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徹斯特集會現場

離散確實不是請客吃飯

離散 (diaspora) 源自古希臘語,那是為了形容古希臘人通過橫渡來回地中海,而使人口四面八方擴散到整個地中海世界,成立了無數希臘城邦,使古希臘人的文明、思想和習俗,借助地中海和小船擴散到很遠。

這段古希臘文明史也被近代的科幻作品吸納,投射出人類整個族群離散到宇宙,在宇宙四處建立殖民地的基本故事。順理成章一定會發生的,就是殖民地之間會慢慢醞釀出戰爭,或者外太空殖民地與地球產生矛盾,可能是戰爭,或者兩者被置於一個剝削關係之中。例如日本動畫《鐵血的孤兒》就描述了火星人和尊貴地球圈的階級矛盾。某一群體的所有人,似乎是帶著同一個文明 DNA 各散東西,或者懷抱更高的志願航向星海,但人類不只討厭外人,也討厭「自己人」。

大分流之後,大家就慢慢互不相認,但仍能看到彼此來自同一祖源,這是令人類也很討厭的事——尊貴的東西,不只我有,連我的競爭者也有。日本、兩韓、中國都在東亞,以前也有很多聯絡,現在也不能斬斷聯繫,但內心已經開始紛紛築牆。

猶太人和二戰前的德國人也相信神,猶太教和基督教也有相當的聯繫,但歐洲的知識巫師們不能接受自己的文明被比下去,不能接受在自己的耶穌以外,有一個更遠古的雅威,更不能接受在德意志根本沒有文明的時候,猶太人已經發展出一神教的、當時極為先進的政教合一。歐洲人千百年來捕殺自視為「上帝選民」的猶太人,卻是在捕殺自己「文明的父親」。

中國地區的各種「離散」也分流出各種似乎有文明遺傳、但又有具大分別的各種群體。香港很多人來自清末甚至更早,他們在英國的殖民統治下成了「另一種中國人」。台灣有巨大的南島系人口遺產,中間有國姓爺鄭成功政權,國姓爺政權雖然複製明朝那一套,但無疑是在敵對已經掌握整個大陸和內陸亞洲的清軍,台灣人的另一種中國意識,其實在那時已經開始流露。日本帶著漢字和西洋科技接管台灣,又加進了更多的東西。至於近幾百年不斷移出中國到東南亞、歐洲、美洲的人,更形成了一個「大陸中國」以外的很多中國人群。

雖然他們都帶著某種相似的文明血脈,但不代表他們會和平共處,甚至和異族和異文化相處反而比較和平。用筷子的人和另一種用筷子人之間的戰爭,可以血腥和徹底得多——因為兩者對彼此「有一定理解」,就像歐洲人和猶太人的關係。美國人不用筷子,所以過去一百年來,對中國都是憐憫、同情、無償幫助的多,直至中國也崛起了,雙方直接爭奪世界控制權,美國恍然大悟開始有另一種想法,是非常新近和遲的事,因為他們畢竟是一個他者。

曼徹斯特早前舉行一個有關香港的遊行,事後有雜物被焚燒和破壞,組織「曼徹斯特真香港人協會」馬上強烈譴責,表示此舉會令英國人對香港人「產生壞印象及造成討厭,弄巧反拙」。詭異的是,有網友馬上發現該專頁貼出的毀壞物照片似乎眼熟,於 Google Streetview 可以看到「木製圍欄早在一年前腐爛倒塌」。

首先不去爭論有沒有破壞事件,如果有,沒人了解是甚麼人做的,也沒人了解背後的目標,如果是「外人」假扮讓你們陷入互相指責?英國人又是否會馬上視香港移民為暴徒?如果會,那麼香港人是否應轉變為侍奉另一個主人就可以解決?我們要當別人眼中的乖學生要到甚麼程度?去到自己也不是很壞,也先認了壞?對英國來說,球迷暴動司空見慣,他們對「混亂」的接受程度,我真的不知道。

這些只是香港人之間的對話:我們努力擺出西人或任何人喜歡的樣子,已經將近兩百年了,這期間有為這裡的人爭取到甚麼好事嗎?而「真香港人」的說法也是香港一貫的模式,我們會認為自己比起文明的祖源更加接近祖源,也就是以前流行的「香港擁有真中國文明」、「香港比起西方更加自由市場」等等,所以懷抱這種強烈自豪感的香港人,在面對離散前景時,必然會墮入「離散也是一種階段性勝利」的陷阱,所以自然得出的結論是:像自己一樣離開了故土的香港人更像「真正香港人」。他們也是有理據的:離開了香港,才能暢所欲言,才能深入思考,才能貢獻真正的香港(甚至只是更虛的「普世價值文明」),而繼續在香港生活的人,就等於為體制服務。慢慢的,離開香港的香港人會自認為真正香港人,而看不起被重力束縛的本地香港人。這當然是一個認知歪曲,因為香港人之間「理想上是平等」,但在未來十年二十年之間,這種一方必然優於另一方的想法必成為一方的主流。所以現在很明顯或不明顯地表達這種傾向的人,其實是將來一整個群體的先鋒。

如果回到古希臘和地中海的故事,一個足夠強大的名字才可以分化出子嗣;一個夠強大的文明,會自然孕育出自己的死敵。每一支城邦軍隊都認為自己繼承了偉大的希臘精神,但他們的敵人正是其他繼承者。這已經不是說譴責示威者、強調自己是「真香港人」這等等會否製造分化,而是我們早就進入了分化階段,因為明顯的政治收緊,製造了一波持續的移民潮,這是「訊息時代」之後第一次大型移民。否定跟自己有一樣血緣的競爭者,是生物的生存本能。海外人和本地人競相爭奪代表席位,也在彼此築牆。

想像很多年之後,如果海外港人的子女和本地港人的子女在互相戰爭,在外面殖民,在做惡霸,跟本地人聯幫結派,已不認識香港的地面情況,你才可以肯定「離散」在付出一代人血汗之後終於成功了:香港的另一部份成功在其他地方獨立了扎了根。一個成功的文明可以容納兩個完全相反的集團,很多人會在持續的競爭中變得強悍。我們只能如此相信。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