個個案都會去現場。」

法醫:浮屍一般背朝上 海浪衝擊亦有可能面朝上

廣告

藍偉文指,在一般情況下,法醫親身到達發現屍體的現場,有助推論現場是否死亡現場,但如果是海上的浮屍,就算是法醫也無法判斷死者在哪個位置落水、也不知道屍體是從哪裡撈上來,因此法醫到現場勘察的作用較少。藍又指,如果水警在海上發現遺體,按一般程序都會先移送遺體到陸上。

至於屍僵及屍斑,藍偉文解釋,如果是置於陸上,遺體一般會在 3 至 4 小時後開始出現屍斑,在較低溫的水裡則出現得比較慢。藍偉文指,屍斑是紅血球沉澱在皮膚形成的色斑,地心吸力會影響屍斑出現在身體較低位置,如果遺體浮在水裡,由於四肢密度較腹腔密度高,遺體一般會背朝上、臉朝下,因此屍斑出現在臉上及胸腹的機會也較高,不過因海浪衝擊,不能完全否定屍體臉朝天的機會。

代表醫院管理局的馮國礎大律師問及,法醫是否可以透過檢驗死者血液裡所含的海藻,判斷死者在哪一個海域落海及溺水;藍偉文確認,但強調這是比較古老的法醫學方法,並指即使法醫檢驗死者血液內藻類後,仍需要去各區水域化驗校對,在香港很難做到。

政府化驗師:毒理檢測無發現藥物

政府化驗師康祐軒則供稱,去年 9 月 26 日接獲法醫提供樣本進行毒理檢驗,分析了從遺體檢取的胸腔液,膀胱沖洗液,肝臟樣本,並無發現遺體裡有任何香港常見藥物或毒品痕跡。

康祐軒指,化驗所進行的毒理測試,包括檢驗遺體有無殘餘的安非他命類、氯胺酮、大麻、鴉片類,苯二丙酮類藥物等毒品,及有無精神科藥物。康祐軒並指,即使是微量的大麻類藥物例如糖果,都可以從樣本中檢驗到死者死前 5 日有無吸食過大麻。至於彥霖曾被處方的苯二氮䓬類藥物,檢驗結果亦顯示她至少在死前兩日無服用過。

康祐軒解釋指,法醫一般會檢取死者的尿液、血液及眼球液作化驗,但由於屍體當時已開始腐化,因此按慣常做法改為抽取胸腔液,膀胱沖洗液,肝臟樣本,但這些樣本無法用以檢測藥物濃度。

發現屍體的市民供稱浮屍肚朝上 左手疊在肚上 

巿民劉賢佳(55 歲)供稱,去年 9 月 22 日約早上 10 至 11 時,與兒子出海釣魚。他期間發現「有嘢浮下浮下」,初時與該人相隔 40 至 60 米,當距離 10 米左右時,他擔心其船漿傷及該人,多次叫對方惟沒有反應,終發現是浮屍,遂報警求助。

死因裁判官問劉,能否看到死者臉朝上或下。劉指他們在離岸不足 100 米的海邊釣魚,等待警方到場時,看到死者「肚漲」向上,故以為是「阿叔」。他又指瞥了死者一眼,看到有一把長髮,左手疊在肚上。劉指附近都有幾架艇,「可能有其他人見到但無理到。」劉的兒子其後在網上看到相關討論,劉才發現為一具女性屍體。

案件明天續審,將傳召負責解剖的法醫作供。

案件編號:CCDI-8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