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革命樂觀主義

2019/8/20 — 17:06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818遊行(立場新聞圖片)

8.18 動員反映了港人意願,對港府警察暴力說不,也對中共說不。它將影響習近平如何處理香港問題,是禍是福目前未能看到,但 8.18 和 8.18 後繼行動則有商榷的地方。在進一步討論之前點討論方法。

某些基本邏輯的回應

我們應該明白,某些論調出現謬誤,但反之不等於對,因此,我們不能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也不能以黑警如何如何來為示威者行動解脫。以下是三則:

廣告

一、你不在前線,沒有發言權

若同意這說法,人類就沒有歷史,因為歷史學家所說的都是他們不在現場的說話。

廣告

二、基本事實搞錯

香港沒有可信性的主流媒體,兩個對立陣營不斷改圖和無限 loop,讓人們越來越難掌握客觀事實,但一些以「連基本事實都搞錯,點回應?」的推論則未必對,例如在 1960 年美國阿拉巴馬州的一群反種族隔離的人們在《紐約時報》登了一則募捐廣告。當中提到的指控與事實不符。但它改變了言論自由的定義。

三、為何割蓆

「和理非和勇武派已釋出善意,一百七十萬市民的訴求也十分清晰,現等待政府回應,為什麼要選擇割蓆?」這句問題之處是中共未必認為它是善意,而且現在不是等待林鄭政府回應,而是等待中共回應。本文將討論這條。

評 8.18

一、8.18 由民陣號召,而不是早前的連登。它說明了運動大台仍然重要;

二、群眾動員仍然是最有效的抗爭方法;

三、8.18 和 8.17 相比,反送中明顯是港人的主流意識。它也警告了習近平,若他一意孤行暴力鎮壓這次運運,等於與港人為敵,其後果難料。

四、8.18 在暴雨下的悲壯場面,讓人們聯想到 30 年前六四鎮壓前的 5.28 百萬港人聲援北京民主運動的大遊行。兩者都與中共有關,都與港人對前景不明朗的憂慮相關。所不同的是,當年有港英的管治,現在則只有一紙沒有人相信的基本法。

兩個角度看 8.18

從港人的角度,8.18 是一次光榮革命,完美地實現了和平地表達意見,而且民意清楚被各方聽到。

可是,從中共的角度,它會認為被擱了一巴掌,它原以為 8.17 的建制大動員有數十萬港人支持,足以支持它的原定計劃。在某程度上,8.18 動員打亂了它的部署。

但是,8.18 不能消弭中共派出解放軍犯境的可能性。中共對國內反抗力量的邪惡作法,說明我們應假設中共會以同一手法處理反送中運動。

中共可能從 8.18 港人大動員中得出以下總結:

一、港人的大多數是反共的;
二、愈遲鎮壓愈讓這股歪風得到助長;
三、任何讓步都是徒勞;
四、中共有能力重建災後香港;
五、需要徹底改變以往一國兩制管治模式。

若從這角度出發,8.18 加速了中港對決。港人在未來的強權管治中扺抗能否成功,決定因素是港人能否在東歐模式下,堅持和平理性的群眾運動方法,並勇敢地站出來。這樣的抗爭的壯烈程度遠比勇武抗爭為甚,能否成事是未可知。因為,持久的公民抗命在中共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8.18 中出現的問題

當中最凸出的兩句口號,無論文人雅士如何解釋,中共會認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支持港獨。民陣提出的「今天和理非,明天勇武」是沒有必要的挑釁。8.18 的不割蓆等於和平解決方法無望,五項訴求缺一不可是不設實際的。和理非與勇武一家親等於將運動的領導權交給連登。這等於沒有談判餘地。

8.18 後續行動

在革命樂觀主義後,主要團體的運動呼籲並不使人樂觀,它們的總體策略是谷高運動的對立面。例如呼籲到地鐵站連手行動,申請到中聯辦遊行,再到機場接機,全是盲目的冒進主義,在外表的和平行動中隱藏殺機,其行動理據不充份。激進派雖然口頭道歉,但他們沒有汲取教訓,其行動後果只有一個,盡快與中共決戰。

巴赫金現象

8.18 在某程度上是一個民主的狂歡節,筆者曾撰文討論巴赫金現象。巴赫金並沒直接地討論到重大群眾運動的無政府狀況,莫明的樂觀,到悲劇來臨前仍有不怕死的興奮期待等等奇怪現象,但他的研究提出了啟示。

30 年前發生在北京的巴赫金現象與今天香港的有些不同,因為兩個歷史背景不同,但巴赫金現象不容忽視。

在歧路之前不能團結

香港人從長期的政治冷感,突然轉向政治意識高漲,很容易被熱血沖昏頭腦,迷失理智。反送中運動已令很多年青參與者被捕,一些將被重判,不少遭毒打致骨折、重傷。

我們在社交媒體中看到很多歪理,令年青的抗爭者走向危險的方向。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如何保護青年人」已流於空泛,現在需要的是更多逆耳之言。反送中運動已出現不可協調的分歧,它需要分裂後的共識,而不是和稀泥的團結。

事前的分裂總好過在血的洗禮後的離散。這是因為動員者的解說,仍然沒有一個可以反映 8.18 主流參與者的真正想法。

香港人,發聲吧!

發表意見