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1/29 - 21:37

隧道中奔走,見希望的微光

作者網誌圖片

作者網誌圖片

快半年了,抗爭未止,希望何來?旁觀者也許不明白。

有位韓國朋友,1987 年時是大學生,參加過當時的「逆權」民主運動,上過街,受過傷;她說當時韓國人奮力一戰,因為知道有勝利希望,特別是當年漢城奧運在即,軍政府鎮壓不能太難看,要顧及形象;美國態度亦轉變,施壓要改革;而且示威者目標明確,就是一個信譽破產的全斗煥軍政府;但是今天香港人的對手強大得多,她看不到成功希望。

讀到網上有台灣人說,香港抗爭者猶如在隧道中奔跑,你見到黑暗有盡頭、前方有光明嗎?不,看不見。那為什麼仍然向前?理由很簡單,因為隧道愈來愈侷促,再不奮起,只能苟且偷生;向前奔跑,未必見到光明,但呆在原地,只有死路一條。

廣告

這條隧道當然不是一片黑暗,有璀璨粉飾、有奪目裝璜,而且豐衣足食,圈養得人滿心歡喜。隧道裏奔跑中的人,有些人累了,追不上;有些人跑得快,跌倒了;有些人滿心義憤、激動了,搗毀了繁華幻象。

林鄭月娥曾經說過,估計就有那麼二、三千個激進抗爭者,把他們全抓了,問題就解決。警察每天抓人填數,至今拘捕近六千人了;示威者武力升級了,為何保皇黨在區議會選舉中慘敗?因為政府的麻木不仁,因為警察日復一日的濫捕,因為警察肆無忌憚射催淚彈,有權在手,視人如曱甴,人們認清失控警察背後的專制黑手,成為反抗的推動力。

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說過,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動亂是被忽視者的語言。

半年來,連儂牆生滅,我們習慣了世事無常,心情每天起伏;每個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小水滴,洶湧狂濤中稍縱即逝的浪花,但點滴浪花聚在一起,可以引發海嘯。街頭戰線,中大攻防戰,眾志成城全港開花圍魏救趙;理大圍城,遊繩爬渠誓要逃出生天,勇氣與智慧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絕望之中見希望,悲痛之中可以大笑一場,無人想到,民心所向,掀動一場又一場風暴,議會戰線,保皇黨覆沒,締造不敢想像的新可能性;無人想到,香港的蝴蝶拍翼,美國人為之感動,國際戰線,美國參眾兩院近全票支持香港,特朗普心不甘情不願,被倒逼簽署法案,牽動深層暗湧。國際社會開始注視,這是大衛對歌利亞之戰,自由對抗極權的最前緣。

奔走半年,隧道遠處,似乎有一點光,也許是幻象,也許是希望的微光。香港走到了這一步,每個人已學會點起自己的風燈,只能勇敢邁步向前,前路未知,但一步一篇章,血淚凝固成歷史,將化作史詩。

捷克天鵝絨革命後的詩人總統哈維爾,大半生在抗爭,他說過:「所謂希望,並非確信事情總會有好結果,而是不論結局如何,也肯定有其價值。」

還記得,中大二號橋一役,碰到一位智者,談到抗爭策略,很多人說,這是一場戰爭,戰爭不講道德,戰爭打訊息戰,亦不管真偽。

智者說:過程塑造性格,爭取過程就是塑造自己性格的過程。

性格定型後,將不容易改變,還望每位抗爭者,控制情緒,保持冷靜,智勇相全,進退有道;他日走出隧道,煲底相見,見榮光香港,願每個人能為今天做過的事而自豪,留下感動香港的故事,創立足以為子孫景仰及承傳的價值。

 

相關文章:
TVB 直插谷底,大公文匯敬陪末席:傳媒公信力啟示
公務員,請不要辜負你的高薪厚祿
向大學擲石的人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