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建制派未來還有得玩?

2021/3/20 — 16:06

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網絡影片截圖)

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網絡影片截圖)

自從北京又再直接出手,決定改變香港選舉的遊戲規則之後,整個政治生態亦因此而出現巨變。明眼人都看到,非建制派所面對的形勢,可謂十分不妙。在此情況之下,非建制派還有無得玩呢?有得玩的話,他們還有多少空間玩呢?他們是否應該選擇不玩呢?如果選擇玩,又應該怎麼玩呢?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先說有冇得玩的問題,不論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還是副主任張曉明都曾表示,北京今次出手,並不是要搞「清一色」,張曉明甚至講過,「反對派中,特別是泛民中,也有愛國者,仍然可以依法參選、依法當選」。換言之,北京雖然可能會不讓某些非建制派選,但不會對趕盡殺絕,依然會讓部分人入閘和當選。

至於這樣做的原因,有人可能認為,北京有着外交上的考慮,所以需要把部分非建制派保留在議會之內,充當政治花瓶。然而,大家從北京對港的接連出招,以及之前中方在中美會談當中的表現,已看到北京把香港事務不受外來干預,跟能否維持國家獨立自主劃上等號。換言之,北京若果真是要來硬的話,即使面對着外交壓力和孤立,他們也會堅持做下去。

廣告

如此一來,北京容許部分非建制派留在議會之內,便不是純粹希望他們充當「政治花瓶」,而是期望他們能夠發揮「民主監督」的功能,制衡建制派以及地產黨。畢竟,縱觀中國歷朝歷代,中央除了擔心分離主義和民變之外,最防範的便是地方出現山頭主義。與此同時,所謂建制派的能力如何,他們當中是否有人跟地產黨眉來眼去,甚至已經淪為財閥鷹犬,北京應該早已心中有數。

這一點,我們循夏寶龍談「愛國者治港」的講話當中,強調肩負重要管治責任者要達四點要求,以及體制內學者田飛龍直言北京決心打造的不是「忠誠廢物」,已能看出其倪端。因此從北京的角度而言,非建制派若能被吸收為「忠誠反對派」,便可以發揮諫官和督軍的功能,比起派什麼中紀委、監察委來港更加有效。

廣告

換言之,非建制派在北京更改選舉規則之後,若真是像他們說的「好X鍾意香港」,便不應思考去不去玩,而是應該想想怎樣玩,才能既不觸碰紅線,又能為港人謀取最多利益,然後再讓北京放心,重啟政改推動普選。用大陸的政治術語,便是「保存有生力量」、以及怎樣打「擦邊球」的問題。

另一方面,人大決定雖然已經出爐,但只是提出一些梗概的原則,細節上如何修改,則是尚要留待人大常委正式修法時才決定。在此情況之下,非建制派又是否能夠在人大現有決定的框架之下,提出一個改動最少、民主程度最高的建議呢?

有人或者會說,北京在出手的一刻,怎樣更改已有腹稿,但是決定既然未把細節說死,即是應該還有走盞位。在此情況之下,你不嘗試爭取一下,又怎知一定更改不了?你曾經爭取過,失敗也能對支持者有個交代,因為覺得對方不接納,於是連建議都不提,這樣便實在太過自暴自棄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