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蛋就是雞蛋,不是高牆

2019/11/13 — 11:5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要說雞蛋與高牆,甚至要將雞蛋說成高牆,請先看清楚村上春村先生是怎麼說的:

「請容我在這裡向你們傳達一個非常私人的訊息。這是我創作時永遠牢記在心的話語。我從未將這句話真正行諸文字或貼在牆壁,而是刻劃在我心靈深處的牆上。這句話是這樣的: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

廣告

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誰是誰非,自有他人、時間、歷史來定論。」

廣告

示威者可以被說成罪大惡極,但很抱歉,按村上春樹先生的定義,這並不能改變雞蛋就是雞蛋的事實。因為,他從來沒有用是非對錯來判斷哪方是雞蛋、哪方是高牆。即使雞蛋千錯萬錯,他也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這也就是說,說出雞蛋與高牆論的村上春樹,竟然不是以他的是非對錯來選邊站。

他不是選擇對的那一方,而是選擇雞蛋那一方。

雞蛋是甚麼呢?高牆又是甚麼呢?他說:

「轟炸機、戰車、火箭和白磷彈就是那堵高牆;而被它們壓碎、燒焦和射殺的平民則是雞蛋。這是這個比喻的其中一層涵義。

更深一層的看,我們每個人,也或多或少都是一枚雞蛋。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

手槍的槍口可以輕易緊貼的那一個胸口、子彈可以輕易射穿的那一個腹部,都是村上春樹所說的雞蛋,是可以在高牆的攻擊中被壓碎、燒焦、射殺的脆弱生命。

他所選擇的,是站在有著「獨一無二的靈魂」的那一邊,他不希望獨一無二的靈魂被體制馴化和剝奪,而這也是他寫小說的目的。他所選擇的,不是對錯,而是人性,是獨一無二、不可取替的每一個個體,是「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

這幾天,如戰場的煙火令我們淚流滿面,但在冰冷的高牆面前,我們仍然可以有溫暖:

「我們都只是一枚面對體制高牆的脆弱雞蛋。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戰勝它的唯一可能,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所能產生的溫暖。」 — 村上春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