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死因研訊】男友作供指彥霖探監後不肯走 曾表現奇怪無故哭泣

2020/8/26 — 15:31

生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的職訓局青年學院 15 歲女生陳彥霖,去年 9 月赤裸浮屍油塘海面,事件惹來揣測,死因裁判法庭今(26 日)繼續研訊。法庭傳召現於塘福懲教所服刑、22 歲伍紹剛出庭作供。伍紹剛自稱是陳彥霖男朋友,他供稱,陳彥霖去年 8 月 12 日曾在塘福懲教所探訪他,但她當時說話問非所答,形容她當日的狀態與平常不同。伍其後從懲教職員得知,陳彥霖 12 日晚在塘福外通宵等候,至 13 日早上再探望他,期間表現奇怪,伍曾詢問她是否吸毒,彥霖否認,但承認曾吸了幾口大麻。死因研訊主任呈上二人多封書信作為證供,包括陳彥霖最後於 9 月 15 日寫的信件。

男友供述由筆友至初次見面

伍紹剛供稱,他和陳彥霖自 2019 年 2 月起成為筆友,通過書信往來溝通,初期內容主要為閒話家常,其後彥霖有在信中提及家庭及生活不愉快,包括與家人及舅父爭執令她不開心,亦有提及生父曾吸毒及入獄。至同年 7 月陳彥霖探監,二人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見面時陳彥霖提及自己在元朗兼職侍應。至第二次探監,伍紹剛形容兩人當時關係曖昧,介乎男女朋友之間。早前多名證人供稱,陳彥霖指自己有一名男友在塘福懲教所服刑,不過個案社工則指他只是筆友。伍紹剛作供時指,知道陳彥霖向伍父稱二人屬男女朋友關係,他對此不感錯愕,因為二人後期的確像男女朋友。

廣告

指彥霖信中常透露不開心 面見感覺活潑開朗

伍紹剛供稱,他和陳彥霖 19 年 2 月起成為筆友,二人互通一、兩封書信後,陳彥霖曾有數個月沒有回信,其後維持約一個星期一封,更曾每日寫一封信。伍紹剛指,彥霖曾經在信中透露不開心,但與她見面後感覺她很活潑、開朗,與信中予人的感覺不同。不過伍紹剛指出,陳彥霖幾次探訪均試過突然間哭起來,並指自己家庭生活不愉快,及舅父不和。

廣告

伍紹剛指,陳彥霖 8 月 12 日前往塘福探監,但她當日行為與第一次見面時不同,說話「甩甩咳咳」、問非所答,當時伍紹剛敦促她回家,又叫懲教職員通知父親來接走彥霖。至第二天 13 日,他從懲教署職員口中得知陳彥霖前一晚在塘福的巴士站迴旋處睡覺,彥霖獲安排當日早上第一輪再探訪,當時他再次敦促彥霖趕快回家,彥霖答應,但其後繼續留在塘福,聲稱要等候伍父再探伍紹剛。伍紹剛指,當時彥霖聲稱有話要跟他說,但見面時沒有說,表現亦奇奇怪怪。伍紹剛指,自己當時有問她是否吸毒,陳彥霖否認,但稱前幾日吸過幾口大麻。

彥霖信中曾提「smoke 大咗」 男友認為奇怪行為非受大麻影響

有陪審員指,二人的書信顯示,伍紹剛曾在信中勸彥霖不要再吸毒,彥霖其中一封信又提及自己當日「smoke 大咗」,伍紹剛確認信中有此內容,但他認為陳彥霖 8 月 13 日的舉動非受大麻影響。

伍紹剛指,自從陳彥霖 8 月 13 日在塘福外涉襲警被捕後,就沒有再探過他,但她在女童院時二人仍有書信來往。不過陳彥霖 8 月 23 日撰寫的信件,伍紹剛認為內容奇怪,「唔知佢講咩」,內容又提及「個天好灰」,但之後的信件恢復正常,並對嚇倒伍父及懲教職員表示歉意。

男友:彥霖曾談及巿民被警暴所傷「好慘」

不過伍紹剛指,陳彥霖從未向他表達過自殺念頭,但她經常在信中透露不開心,令他擔心彥霖傷害自己。伍亦有在信中勸她「開心啲」、「唔好諗咁多」。伍紹剛並指,陳彥霖從未提及自己有參與反修例運動、或幫忙派傳單,她曾於探監時談及市民被警暴所傷「好慘」,但他自己不喜歡這些話題,因此只是輕輕帶過。

伍紹剛確認,陳彥霖寫給他的最後一封信,日期為  2019 年 9 月 15 日,即她失蹤前 5 天;陳彥霖失蹤前遺漏在調景嶺港鐵站的私人物品中,包括一封伍紹剛 8 月寫給她的信件。

案件編號:CCDI-8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