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建制派區選大勝的 10 點分析及一點寄語

2019/11/25 — 12:51

群眾慶祝何君堯敗選

群眾慶祝何君堯敗選

賽後檢討:

今次選舉非建制派大勝,意義非小,但整件事該怎樣理解呢?有樂觀的人興奮莫名,悲觀者則認為一次半次的勝仗並不可恃。

讓我們實事求是,逐點分析:

廣告

1. 今次選舉有濃重的公投意味,在當前的政治氣氛底下,市民的一票超越地區層面,映照當今香港黃藍兩條路線的對決。黃營大勝,自此中國政府將很難把香港人的民主運動描繪為「一小撮人」的運動,這種說詞在香港、國內、國外都不會再有說服力,香港的民心所向在國際輿論中抵定,會被視為希望追求制度變革的族群,而不像新加坡人、內地人般抗拒制度變遷。

2. 黃營大勝也增加了民主運動的生存空間,大量資源將湧入黃營。而且,一時之間多了這許多事務處幹事空缺,有黃營中人已在半開玩笑的聲言,未來恐怕連找有經驗的地區幹事和助理也不容易。但這種資源湧入有助黃營打好日後的選舉基礎,而且,大量的政治素人進入議會,也幫助非建制派年輕化和接班,有助人才培育。

廣告

3. 勝選令非建制派盡攬 117 票的特首選委會席位,配合民主派原有的 327 席,令非建制總席數到達 444 席。這一點,才是政治形勢最大丕變之處。北京再難在特首選舉中安排兩個候選人出戰,而且也必須小心處理不讓建制選委叛變,否則特首選舉就會失控,出現可能要拒絕任命當選特首的情況。

4. 這一點,可能才是北京最擔憂的問題。很難想像北京不反制民主派的擴張,例如施加更加嚴格的「DQ」安排,或是更改區議會的選舉辦法,甚至擴大區選的選區。

5. 但如果香港選民永久轉向,那幾乎所有的方法都不會徹底解決北京的問題:「DQ」只能斬首對方的政治明星,卻無法阻止素人或代理人出選;區議會若變成比例代表制,則代表非建制將恆定地獲得一定的議席,防住了泛民,但建制派也很難大勝;擴大選區也無法完全的扭轉戰果。而且,要徹底改變政治選舉規則,那就要重啟政改,那將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

6. 不過,黃藍兩營之間的得票比只是六比四,大勝是得益於單議席單票制的制度,所以事實上民意支持制度變革的幅度遠不及選舉結果所傳遞的政治訊息般震撼。在比例代表制的立法會選舉中,這個戰果是不可能被複製的,選民不應對明年選舉寄以太大期望。

7. 到底這次選舉結果反映的黃藍六四比,只會是曇花一現,還是成為一種香港政治的新局面呢?這個很難說,選民選擇非建制派顯然是對政府的一種 protest vote,但卻未必代表他們會支持街頭抗爭,或是鐵定成為民主運動的堅實支持者,但政治科學的研究也顯示,首投族的政治取向常會延續。更很可能的局面是兩種人俱有,有些人會慢慢回歸政治冷感,有些人會成為民主運動的堅定支持者,既如此,在未來選舉中,選民政治取向大抵會在六四黃金比到五五、四五比之間搖擺。

8. 但這次選舉更大的意義可能在於政黨整合的方向。以往區議會被視為非建制派無可能勝出的戰場,03 年區會選舉被視為異數,但今次這個迷思被打破得很徹底,證明只要區選出現六四票數,非建制完全可以摧毀對手。那到底以往區選的頹勢和泛民政黨的頹唐,何者為因?何者為果?非建制派日後可能更加有動力在區選爭奪議席。

9. 在 04 年的區議會選舉之後,泛民被普遍批評取得議席後不思努力,慢慢失卻優勢。歷史明乎此,新當選者應明白天理循環不爽,當選後不努力工作,令街坊見不到成果,政治就會鐘擺。而建制派雖然敗選,但背後的國家機器仍能提供巨大的資源讓他們從頭趕上。如果非建制派一勝而驕,那幾可肯定未來形勢會再逆轉。

10. 非建制當選人取得區議會控制權後,到底要如何運用這個權力?如何協調主席、副主席等的位置?在來年的立法會選舉當中,如何協調或互選出區議會(第一)界別的議員?這次取得區議會的全面控制權,也是非建制派學懂如何協調或初選的良機。這種機制並不很存在於非建制派當中,就算有,也不很有效。而非建制派又不如建制陣營般由中聯辦統一指揮,所以常常出現互鬥局面。如果,非建制派能夠透過區議會這個平台慢慢建立出一種初乎初選的統合戰線機制,將是一大斬獲。

11. 你們任重道遠,我建議當選人立即開始工作,不要浪費天賜良機。也要記著初心。願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也願榮光歸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