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未停路未乾,再出發?

2020/5/7 — 11:50

作者提供(31August2019 | WanChai)

作者提供(31August2019 | WanChai)

那由多個近百歲老人聯合組成的組織,其實對香港人沒有甚麼太大的影響,皆因政見不同的人基本上是活在兩個不同的時空,交流對話最後會變為互相攻擊,甚麼出發、再出發、又出發、又再出發最終只會淪為空談,前特首口中聽似擲地有聲的「團結」與「重回正軌」也只不過是選舉將近下的政治考量。

作為撕裂香港的主要人物憑甚麼談團結?言行舉止不一的他最終達到的或許也是他一直討伐的攬炒。追溯歷史,這群老人最愛的就是成立這些假借社會繁榮安定為由而達成政治目的的組織,還記得「團結香港」、「保衞香港」以及意思相近,看似正面具意義的組織名稱嗎?作為親共、親建制大家庭下的一份子,他們在社會上或多或少也具有影響力,雖則大家也沒有理會過他們所謂的行動,但大概也知道他們暗地裏已有作為。

面對這陣營來勢洶洶的追擊,香港人仍不把它們放在眼內,因為大家是兩個世界的人。對方迫不及待的想毁滅異見的世界,而另一方的人又不介意自己與香港一同被摧毁。他們兩者唯一能夠溝通的位置,就是「我越受壓迫、越希望攬炒」以及「你越希望攬炒、我越會壓迫」,就這樣他們墮入了這一個無止境的循環。

廣告

誠哥加入,有人說他離棄了香港青年,哭了、很難受。又有人說他只是個商人,跟隨大隊的步伐而加入,並不意外。但,這天的焦點不在於他們父子間的加入。

作為學生,最難過的是自己校長選擇加入強權那一方與老人家一起賣港、助紂為虐、打壓自己。某些大學校長的加入,其實不叫人感到意外,因為學生們早已知道他們的本性。滕錦光在理大圍城一事上沒有現身解決問題或作中間人的角色,理大被解封後仍笑臉迎人的巡視被戰火摧殘的大學校園,說「理工大學是(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理大的學生會為校長的決定感到難過、痛心與可惜嗎?不會,他們在去年十一月時已經徹徹底底地忘記了這一個人的存在。對於一個自己不在乎的人,他的去向確實與我無關。

廣告

可是,我們看見名單上的某些名字仍是會感到可惜。

較早前,我找來了幾個中大學生作採訪。他們部分人在訪問時向我表示,自己想藉此機會向他們的校長—段崇智、段爸爸道歉,稱自己一直以來也錯怪了他。然而,他選擇了踏上無法回頭的道路,決定朝沒有目的地的方向再出發。這,的確傷透了不少暴大人的心。

恒大校長、樹仁校長向來也不會公開譴責示威者及他們的學生,前者更支持五大訴求中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及「政府應該回應雙普選訴求」。作為校長來說,他們的舉動已算是不錯,至少他們願意發聲、言論亦比較貼地。但今天,我們終於知道這一切只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

每一位希望再出發的人,可能也有不同的想法、目的與苦衷。有些人站在香港整體的角度出發、有些人不計黃藍再出發、有些人則天真相信香港在如此的社會氣氛下、可以再出發。

誠哥、段校長是為了什麼而加入?我們無人知道。他們是因為其他人都啟程了而趕上尾班車嗎?坊間暫時無人知曉。

部分的香港人只知道,他們手把手的邁步「前進」,卻忘記了站在背後的那一群年輕人。

大雨未停,
他們堅持將會再出發。

馬路未乾,
我們卻不知道該如何再次起步。

有些人則沒有帶傘,
已停留在從前、永遠不能前行。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