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需要課金的,不只是蘋果和 612 基金

2020/6/26 — 12:0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 : 厲冰雪】

運動持續到今日,「課金」已經成為了一種重要的抗爭手段,推動國際遊說,拍攝紀錄片,手足的法律援助,都需要來自民間的籌措。黎明前的夜路尚不知需要走多久,持續的課金顯然是必要的,然而當前似乎又有所欠缺。香港人,是時候調整課金模式喇!

有留意到,在五月之後有過三單關於「課金」的新聞:

廣告
  1. 香港人的五一黃金週,課金懲罰黃店;
  2. 蘋果告急,肥佬黎等众人向公眾呼籲訂閱;
  3. 612 基金告急。

相信公眾對課金的整體態度是積極的,這一點我從不會質疑。然而隨著運動的持久化,武肺對經濟/就業環境的影響,客觀上大家對課金的態度會趨向謹慎。其實,愈是此時,我們更加需要課金,不只是支持「運動的投入」,更是支持「運動的再投入」。

簡而言之,課金蘋果和立場,是支持兩者繼續堅守在報導真相的前線;眾籌國際遊說,是幫助遊說者將香港人的苦難傳遞給國際社會;懲罰黃店,除了感激良心店主之外,本身亦可以推動黃色經濟圈。以上的「課金」模式,本質上側重於直接支持某一種抗爭方式,支持這種抗爭方式的成本支出,此是為支持「運動的投入」。

廣告

然而什麼是「運動的再投入」?做任何事情的成本,除去以上提及的「顯性成本」,還有「隱性成本」。這一成本並非行為的直接成本,而是因為特定行為產生的某些特定結果而需要承擔的成本。例如抗爭者需要承擔法律方面的支出,黃店需要承擔被針對而產生的損失。這種成本並非必然存在,但顯然是值得重視的。

回歸到現實,關於「運動的再投入」,法律援助方面有 612/星火基金,懲罰黃店亦有黃色經濟圈,然而筆者希望提一提大家的,是一個更加廣泛的群體,在一個最不起眼的方面,他們需要大家幫助,

就是眾多「沒有面孔的抗爭者」,或者說每一個普通的抗爭者,他們是需要生存的。

他們可能是同我們擦肩而過的後生仔,因為抗爭,被家人趕出家門,失去工作,甚至還需要湊仔。對於他們,失去了舊有的收入模式,在當下的環境中,生存也成為了一種艱苦的戰鬥。這正是「運動的再投入」,因為站出來,他們背負了本不需要的生活成本。

大家是否有想過,一年來在最前面的,是香港的年輕人,打工仔,學生,他們不僅用自己的青春和未來為大家爭取自由與公義,更是將自己暴露在一個相當難堪的處境,被解僱,被經濟封鎖。這意味著今日的時勢之下,沒有充足的口罩,無錢開飯,M 記過夜。也許 612 基金可以保障這些他們有效應對檢控,脫罪之後呢?因無力支付學費而中斷學業?為求生去 foodpanda 做「步兵」?此處並無歧視,但請大家想想,這是我們這個社會的年輕人應得的處境嘛?他們為我們付出了如此之多,為什麼為他們淪落至此?課金這件事這麼難嘛?需要課金的,不只是蘋果和 612 基金!

以上並不是指責大家,過去一年大家都承受了很多。太多家長為仔女提供義載,飯券,住所。舊年記憶猶新的,是青衣的港版「敦克爾克」,五千家長車參與到義載的行列。然而 12 月之後,我們可以見到的,是民間援助受到了全面的壓制,義載的家長被拉,星火同蘋果的基金帳戶遭到銀行關閉,武肺令到經濟環境蕭條的同時,更是令到家長們面臨著囊中羞澀甚至失業的困境。與此同時,檢控和事業的手足在 2 月之後卻逾來愈多。我們亦才能見到,5 月 21 日的 612 基金告急。

假設面臨檢控的手足只是廣大「沒有面孔的抗爭者」的一部分,那麼 612 基金的告急更加說明,眾多手足面臨的生活困境更加嚴重,搵食艱難。連法律支援的基金都蝕底,其他援助就不用說了。筆者有留意一些民間援助的channel,然而當前看到的都是,

「飯券告急」

「陷入困境的手足無人幫手」

作為一個暫時未失業的成年人,我不禁自問:

點解?點解我哋嘅後生要淪落成咁?

為左香港,佢哋放棄左自己嘅青春同未來,而家餐飯都食唔到?

乜 L 嘢世道?

其實我沒有資格去指責大家。但援助手足這件事,並不是說「我有捐就問心無愧」,而是需要鬥黃鬥多。因為我們對手足的道德義務,並非基於互利,而是來源我們內心的良知。 捐多少才算是盡到我們的道德義務,並非基於手足付出多少等價犧牲,或是其他家長捐了多少,而是我們的良知告訴我們,後生仔正在為我們搏命,我們義不容辭需要支持他們。尤其是武肺肆虐的今日,還沒有失業的,還沒有減人工的香港人,我們理應承擔這部分壓力,沒有理由因為經濟窘迫而退縮。大家請記住,我們的錢包縮水了,對於站在最前面的年輕人,他們的錢包一早已經空了。我們付出的可能只是幾百蚊港紙,而年輕人付出的是青春。

一個月來不少人移民,申請 BNO,換美金,但絕大部分手足,是沒有 BNO 的。請問 BNO 同美金,對於他們還有意義嘛?大家換美金時留多一些港紙對於他們,卻是最直接的幫助。你走佬可以重新開始,留在這裡的年輕人呢?你換少一百美金捐給年輕人你又有多大損失?

咁多位香港人,請你哋為左班後生仔,課金。佢哋為左香港企出,點解我哋要望住佢哋失去一切?需要課金嘅,唔只係蘋果同 612。

關於課金,給大家提幾個實際的建議:

1.廢話重提

立法會選舉在即,社會亂象瞬息萬變,不變的是各位香港人,是我們的後生仔,是大家的信念。請不要只顧面對眼前困境,從而忽略了一直站在前面的年輕人。

2.請不要將支援手足的壓力轉嫁給黃店和區議員

不少黃店請人時會優先請手足,亦有區議員加入到這一行列,但是大家不可以將這部分壓力轉嫁給他們。受到現實制約(譬如運營成本等),黃店同區議員並非萬能。更加重要的,當黃店同區議員在這方面盡到責任時,我們自己的責任並不會因此豁免。不會因為別人有課金,我們就可以心安理得做一個 free-rider。

3.無大台

其實「無大台」不只在於沒有人有足夠的道德立場去領導/劫持其他人,更重要的是,「無大台」符合現實需求。樹大招風的道理大家都明,蘋果「撐學生交學費」/星火基金「樹大」,招來了帳戶關閉的「風」。大家需要學會的是,通過多渠道去提供幫助,通過黃店,通過 612 / 星火基金,通過線下活動,通過其他 channel 去做這件事。逾是分散,這些援助被無理壓制的損失逾小。

4.量力而行

放無薪假的,減薪的,凍薪的人能夠承擔的顯然是不同的。希望大家量力而行,但求問心無愧。班後生仔的付出在你心目中值多少,大家自己應當最清楚。

其實筆者本人是一個看得很開的人,再壞的結果都願意面對,但求不負今日身邊之彼此。畢竟,香港地,最重要的是人,是自由的靈魂。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

此外,香港人,一年了!你還記得梁凌杰義士嘛?還記得梓樂同彥霖嘛?還記得岳義士,堅守 Poly 的手足,面臨清算的醫護嘛?請你承擔起自己的責任!香港人,歸位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