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大灣區計劃 香港人只有兩個選擇

2019/2/21 — 16:12

20190221 大灣區宣講會

20190221 大灣區宣講會

看了那麼久大灣區的東西,我才理出了一個大概來。也不確定是否正確。

我看得出他整個思維, 是「分工」。為甚麼要分工?分工是為了大家不要做同樣的事情。

首先我們都知道, 東方文化的基礎, 就是大家做同樣的事情。有一個網上圖寫過了,如果是猶太人的經濟發展,若薯條好賣, 就會有人做茄汁, 最後第三個人賣可樂, 而東方文化則是所有人都在做薯條。

廣告

而大灣區計劃, 他本來的動機, 應該就是這個「薯條論」, 有沒有聽過之前一堆混亂的新聞, 講深圳又好, 廣州又好, 上海又好, 要做取代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 大家都看得出金融是賺錢的, 所以大家都想做。

但這世界任何東西大家都做就會頂爛市, 結果想要發展國際金融中心, 其實除了香港之外誰都不可能做得出來, 那意味著, 一切嘗試都只會製造互相攻擊的矛盾, 失敗的人則會白費精力。

廣告

所以才有了「規劃」這個概念, 規劃是甚麼? 規劃就是一種強制的分工。

這才產生了「大灣區」, 他把香港, 澳門在內的珠三角, 用規劃的方式, 去強制各地的分工。 所以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 而廣州和深圳就永遠不用想。 所以深圳是創新科研中心, 香港和廣州就不用想了。

我認為, 大灣區是為了防止互相頂爛市而存在的。

這個區域所有國際金融生意都是香港的, 所有創新科研都是深圳的, 這就是大灣區的真面目。 說白了, 你們這個珠三角的人要搞金融, 請你全部去香港搞。 要搞科研的港青, 最好你不要搞港獨, 因為你科研的工作會主要在深圳。 你深圳不要搞國際金融, 你不配, 你香港不要搞科研, 你們香港人就是炒賣造殼供樓動物, 人類的真理關你們甚麼事?

當然有些是很勉強的, 例如「奇撚怪怪」的澳門, 因為想不到該做甚麼, 總不能說大灣區洗黑錢中心吧? 所以就說是旅遊勝地, 硬加了個「葡語國家交流區」的說法, 反正想破頭才想出來也不知道有甚麼用, 可能要變大灣區森巴舞之都? 或者是大灣區阿馬遜森林?

用軍隊來比喻, 就像陸軍和海軍, 本來都有自己的戰鬥機, 海軍有戰機隊, 陸軍也有運輸船, 但是在軍制改革後, 所有船給了海軍, 所有陸戰裝備給了陸軍, 而空軍則獨立成軍。

但說是簡單, 做有兩個難度。

第一個難度可解決的, 也是他們正在和實際做的事情, 就是「去除障礙」, 甚麼叫去除障礙? 就是物理, 文化和制度上妨礙這種分工發生的東西。

第一就是交通, 而做法就是將所有交通, 集中在珠三角的中間, 所以才會有高鐵和港珠澳, 香港的交通建設全部都會在西面。 他的目標就是令這個區域的交通速度盡可能變快, 量也要變大。

然後就是機能, 大灣區畢竟大部份是中國, 他們有制度上的缺憾, 所以機能上不完善。 透過讓香港的學校, 醫療等東西設置殖民地, 去填補這些機能的不完善。 但實際上香港的制度與意識形態, 對中國非常的危險, 所以他們也要同時盡可能的把香港打至半殘, 免得太有害。

第三自然是進一步拆除進入香港的屏障, 香港對大灣區的確是非常重要的, 國際金融, 醫療, 教育(主要是指認受性)等都難以取代, 就像有姿色的美女, 不過被迫當了慰安婦而已。

可是大灣區卻有一個嚴重的先天缺點, 那就是第二個難度, 「分贓」問題, 這個就很難解決了。 甚麼是分贓問題? 簡單來說, 大灣區的分工, 是因為大家不要爭, 我跟你分工, 我是吃飯專家, 所以我會負責吃飯, 你是洗廁所專家, 所以你去洗廁所。 每個地區被分配的任務和產業, 是否真的那麼平等和理想? 當初大家都想做同一塊餅, 自然是因為某塊餅, 特別有利可圖。

這些角色分配, 看似理想, 實際上, 當利益真的來到的時候, 人還是會逐利而走。 該爭的還是會爭。 利益集團將會爭奪這個區域中最有盈利的部份, 他們的政治經濟權力。 有了大灣區之後, 沒有誰再需要「取代」誰, 這個遊戲規則下, 你吟遊詩人就是吟遊詩人, 沒有廣州發展國際金融取代香港的道理, 在這規劃下不可能。

最大的餅是甚麼呢? 香港, 以致大灣區最賺錢的東西是甚麼呢? 我想大家都明白, 就是香港的金融。 而想要掌握這利益的人, 就必須掌握香港的政治力量。 在這麼濃厚的利基下, 所以香港的政治將會全面崩潰, 這是指日可待。

在這樣的環境下, 香港人只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直接無視大灣區, 在香港以外發展你的事業。 否則, 你選擇留在香港發展, 你就必然會被政治捲入。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