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雲的可愛與可恨

2020/6/24 — 11:55

圖:香港復興會 facebook

圖:香港復興會 facebook

【文:耳順】

當前香港的很多政治觀念,如「本土」、「勇武」、「香港處於中美夾縫之間」等都是由陳雲率先提出。率先並不只是說時間先後的問題,而是說陳雲能對香港問題作整體考察並形成清晰的觀念,然後自覺地為香港政治問題定性。從學術的角度看,這是很厲害的。從事學術的人都知道,對某些問題形成自己的觀念極為困難,因為我們的頭腦一般處於感性(sensible)層面,這裡我們可以對某些問題有真切的情感,但只是反應式的,要主動而客觀討論一個問題是很難的。

陳雲學問的性質是政治鬥爭,亦即中國傳統的權謀之術,其源頭在道家的黃老之術,中國近代史中以毛澤東為表表者,陳雲的特點則在將其應用到二戰後逐漸成熟的國際關係,以及大國—小國(中美—香港)關係上。他對中港政治的判斷,及其開出的鬥爭論述,例如「勇武論」、「警力封頂論」、「統一延擱論」、「一國兩制的逆向操作」等都非常精彩,有很強的理論效力。

廣告

陳雲的可愛與可恨,都是由他作為一個權謀之士這點而來。他善於鬥爭,亦局限於鬥爭。

政治實踐以每一個政治主體的覺悟為基礎,而覺悟之初在行動上難免粗糙衝動,但這是一切鬥爭的動力來源。陳雲不能欣賞政治實踐於每一個個體的內在性及其重要性,所以他不能夠與群眾同。他認為只要他當「王」,然後大家服從就可以。他只把民主當成一個外在制度來看,但他不了解民主之為「民主」的本質。

廣告

個人的政治實踐已經十分困難,何況是集體的政治實踐?陳雲就很不明白集體政治實踐的艱難與歷程。他很喜歡在歷史上講如果;其追隨者鄭松泰面對於立法會內齋坐的批評,其回應是「如果大眾期望我在議會內打交,當初就唔會放棄我們的陣營,只選擇我一個進議會」,這就在歷史上講如果,但其實歷史沒有如果。

陳雲常說「我的帖文起了作用」,為什麼?因為他看見某政治家的想法與他的想法想應;其實這並不神秘,任何真理也具有普遍性。只要認真思考和足夠的知識,任何人原則上都可以得出相同的道理。但陳雲把這一切平常的東西都陰謀化、實在化;他把真理私有化,把其他同樣獲得真理者幻想為其想法的偷竊者、模倣者。這種自大是完全虛妄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