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雪糕車伯伯:「食完催淚彈,最啱食番條雪條」

2019/12/1 — 23:48

理工大學圍堵事件及區議會選舉之後,首個大型遊行今天舉行。由自稱「連登仔」的素人發起的一次遊行,萬計人士參加。下午三時之後,尖沙嘴一帶迫滿魚貫湧入的人群,除了個別黑衣年輕人,還有不戴口罩的中年人,和拖男帶女的父母親。發起人連登仔稱,有38萬人出席,警方指有1.6萬人。

參加者舉起五隻手指,喻意五大訴求,有人仍然激動地說:「我們在區議會選舉已經發聲,怎知政府還是沒有回應。」有人說,理大中大事件,和太多事件裡,年輕人受傷,警暴問題仍未得到回應:「獨立調查委員會到現在都沒有,林鄭用語言藝術,只說要『檢討』委員會,我們不收貨。」有人說,今日有不反對通知書,特別帶子女出來:「今天都不出來,還等甚麼時候出來?行到行不到為止。」

由酷熱多雨的夏天,行到天朗氣清的秋季,有人在牆上塗了新的塗鴉:「完未?未完!」意思是經過了這麼久,即使是區議會泛民主派大勝,也不等於運動要停止。

廣告

由於人潮太多,遊行人士從行人路溢到馬路上,警察在彌敦道一帶與遊行人士對峙,至5時許,一班速龍防暴警察忽然衝入梳士巴利公園,更制服了至少兩人。公園裡,有中年女士及男士憤怒地教訓警察:「紀律部隊?有沒有紀律的?」「你們都有子女吧?怎麼忍心這樣傷害年輕人?」

較早時,有基層阿伯伸出五隻手指,從公園的平台上俯瞰遊行的人,夾雜粗話:「怎樣也要支持年輕人,他們又不是殺人放火,這個政府都唔 X 係路既,畀幾千元(津貼)我都係咁話。」

廣告

憤氣、不忿、仇恨,香港人未能放下。今天早上,一班爸爸媽媽才搞了另一個集會,投訴警察在各區施放了太多催淚彈,至今官方數字為逾一萬枚,有中學老師投訴,自己校園裡也拾到彈殼,又不知道如何清理。有一個笑話說,好想研究一下,催淚彈發放越多的地區,是否在區選裡變天越厲害。

早前公佈了一個更嚇人的數字,在中文大學一役之中,警方當天在港九新界共使用了逾二千枚催淚彈,而當日衝突焦點於中大二號橋。

在我們這個「催淚之城」,難得今天有一個畫面笑中有淚。

下午五時,警方衝入五星級半島酒店對面的梳士巴利公園。這個公園位於尖東海旁,除了示威者還有大量遊客,一位在此擺賣的雪糕車伯伯首當其衝。

「雪糕車」對香港人來說,特別有感情,早在五十年代,由三輪電單車(機車)改裝的雪糕車,有多達三百輛,它們要拿特定的牌照才可經營,至七十年代一度停發牌照,即使後來重發,全港的雪糕車牌照數目仍有限,老人開的懷舊款亦只有十多輛,可謂是消失中的城市風景。不少人看到雪糕車就想起童年回憶。

警察開的那只催淚彈,就在雪糕車伯伯的太陽傘上降落,煙霧瀰漫之中,伯伯似乎不懂走避,有義務救護員捉他到一旁替他洗眼。十分鐘之後,我竟見到伯伯悠閒地在吃他自己售賣的雪條(冰棍),於是我走過去跟他閒聊。

抱歉是,我們一大班記者戴了防具,也給警察射了滿臉的胡椒噴霧,只能戴着防毒面罩訪問,我的話回音大,反而伯伯甚麼裝備也沒有,讓我們自慚形愧。

伯伯說,他今年近八十歲,經營雪糕車已三十年(他頻說自己「入錯行業」,覺得掙不到錢),上課日會在學校門外擺賣,周末都會在尖沙嘴一帶做生意,今天還很高興,因為人流很多,他的瓶裝水已售完,卻懵然不知道有集會,他只形容是人多:「不知道這麼多人,賣水很好生意呢。」記者反問,之前這一帶都有集會和衝突,他好像完全沒有印像。

伯伯說,他姓歐陽,今次第一次中催淚彈,他形容得很有趣:「不知道甚麼彈,只見到白煙。」他說話很有老香港味兒:「大早索到果啲煙味咋嘛。」

雖然是第一次經歷催淚彈,似乎他處變不驚:「不驚,沒有不舒服,只是眼睛澀住啫。」他好像搞不清義務救護員和記者的分別,因為兩者都穿了反光衣,還跟我說:「你的同事拉我一邊,替我洗眼,舒服了。」

一大隊防暴警察在他身旁駐紥,跟街坊路人對罵,他完全沒有半點緊張,還悠閒地從他的冰櫃裡拿出一條雪條,細口細口品嚐着雪條,我好奇問他:「吃雪條舒服一點嗎?」「是的,食雪條舒服一點,雪條有水份嘛,一邊食雪條,可以增加呼吸,又增加水份吸收。」

其實坊問對催淚彈的了解有限,雪條伯伯那種輕鬆和似乎有他的道理的解說,讓記者們哭笑不得,不知道有沒有科學根據。我只知道他吃得很慢,防暴警察在旁拿着槍戒備,示威者回罵,他都處變不驚,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

那條雪條他吃了很久,我行了一個圈回來,他又繼續小口小口地在享受,我問他為何吃得這麼慢,他解釋:「慢慢吃,拉長個時間,就呼吸暢順一點。」

我見他吃那一條口味是紅豆,又問他,為何挑選紅豆,他又有他的解釋:「紅豆味道呢,真材實料一些,至少製作也要把紅豆煲一段時間,比那些果汁味有益,所以中醫也說紅豆好,正氣呀。」

不少記者見他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跟他要買紅豆味雪條吃,好可惜,他揭開冰櫃,最後一條紅豆味雪條已經給他吃了,剩下只有兩條雜果味的雪條。記者失望地鳥獸散,阿伯也隨着日落時分拆傘子開車離開了。

原刊於作者 FB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