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雞蛋高牆不是重點,警方是否瀆職才是關鍵

2019/7/3 — 16:26

遊行之後看直播,徹夜不眠。痛了、怒了、也憂了。之後,如何?

不戴頭盔。我不理解也不支持當天衝擊立法會的行動、甚至對某些衝擊人士持懷疑態度,我譴責暴力衝擊,但我只代表我自己;無論多麼不理解,我也只能尊重:衝擊人士在已知風險和後果的前提下,作出了自主的選擇並將承擔相應的責任。我不願一概而論稱衝擊者為學生、或年輕人、或市民。誰知道呢?我不是差人,無看過他們的身份證。

然而,雞蛋還是高牆不是重點。問題的關鍵在於:如果衝擊者「暴力衝擊」、破壞公物有「罪」,警方那麼長的時間内完全不作爲難道就沒有玩忽職守?

廣告

1. 警方為防止升旗禮被市民逼爆圍觀而在頭一天晚上就用水馬、鐵馬將會展中心圍了個密不透風、甚至不惜取消當日兩個展覽;卻爲何在七一大游行之前、在夏殼道基本無示威者防守時、不拆去路障、恢復交通?

2. 當中午時分立法會出現少數人意圖衝擊時、警方完全可以根據治安條例立即采取行動、防患於未然,卻為何在那麼長的時間中、袖手旁觀、甚至莫名其妙的突然撤離,保護公共財產的安全難道不是警方職責之一?

廣告

3. 盧偉聰在記者招待會上的回答,撤退是為防示威者人數眾多造成踩踏,實際上,大遊行還未起步時,直播畫面中就已經見到全副武裝的警員在玻璃門後耐心等待門被撞破,起碼有半個鐘之久。那畫面很詭異:無數的鏡頭和立法會内人數眾多、全副武裝的警員,以及圍觀的百多個人,全部好整以暇地等待著,看那幾個推著鐵架車的衝擊者、何時才能把大門撞破。

當其時,以警方速龍小隊、飛虎隊的威力,搞掂他們是分分鐘的事情,驅散圍觀人群及像封鎖金紫荊廣場一樣封鎖立法會,應該也不會費什麼周章,完全不必等到晚上九點遊行者到終點時再玩撤離、讓立法會門戶大開。

4. 警方執法時,剋制與縱容的尺度在哪裏?根據治安條例,衝擊是在大遊行開始之前就發生了,立法會的職員報警後,警方不是應該立即採取行動控制現場狀況嗎?袖手旁觀,是在維護社會治安、還是在變相鼓勵衝擊?

其實大家都明白,政府與警方某些人,是在以立法會及公共財產為籌碼,換取一次翻盤的機會、洗雪 6.12 鎮壓後被廣大市民唾棄的恥辱、並試圖影響市民觀感、拯救建制票倉。

有無數可以輕鬆拆解並控制現場情況的機會和人手,卻不作為,簡單說是瀆職、嚴重講是從犯,衝擊造成的後果,警方也難逃關係。

當警隊放棄中立性、甘願被政權當作工具來使用時,必然喪失專業性、進退失據。

拜托警隊重歸專業,恪守職業道德與操守。

同時呼籲有志之士:抗爭膠著之際,鬥的是誰先犯錯。時間會站在年輕一代這邊,但「死士」,是把你已擁有的致勝法寶、拱手相讓。無論你想做什麼,請珍惜生命、珍愛身邊的人和事、三思而行。

或許我不同意你的選擇,但我願以微薄之力、守望相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