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離開香港的路,也許早已注定

2020/12/14 — 22:46

2020 年 10 月,羅冠聰在英國倫敦

2020 年 10 月,羅冠聰在英國倫敦

我們在人生各個階段,總會覺得跑得太快,或走得太慢;墮得太後,或衝得太前。

很多傳媒都曾問:到底你會否後悔流亡的決定?

難以說出口的是,也許離開香港的路,在這幾年來的政治參與上,都已經鋪好。

廣告

入過立法會又蹲過監牢 — 直至香港情勢再惡劣,不得不踏上離家的征途,好像走得太遠,或者靠得太近。

人與理想,總是在遠與近之間;距離不再是清晰的數字,是光與影不斷混合的灰暗,隨著懷疑而拉闊,隨著決志而收窄。

廣告

身處異地,我不可能眺望到獅子山掛的那塊橫額;但我與城市的脈膊和震動,只要熱血未凝,就像肌膚貼緊般感受到對方的餘溫。

這陣子追看香港的一個綜藝節目,追上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就像和各位都待在一起。熟悉的臉孔和能量,集中在一個平台 — 無論是北方海外大灑金錢哄抬製作,都不比「香港味」流露的家鄉感覺吸引。

就像做人,就像流浪他方的戰鬥,用心、刻苦、專注,以及像阿祖說的 sincere,總能走得更遠,然後要求自己再走遠一點。也許我們會迷路、會飢渴,也會去到一個不知道自己能否撐下去的位置,但至少這一趟出走,我們都無悔。

至少沒有害怕摔倒,而裹足不前。

「冒險 是我要的情節 只管去冒險 看我越走越遠」

 

#好耐無咁追一個節目了
#多謝各位俾動力我緊貼香港流行文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