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任前專訪.上】加國駐港領事:最憂慮港區國安法 擔心參與政治集會被起訴成趨勢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加拿大政府去年 11 月宣布讓港人移居的「救生艇計劃」,計劃今年 2 月開放後,吸引不少港人申請。加拿大駐港澳總領事南傑瑞(Jeff Nankivell) 2 月接受《立場》專訪時強調,年輕港人如因參與政治活動被控,不會因而失去移民加國的機會,「在加拿大,參與政治活動不是一項罪名。」

南傑瑞五年任期於本月(5月)屆滿。離港在即,他再度受訪,談及任內最憂慮的事件時,直言必然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形容是他抵港後,親身經歷的重大變化。

《國安法》的出現,亦令他以領事身份約見不同階層的社會人士,變得異常困難,甚至成為任期內最具挑戰的工作。

連接有和平集會參與者被定罪,包括加拿大在內的不少外國駐港領事館,皆有派員到法庭旁聽。南傑瑞談到案件,顯得略為激動。他承認,儘管法律規定下,非法集會是「非法」,「但你(律政司)如何起訴案件有酌情權(discretion)……我亦非常擔心,有人於和平集會中表達特定的個人政治立場,之後遭到起訴,將成為趨勢。」

另一邊廂,加拿大近月就新疆人權問題展示出強硬態度,除了屢發聲明批評中國外,更制裁涉事的中國官員。南傑瑞強調,加拿大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當看到人權受到侵犯時,有責任發聲及行動,讓國際間清楚看到事情的真相。」

「我們並非針對任何國家,而是針對侵害人權的問題。」(見另稿

*              *               *              *               *

「救生艇計劃」受歡迎 申請人數持續增加

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加拿大政府去年 11 月宣布讓港人移居的「救生艇計劃」(Lifeboat Scheme)。

第一輪「工作簽證申請」今年 2 月 8 日開始接受申請,香港居民只要在過去 5 年獲得加拿大學位或大專文憑,或同等海外證書,即可申請有效期最長3年的工作簽證,年齡不設上限。

南傑瑞表示,於 2 月 8 日至 28 日期間,一共收到 503 份工作簽證申請,最新數據仍有待整理,但強調申請人數持續上升,反映香港人對計劃有濃厚興趣。他又預料,待今屆大專生於暑假畢業後,這項以年青人為目標的工作簽證,申請將明顯增加。

他亦提到,領事館的移民部門近月舉行多場網上講座,上周一場的研討會更有超過 500 名參加者,反應熱烈。

另外,路透社早前引述加拿大金融監管機構數據指出,2020 年由香港銀行體系流向加拿大的資金, 高達 436 億加元(折合約 2,693 億港元),創出 2012 年紀錄以來新高。南傑瑞未有直接回應是否與移民潮有關。他認為是屬正常資金往來,但他對移民的態度一如以往地開放和支持,明言加拿大前所未有地歡迎移民到加國,並指國民明白移民將有助維持國家繁榮。

五年任期 最憂慮《港區國安法》 

自 2016 年上任,經歷「後雨傘」的年代、反修例運動爆發,到疫情肆虐。今年 2 月中,記者曾與南傑瑞進行訪問,相隔不足三個月,香港政治情況再次轉趨惡劣,47 名民主派初選人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多名參與 8.18 維園和平集會案罪成被判入獄。

記者問到 5 年間最憂心的事件。

南傑瑞不假思索就指出,是去年《港區國安法》在港實施,「國安法賦予內地的執法機關在港運作,可繞過香港政府的監督、以及超越《香港人權法》及《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限制、和《基本法》中其他的條文來港執法。」他嚴肅地說,法例提高了香港市民受到調查的可能性,增加港人送到內地受審的風險。

南傑瑞一再強調,《國安法》是他抵港後,親身經歷的最重大變化。他重申,領事館一直提醒在港加拿大國民關注《國安法》的風險。

約見社會人士 成任內最困難工作

南傑瑞提到,《國安法》下,身為駐港領事的他約見香港社會人士,原是正常不過的交流,如今卻變得相當困難;他甚至形容,成為任期內最具挑戰的工作。

47 名民主派人參與或組織初選,被控《國安法》下的「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中 15 名被告獲准保釋,惟其中 11 人遭律政司提出覆核,其中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拒絕譚文豪的保釋,提到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曾邀約他見面,足證譚文豪的影響力;法庭沒充足理由相信他不會繼續干犯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決定撤銷其保釋。

南傑瑞也提到,有社會人士會擔心與領事見面,會徒增風險,「他們(社會人士)感到敏感、不安,憂慮與領事會面會否令他們暴露於政權的風險之下。」

「那些我們以往經常見面的人,很多不是已經離開了香港,就是在囚。」但他亦補充,大部分定期接觸的人士,暫時未受影響。

(左上起)呂智恆、楊岳橋、譚文豪、施德來、吳政亨、朱凱廸、馮達浚、劉頴匡、梁晃維、伍健偉

南傑瑞言談間不免流露出憂慮,「這是我在香港不願樂見的局面,其他地方亦甚少發生類似的情況」,他認為,這無疑是損害香港作為全球樞紐(international hub)的聲譽,令人失望。

