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陶輝接受南早專訪:6.12 射催淚彈為救被困政府車輛官員  監警會報告指更早時間已發催淚彈

2020/6/11 — 20:14

陶輝

陶輝

【澄清:原文《陶輝接受南早專訪:6-12 射催淚彈為救被困政府車輛官員 惟監警會報告沒有相關紀錄》誤認有關官員被困位置為立法會停車場,惟原報道亦無指明有關下行車道位置,經再確認為陶輝所指的位置為龍和道下行車道,特此澄清】

明天(12 日)是「反送中運動」當中 6.12 事件一週年,警方在去年 6.12 下午時分於立法會一帶,以及中信大廈外發射催淚彈惹起非議,矛頭指向時任新界南總區副指揮官,現已升任為西九龍總區指揮官的助理處長陶輝。陶輝接受《南華早報》專訪時解釋,當時有幾輛汽車在下行車道被困,其中一部車載有政府官員,警方需要救出他們,發射催淚彈是「最有效的方式」,而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第一人下令用催淚彈。不過根據監警會報告,警方接到有關官員受困是下午 3 時 50 分;不過早在 4 分鐘前的 3 時 46 分,警員在撤退時已發射催淚彈。陶輝又表示,自己「不是為中國工作,不是為北京工作」,而是為港府和港人而服務,又相信自己跟同事的行為已經避免讓香港陷入更惡劣的局面。

憂慮正面交鋒致同袍受傷   決定發射催淚彈

廣告

陶輝在專訪當中表示,警方在去年 6.12 當日一直都使用胡椒噴霧驅趕示威者,但仍然無法阻擋示威人潮湧往立法會,並且在立法會外留守。之後陶輝收到通知,指多架政府車輛被困在一下行車道,警方需要設法協助他們離開。但是,陶輝評估如果防暴警察直接跟龍匯道的示威者正面交鋒,示威者就會掉磚,重演 2016 年旺角騷亂導致百多名警員受傷的事件,於是他在下午 3 時左右下令發射催淚彈。

陶輝形容,發射催淚彈的「是最有效的方式」,又指當時要竭力避免警員受傷,如果處理得不好,「就可能會造成很多警員傷亡。」當被問到會否意識到當時使用催淚彈可能會影響日後示威的進程,陶輝就表示「我注意到這一點」。陶輝說,不確定自己是否第一個下令使用催淚彈的人,但他以當日行動已經受到司法覆核為由,拒絕透露更多細節。

廣告

監警會報告只提及龍和道行車道有車被困

根據監警會報告,警方在當天下午 2 時,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指示前線警務人員,倘若受到示威者襲擊而未能守護防線,則應撤退,並且不應施放催淚彈。到下午 3 時 30 分,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向所有前線警務人員宣告現場情況為「暴動」。

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在下午 3 時 42 分發出指示,警員可以施放催淚彈達致策略性撤退。到下午 3 時 46 分至 3 時 48 分,撤退至立法會綜合大樓公眾入口的警務人員向「圓鼓底」範圍施放催淚彈。

另一方面在添華道,警方於下午 3 時 47 分在添華道近夏慤道交界施放催淚彈,當時警員亦正向政府總部入口撤退。監警會報告顯示,在下午 3 時 50 分,一隊身處龍和道及龍合街交界的警員接獲指示,前往救出被困在龍和道地下行車道的車輛及乘客。報道沒有指明有關下行車道是龍和道,後經消息人士證實,陶輝是指龍和道的下行車道。

警隊內部官方刊物《警聲》,曾在上一期指「監警會報告還警隊公道」。

「我為港人服務」

陶輝表示,自己加入警隊 32 年以來,一直清楚自己忠誠服務的對象:「我不是為中國工作,我不是為北京工作。我是為香港政府工作,所以我是為香港人服務」,並且說市民不一定要同意他們做的所有行為,「但是撫心自問,我相信我們(警隊)所做的一切,已經避免讓香港陷入更惡劣的局面。」陶輝又認為自己不是「人權侵犯者」,不過維護法紀是警察必須的工作。陶輝又稱,自己理解示威者對社會現狀感到沮喪的原因:「樓價不斷上升、社會流動性又不足、讓人感覺到自己可以為生活前進的機會愈來愈少」,「但這決不是破壞家園、襲擊別人的藉口。」

收過死亡恐嚇   已搬離碧水新村

陶輝又說,自己在去年下令發射催淚彈的消息傳開後,他的家庭以至在英國的家人都被「起底」,網上充斥大量攻擊他的留言,去年夏天更有陌生人到他西貢的寓所附近徘徊,以往亦收到政府打電話問他,是否已經簽署同意死後進行器官捐贈。甚至,陶輝亦接獲過死亡恐嚇,有見及此,他和妻子都決定讓子女留在英國,不要回港。

對於他和妻子之前居住在碧水新村牌照屋一事,陶輝重申願意配合地政總署任何要求,他和妻子亦已經搬離上址,一方面是為了守規,另一方面亦是為了規避遭受到的安全威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