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死因研訊】男友父親供稱見彥霖與反修例人士派傳單 吃飯時目光呆滯

2020/8/26 — 16:11

生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的職訓局青年學院 15 歲女生陳彥霖,去年 9 月赤裸浮屍油塘海面,事件惹來揣測,死因裁判法庭今(26 日)繼續研訊。彥霖男友父親伍錦雄供稱,彥霖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後不肯離去,伍為了「𠱁彥霖走」,稱與她到荃灣吃飯。伍到東涌看到彥霖與反修例人士派傳單,彥霖稱「我幫佢哋手」;他形容當日與彥霖一起食飯,她狀態「好似食咗毒」、目光呆滯,在餐廳與隔壁不認識的食客聊天,遇到食物售罄便發脾氣,她向伍透露食過兩啖大麻。

彥霖致電男友父親哭訴

彥霖男友父親伍錦雄(54 歲)供稱,兒子伍紹剛正在塘福懲教所服刑,他一個月探望兒子四次。他起初不認識彥霖,但兒子有介紹過彥霖是他的筆友,又將其電話號碼給彥霖。彥霖在去年 8 月上旬致電他,叫了一聲「Uncle」後失控大哭,指自己在家不開心、不想被舅父看到。伍安慰:「唔好喊,喊都解決唔到問題」。相隔一周後,彥霖再致電伍,相約一起探望伍紹剛。

廣告

彥霖探望男友後不肯離去

去年 8 月 12 日,伍原定跟彥霖到塘福懲教所,惟他當日未能去,他致電彥霖但未能接通。下午 4 時許,塘福懲教所職員致電伍,指彥霖到來探望伍紹剛後不肯離去。伍和彥霖在電話對話,伍感到她當時「忟憎」及有些大吵大鬧,其後彥霖「cut線」。伍雖不知道為何懲教所會致電給他,但仍到東涌接回彥霖,並為了「𠱁佢落返嚟」稱與她到荃灣吃飯。

廣告

塘福懲教所職員再致電伍,指彥霖在東涌港鐵站等他。死因研訊主任曾藹琪問他如何認出彥霖,伍指彥霖曾 WhatsApp 自己相片給他。伍在晚上 7 時到達東涌,因當時天色昏暗,他望了數次才從一群人中找出彥霖。當時彥霖正與反修例人士派傳單及執垃圾,伍叫了一聲「彥霖」後,她指「我幫佢哋手」,兩人其後離開東涌。

男友父指彥霖吃飯時狀態如「食咗毒」

伍駕車帶彥霖往荃灣吃飯,彥霖期間談了幾句後睡著。兩人到達餐廳後,彥霖不斷吵鬧,如食物售罄,她會發脾氣;她不停跟隔壁食客聊天,即使食客不作理會,仍不斷說話,「你哋係學生嚟㗎?我都係㗎原本。」伍遂帶她離開,準備載她到西鐵站。彥霖稱在東涌遺下東西,又不停哭泣,堅決要回到東涌,伍只好載她回東涌。伍剛停車,彥霖隨即下車,伍「嗌都唔嗌住」只好離開。伍指彥霖當日目光呆滯,狀態好似「食咗毒」,她亦表示食過兩啖大麻。

8 月 13 日中午時分,伍收到塘福懲教所電話,指彥霖探兒子後,要求等伍前來。伍初時指要上班未能去,其後再收到彥霖福利官的致電才去懲教所。伍本想送她回元朗,而彥霖母親稱外公在東涌接她,故他載彥霖到東涌港鐵站。兩人到東涌後,彥霖又跳車離開,截的士回到塘福懲教所。

伍指見過彥霖兩次,形容彥霖與他「好似好熟」。死因裁判官高偉雄詢問他,彥霖與其兒子的關係,伍說:「佢畀我嘅感覺係佢當我仔係男朋友」。兒子曾向他表示「我識咗個筆友叫彥霖,佢會嚟探我」,惟彥霖到懲教所看到兒子會叫「男朋友」,他也感到奇怪。

研訊明天繼續,將傳召警員、彥霖知專同學及港鐵職員。

案件編號:CCDI-8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