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死因研訊】社工指彥霖性格開朗不會尋死 透露失蹤期間曾任「陪酒」

2020/8/24 — 20:12

生前曾參與反修例運動的職訓局青年學院 15 歲女生陳彥霖,去年 9 月赤裸浮屍油塘海面,事件惹來揣測,死因裁判法庭今(24 日)展開研訊。負責彥霖個案的社工供稱,彥霖有次逃走一個月,沒有與家人聯絡,他們事後才知道她期間曾做「陪酒」。這次事件後,彥霖想重新開始、重拾學業。社工又提到彥霖在去年 8 月 11 日中催淚彈後,吃了一口大麻,她之後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更因襲警被扣留在警署。社工指彥霖在警署時行徑奇怪,形容她「黐咗線」,惟彥霖其後表示對於事件無印象。

陳彥霖個案社工唐穎恩

陳彥霖個案社工唐穎恩

廣告

社工稱彥霖不會了結生命

社署助理社會工作主任唐穎恩供稱,她由 2018 年開始跟進彥霖個案,指她經常不上學、不回家,使母親十分擔心,又指她曾是一宗虐兒案的受害人,惟不清楚詳情。唐在彥霖中一、二的時候認識她,指她聰明、適應力強,但社交技巧較弱,常與女生衝突。她指彥霖重視自己能力表現,腳受傷後不能跳水,感到不開心。

廣告

唐指彥霖在原校讀書不開心,升中三時轉到寄宿學校,表現優異、經常考第一。去年 3 月,彥霖再次休學,經常失蹤。唐稱彥霖經常用「唔開心」、「嗌交」等藉口而不上學,但認為她性格開朗及「火爆」,雖然在壓力環境下成長,亦不會尋死。

彥霖當陪酒後決心改過

唐續供指,彥霖在去年 3 月某天早上,她上完庭後被押回女童院,在獨立室吃飯,當時她有一個膠袋放私人物品,彥霖以膠袋笠頭企圖自殺,激動大叫「點解要困住我!」。5 至 6 天後,彥霖在押往女童院途中逃走,家人在一個月後才尋獲她。醫管局代表大律師馮國礎則問唐,彥霖會否以自殺作藉口離開女童院;唐同意,並指彥霖不是真的想了結生命。

彥霖事後才跟唐及母親表示,消失一個月期間曾任「陪酒」。唐形容彥霖回來後,整個人都不同,「佢 360 度變哂,以前唔肯讀書,依家好清晰條路點行」。彥霖曾指「陪酒」每日賺幾千元,「我隨手的士嚟的士去,我唔想過呢啲日子,想做返個正常人,唔通成世都做呢啲咩。」唐稱彥霖以前經常「落老蘭」,她表示之後不想再去蘭桂坊,決心拾回學業、充實自己,故入讀知專設計學院。

社工形容彥霖在警署「黐咗線」

去年 8 月 11 日,彥霖到尖沙咀買蛋糕,替堂姐慶祝生日,但當日中催淚彈,感到不舒服,其後她到九龍灣找朋友,吃了一口朋友給她的大麻。她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探望後不肯離去及睡在路邊,待翌日再探望。男友父親看到她,遂接走她到東涌。

唐談及彥霖在 8 月 12 日襲警後在警署的表現,形容她當晚「黐咗線」,她詢問「阿 sir 你做咩食杯麵?」,連警員都問她是否有精神病。彥霖母親當晚不保釋彥霖後離開,警方正式控告彥霖襲警,惟未能聯絡母親及外公,表示需要一名成年證人在場,唐在約晚上 12 時到達警署。

彥霖當時穿著拖鞋,她在走廊步行時指拖鞋「刮腳」,將拖鞋扔在垃圾桶,警員則叫她拾回。彥霖其後稱「斷咗片」,對事件沒有印象。唐指她在警署稱到塘福懲教所探望男友,彥霖其後重申該人不是男友,只是筆友。

唐又指彥霖從小獨立、報喜不報憂,亦十分愛錫母親,希望與母親建立一個親密關係。然而兩人性格相似、經常吵架,猶如「火星撞地球」。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問唐,彥霖有否在去年參與任何運動,唐指彥霖曾幫助學生。

外公供稱彥霖衣著與平日不同

彥霖的外公、71 歲何潤來形容彥霖「少少反叛,冇咩其他嘢」。去年 8 月中,他前往東涌接回彥霖,惟彥霖十分激動,「拉都拉唔住」要返回塘福懲教所,故他先行離去。9 月 18 日晚上,彥霖執拾房間至凌晨 5 時多,又稱有人在她耳邊不停說話。9 月 19 日凌晨,彥霖再次執拾房間,她大叫:「有人係到騷擾我、同我傾計,唔畀我瞓!」

外公最後一次見到彥霖是 19 日早上,他晨運後在車站看到彥霖,她要求外公給她100元。外公從學校閉路電視片段截圖中認出彥霖,指她平時會穿 T恤上學,不會穿吊帶衫,又曾問她:「你著呢啲衫返學?」

彥霖曾在 IG 指「食催淚彈」

彥霖的堂姐陳芷君供稱,她今年 22 歲,與彥霖年紀相距 6 年,兩人從小到大感情很好,但高中之後減少聯絡。陳在 2018 年完成學業後回到香港,兩人生日月份接近,會一同慶祝生日。陳又指彥霖會在 Instagram 開 Live,拍自己化妝、飲酒片段。

去年 8 月 11 日,彥霖在 Instagram表示自己在尖沙咀「食催淚彈」,陳詢問她的實際位置,惟彥霖沒有回覆。在 9 月 18 日,兩人曾經 WhatAapp,彥霖稱想開一個 WhatsApp 家庭群組。陳指彥霖沒有透露曾與人爭執或自殘念頭,她從彥霖母親口中得知彥霖曾經離家出走,但她沒有解釋原因。

案件明天續審,將傳召社工及醫生。

案件編號:CCDI-870/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