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少年軍」離黨衛軍有多遠?

2015/1/17 — 19:10

雨傘運動後,政府認為問題在於國民教育出了問題,將加強愛國教育視為首要任務。惟不欲洗腦教育再次引起市民關注,於是奉行「只能做,不能說」的原則 。汲取12年國教科爭議的教訓,所有項目重新包裝,以擴闊視野和學術交流之名,大搞交流團和姊妹學校計劃;一直傳聞甚久的「青少年軍」,則跟近年其他愛字頭組織一樣,標榜是非官方組織,(暫時)不涉公帑,甚至在宗旨上明言「會避免與香港及其他地方的政治組織有任何聯繫」。總之,民間建軍,不涉政府開支,你們這群反對派還可以說甚麼?

說是民間建軍,實質官方色彩濃厚,試問有哪位「民間人士」有這樣的本事,可以邀得梁振英、張曉明兩大管治梯隊之首,加上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成為「名譽贊助人」?又有誰搞一個制服團體,可以在駐港解放軍軍營舉行建軍儀式?據悉這隊「青少年軍」主力招收曾參與「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的學生,這個夏令營本身就是由教育局、解放軍駐港部隊和由董趙洪娉擔任創會會長之羣力資源中心合辦。根據之前見於傳媒的一些消息,官方的劇本是先由民間開辦,運作成熟時就由官方開始資助。去年政府把對制服團體的資助提高一倍,說明政府早就留下這條伏線。民間為名,官方為實,意圖明顯不過。

有別於其他制服團體,「青少年軍」由曾參與「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的學生組成。軍事夏令營的內容則包括列隊步操、軍體拳、武器分解結合、實彈射擊、升國旗等軍事訓練,按照駐港部隊之模式設計生活紀律的15天夏令營,每年名額約260名,十年內訓練了二千多人。試想像,這支新制服團體若延續這類軍事式訓練,擴大招收人數,那會培養出怎樣的年輕人?

廣告

當然,建制派必定會說,「青少年軍」是自願參與,怎能說是「洗腦」?先不談銀彈利誘或向學校施壓,問題在於一個活動假若灌輸盲目的政治效忠、替學生建立狹隘思想,那活動是否「洗腦」,跟是否自願參與沒太大關係。而且,別忘了陳佐洱上周才訓斥教育局「正確指導」辦學團體。言猶在耳,學校會否因而受壓「交人」,值得關注。

令人憂心的是,「青少年軍」只是整個計劃的第一步。去年七月梁美芬曾提倡政府可以根據《基要服務團條例》,招攬社會人士組成有執法及拘捕權的「志願軍」對付佔中。雖然,現在看來「青少年軍」較大機會以民間機構方式成立,惟他日新軍建立至某個規模時,難保政府不會利用條例,把「青少年軍」搖身一變為自己的黨衛軍。

廣告

除此以外,「青少年軍」一事,還反映了駐港解放軍的角色轉變。駐港解放軍自回歸以來,為免觸及港人政治神經,一直保持低調,港人日常生活基本上不會見到解放軍部隊人員。然而,他們的角色在2003年後開始出現變化,因應當時政局改變,把工作重點由「取信於民」轉到「爭取民心」身上,開始舉辦軍營開放日、植樹活動、參與「毅行者」、成立欖球隊等。當然還有由2004年起,每年舉辦青少年軍事夏令營。然而,駐港解放軍謹守「只做不說」的原則,低調行事,甚少介入本港政治。據港大民意調查發現,市民對駐港部隊的滿意度評分長期處於六十分左右,徘徊於「一半半」及「幾滿意」之間。看來,這也是為何政府把統戰青年的責任,放在解放軍駐港部隊身上的原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