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更強者,人會轉而欺負更弱者

2021/2/19 — 17:28

資料圖片,來源:Sergio Capuzzimati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ergio Capuzzimati @ Unsplash

近二十年,香港政治日漸崩壞,除了引發移民潮再起、義士被囚、有人家破人亡,崩壞之處還蔓延到心理精神方面。北京國師強世功之類曾經直白道出,香港要「去殖」,要洗腦贏心,但最終還是要推行改弦易幟,這個過程對香港人來說是必然痛苦,沒得迴避。

雖然個人立場跟他完全不同,但也佩服他如此老實全講出來,好過香港溫和派二十年不斷說有險可守的假話。2014 年人大 831 決議定了「普選」的新定義,這些年來社會主義鐵拳不斷毆打香港,「去殖」開始加速,先定下了普選涉及國家安全,必須篩選的調,再清洗港英以來形成的「公民社會」和專業人士,以武犯禁的就用法庭重刑監禁。這些令人喘不過氣的新發展,令很多人絕望,也產生一種新的群體精神病:在絕對無法動搖的高牆面前,人受了政治現實的創傷,為了移情和自療,會更急切找另一個目擊去攻打。

大部份人都因為惡法而噤若寒蟬,但內心的移情需求還是存在,去到最後就會找「整體的香港人」去打。這件事在 2014 年那一波就已經有「小區爆發」。當年動武派及和理非派壁壘分明,而且道德化,前者長期背負污名,後來聚集在旺角一帶。有些行動的先驅人物,覺得全世界都在攻擊自己,不了解自己,犧牲了但又孤立無援,於是就懷著遺憾和痛苦退隱;到 2019 年理大之役,這些人也會在網上指點裡面的人如何守城,這個做得不好、那個不對;或者站得很高地批判,根本不應進去跟警察打,說到最後好像出問題的主要是抗爭者,而不是暴力鎮壓者。

廣告

武肺出現之後,這樣的「批判思維」也照樣延續。有人說香港人自動自覺防疫、戴口罩,是配合政府,自己放棄自由。他們甚至會想像出香港人會四出抓人口罩戴不好,把個別事件視為整個香港人的劣根性,慢慢就進展為認為「香港人不值得擁有 XX」。這種世界觀的市場,完全是出於政治無力感,因為對香港人有過度期待,現實稍為顛簸,就 180 度轉為百份百的厭棄。尊嚴太高,反而脆弱,容易墮入癲狂。

一些香港人因為政治打壓,而視自己為政治鬥爭的失敗者,為了逃避失敗者的心理烙印,他們會分割一個新身份出來,與其他人保持幻想中的不同。例如「黃絲」做 A,我就做 B;你吃黃店,我就吃美心。成為教條。極端心態會慢慢進展到香港人反感中國,他們就擁抱中國。

廣告

因為潛意識裡,我們都恐懼香港人這個身份。觀看政治現實,香港人是被修理的對象,但事實上你生做了香港人已經是事實。事實改變不了,慾望和求生本能就逃進了思想,變成「論述」,因為自己自認不是「黃絲」,潛意識就覺得安全了一點,鐵拳不會打到自己。這是求生本能運轉,但又無法化成實質時的變異。

當然現實和小腦袋的世界是兩回事,在中國看來香港人就是香港人,只有次要敵人和主要敵人之分,未打到你是因為你不重要,不是因為你認不認自己是黃絲,或你的行為跟黃絲是否一樣。口頭上擁抱中國,也只是自己高興的幻想,未進到黨,都只是自乾五,你也配姓趙?

屌香港人成為政治高壓下的移情顯學,因為人性的弱點和常態,永遠不是遇強愈強,而是多數在高壓下變成互害型社會。以前我們認為香港人特別壞、特別沒用,原因是人們在深層處討厭自己,討厭自己無權力、討厭香港處於權力的下游、討厭現實,諸如此類。

其實香港人當然沒有特別厲害,但也沒特別低等。有大事時,香港人的確會發揮強大光輝的瞬間,但當中自然也有陰暗、縮骨、滑頭的一面。講人民質素,外國也時不時有人集會反對防疫造成個人不方便,日本有邪教宣傳武漢肺炎是假的。以整體論,香港人算是相當挨得,相當理性。而且歐美太平無事,大體沒有政府迫害本國人民,而香港人則長期暴露在公權力隨時插你一刀的巨大壓力之中。

以前天水圍被視為悲情城市,經常有人精神病發斬家人的倫常慘劇。其實不是天水圍被詛咒,吸引了很多精神有問題的人,而是你不斷往天水圍輸入貧窮人口,人口處境不好,長期暴露於壓力,潛在的基因問題就會顯現出來。就像很多人都有癌症基因,但真正造成患癌的還有環境因素,吃甚麼、有沒有長期壓力、附近有沒有污染源之類。

你可以想像在 14 年之後,整個香港是在慢慢變成天水圍,慢慢會有人向瘋狂屈服。你會在貧窮區看見一些中老年人罵天罵地、跟自己對話,你的眼神若跟他們對上,他們可能就變成罵你,彷彿很想你跟他們對話,但他們其實連溝通能力都已經被折磨到失去了。

西西佛斯無法改變自己被懲罰的現實,他能做到的反抗就是不向瘋狂屈服。現在香港人也是被歷史懲罰的。在一個千方百計將你拖入悲情的惡意城市生存,首先和最基本的反抗,是淡定,是刻意不被拖入悲情和瘋狂,面對這個對人充滿惡意的世界,可以經歷痛苦,但不能被痛苦支配。互害社會的惡性循環的確在形成,但你可以選擇不成為它的一部份。

說要光照整個香港,也許宏願太大,但把悲傷留給自己,不把痛苦發泄在同胞身上,任何人有心都可以做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