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山灣羈留者絕食抗議一個月 張超雄等晤入境處 斥權力過大欠透明

2020/7/28 — 23:43

(左起)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絕食人士太太Flordeliza Wong,議員張超雄以及CIC關注組成員Anna

(左起)立法會議員朱凱迪、絕食人士太太Flordeliza Wong,議員張超雄以及CIC關注組成員Anna

素有「黑獄」之稱的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下稱CIC)上月 29 日有羈留人士絕食抗議無了期羈留,至今一個月。今日(28日)入境處終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邵家臻、朱凱廸、家屬代表及 CIC 關注組進行會面,張超雄形容處方態度正面,惟未及討論所有問題,亦批評入境處權力過大,缺乏監視,羈留準則缺乏透明度,等同「無期徒刑」。

關注組:處方諾兩年後提供女醫生

CIC 目前羈留約 200 人,最長達四年,環境惡劣。絕食最高峰曾有 28 人參與,當中 15 人被羈留超過半年,更有 2 人超過 22 個月,至今有 15 人堅持絕食。

廣告

張超雄指,CIC 衛生情況有所改善,以往讓羈留人士自己由大桶中舀水,改為以水樽斟水,處方亦已購入水機。關注組成員 Anna 接獲多人投訴,中心診所僅提供必理痛紓緩疾病,惟處方僅回應不知情,不接受外來藥,又曾接獲穆斯林女性投訴,於男醫生在場下被全裸搜身,形容「不妥當」,處方表示將在下一個外判合約中提供女醫生,惟需待兩年之後。

絕食抗議持續近月,僅兩人獲釋。張超雄指,羈留人士均無香港居留權,包括釋囚、酷刑聲請者、觸犯入境條例人士,正等待遣返,或等待法律程序完成,而處方有權決定誰能獲發「行街紙」。朱凱迪批評,處方一直以來未有公開獲釋準則,「任佢up」,令羈留人士覺不公道,情況「盲摸摸」。

廣告

兩名絕食者已寫遺書

張超雄在會上首次聽聞,處方會以「Checkbox」形式,每月為羈留人士作內部檢討,敦促處方改善透明度,公開有關內容。他績指,羈留人士不知羈留原因,不知何日被釋放,如同受「無期徒刑」,精神健康嚴重受影響。他形容,現時法律下,入境處可無期限羈留,等同酷刑,「權力無限大」,又未被監察,雖然羈留人士可循司法覆核上訴入境處決策,但得直「機會好細」。他將持續關注事件。

Anna 指絕食 15 人每天接受身體檢查前會飲「超甜奶茶」,避過低血糖問題,有 3 人曾入院,更有 2 人已寫下遺書明志。CIC 職員亦曾逐個羈留人士勸喻停止絕食,朱凱廸憂心刺激堅持者的決心,「希望入境處集體溝通,唔係逐個擊破」。

絕食者之一 Harjang Singh 遭羈留兩年,太太 Flordeliza Wong 是香港永久居民,指丈夫身體虛弱,消瘦十公斤,幾乎落淚。其朋友 Happy 亦指,Harjang Singh 母親已八十多歲,只求再見兒子一面,另一友人加星亦情緒激動,萬一有人因絕食而死,「(邊個會)賠返個人畀人?」

關注組成員 Anna 表示會面時間過短,僅一小時,未能討論所有問題,將寄出一系列後續問題,待疫情後將申請定期團體探訪,持續會面溝通,並要求公開中心運作手冊。

絕食人士Harjang Singh太太Flordeliza Wong以及朋友Happy

絕食人士Harjang Singh太太Flordeliza Wong以及朋友Happ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