他強調,外國領事與社會各階層的人會面屬「正常不過」,又表示,歡迎其他國家的領事外交官,於加拿大約見當地的社會人士,「無論那些人(當地社會人士)是批評政府,又或批評加拿大的根本制度,我們都不會阻止(他們與外交官會面)。」

半晌不語,南傑瑞緩緩道,「外國領事的存在,並不是要為香港帶來麻煩。」他說,「我們希望香港成為一個繁榮、健康和幸福的地方。有許多加拿大公民居住在香港,他們視香港為家。」

與上次訪問一樣,南傑瑞重申,加拿大人和香港人有很深的聯繫,「我們無任何意圖,亦不願破壞香港的成功。」領事館已向港府表達關注,期望當局明白相關行動,會損害香港的聲譽。

加拿大就香港情況屢發聲明

繼《國安法》後,今年初北京出手大幅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封殺民主派參選,並表明須由「愛國者」治港。

加拿大在內的七大工業國集團(G7)隨即發聯合聲明,指中國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及對民主派「大抓捕」,損害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所享有的「高度自治」,扼殺治多元化。聲明亦提到,修改選舉制度是與《基本法》中達致普選的目標背道而馳。

南傑瑞認為,北京的舉動無疑是破壞一國兩制下,政府原本對香港人的承諾,以及香港人日後在政府機構中可表達聲音的渠道,將被大大削弱,部分人在新制度下,能否出任公職,亦是疑問。

加拿大就香港的人權情況發聲明,已不再罕見。

何俊仁、李柱銘

今年 4 月,黎智英、李柱銘等多名等民主派,因前年的 8.18 和 8.31 未經批准集結案,被重判入獄 8 到 18 個月。當時加拿大外長 Marc Garneau 發聲明,表示深切關注香港民主派人士參與和平集會被定罪,擔心和平政治表態的空間收窄,將持續侵犯香港的基本權利和自由。

會繼續派員旁聽     憂參與政治集會被起訴成趨勢 

判刑當日,庭外長長的人龍中,亦見歐盟外交官員及加拿大領事館職員的身影,等候進入法庭旁聽。南傑瑞表示,與其他歐盟成員國溝通協調後,派出職員旁聽案件,未來亦會在類似的案件中採取相同做法。

談起這宗案件時,南傑瑞顯得稍微激動,他承認儘管法律規定下,非法集會是「非法」,「但你(律政司)如何起訴案件有酌情權(discretion)……我亦非常擔心,有人於和平集會中表達特定的個人政治立場,之後遭到起訴,將成為趨勢。」

 

*              *               *              *

香港的民主人權形勢日趨嚴峻,被問到情況會否倒退如內地般,南傑瑞斷然說不,指香港無論在法治制度、互聯網的流通,以至生活模式,均與內地截然不同。

反之,他認為,「我們需要維持香港的獨特性,確保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被削弱。」

盼港人一切安好、順利

提到不少熟悉的社會人物已相繼離港,南傑瑞引述一份有關年輕人對香港未來的意見調查,「他們全部都很悲觀,這是在一個如此有潛力的社會中,甚少看到的。」

他失落地說,「這是很難過的...香港是一個很神奇(amazing)的地方,她擁有許多優勢。」

南傑瑞早在 90 年代,曾於中文大學修讀中國語言及文化學位證書,「其實我的孩子亦是在港出生。」過去 30 年間,他三度被派到加拿大駐華大使館工作。2016 年,獲委派出任駐港澳總領事,重返香港。

南傑瑞在上次訪問提到,對香港有很深的感情。他今次提起,由香港移民加拿大數十年、因病離世的建築師譚秉榮設計,坐落西九文化區的戲曲中心於 2019年初落成,令他感到份外自豪,「除了建築很美麗,它亦是一座象徵著香港和加拿大深厚連繫的地標。」

另一項他有很深感受的事,是在港的加拿大人社區將「Terry Fox Run」這項加拿大著名的癌症籌款活動在港舉行,吸引數以千計港人及加人參加。「這是一項十分加拿大的傳統活動,亦是一個很快樂的嘉年華活動。」

*              *               *              *

在港生活近 5 年,南傑瑞將於本月離港,返回加國。對於要離開這個「家」,南傑瑞也相當不捨,「我會想念香港壯觀的大自然,市區與郊野公園相距很近,在這裡,我可以隨時看到山、海」,他笑言,即使是溫哥華也難以媲美香港。

南傑瑞寄語下屆接任人,「要盡量走遍香港各個地區。」他笑說,自己經常流連於港島,遺憾未能在離開前踏足這裡的所有地方。

而讓他掛念的,還有香港人。

「這裡有很多有趣和充滿活力的人,我很喜歡香港人。」 

「我非常關心香港,以及香港人的未來,並將會繼續非常密切地關注香港,希望香港人一切安好、順利。」(I care very deeply about Hong Kong and the future of Hongkongers, and will continue to follow it very very closely, and I hope the best for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文:陳欣其
採訪:陳欣其、FG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